过年了,河北强暴案受害者不仅仅是有家不能归

【明慧网2006年1月29日】已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新年,北京近几日是黑雾压城,空气的透明度差极了。今天是27日,深夜里我独坐窗前,刚刚又从网上看了河北农妇刘季芝和韩玉芝的最新消息,知道她们在遭受如此邪恶的强暴后,不但盼不到凶手被法办,且有家不能归,还要四处躲避中共恶党爪牙的追捕,并且因为法轮功同修要帮助难中的她们,而不断有学员被恶警绑架。对她们的威胁真是肆无忌惮。

我的心紧缩着、试想着:如此纯朴的农村妇人,她们除了肉体上遭受的摧残成为了一生中永恒的剧痛,精神上强大的压力、心理上抹不去的阴影,现实中邪恶共党疯狂报复的企图,她们是怎样承负的啊?

曾经一度,韩玉芝的丈夫将物证——韩玉芝被何雪健强奸时的床单和内裤拿给公安化验鉴定。但,很快涿州东城坊镇的各级政府官员即对韩玉芝的丈夫摆了一桌“鸿门宴”,席间威逼利诱并用,想让这位受尽屈辱的农民放弃追查凶犯、不去讨回公道,想让苦难当头的韩玉芝夫妻两人放弃宪法赋予他们的公民权利和做人的尊严。

曾经一度,恶棍警察何雪健被抓捕,据说电视上还给露了一下脸,何雪健剃着光头穿着囚服。但,没过几天叫喊着所谓“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为扭转此案、挽回局面,十万元悬赏捉拿被害人及其旁证人,抓捕受害人的巡逻队已遍布乡里,待几个当事人全部缉拿后,推翻此案。整个东城坊镇西疃村都被笼罩在恐怖之中,给这里的村民带来莫名的恐惧,好象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一天到晚警车在村里横冲直撞,到了晚上7点后,邪恶指使贪官大队书记杨顺召集全村干部、党员、各职能部门,进行跟踪、调查、骚扰受害者家属,还把99年以前炼法轮功的人名单全部找出来,让党员干部分头看管,并告诉哪也不许去,上哪去要打招呼。特别是有一位80多岁老人不会说话且半身不遂还派党员看管,在村民中造成极坏影响。而且还把党员干部分批的隔几个钟头骚扰一次几个受害者家,吓的家属们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整天在高度紧张状态下生活。而且当局还查遍了受害者所有的亲朋好友对他们的家和电话、手机进行蹲坑、监视。同时还动用大量治保会人员和干部党员分别把住通往村里的各个交通、路口,说是截住外来人员和记者采访。在光天化日之下国家警察公然强奸两名妇女,却不允许受害人与家属站出来揭露迫害。有时熬夜熬的连它们自己的党员干部背地里都说“这也太过份了,这是什么政府呀”!

曾经一度,保定公安局局长为首成立了“专案组”。但,很快这个“专案组”就办了“大案”,在北京和涿州两地连连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在审讯逼问时对刘季芝和韩玉芝的下落成为了重点,原来‘专案组’是披着羊皮的狼,想阻住法轮功学员对受害同修的帮助,想扼杀真实信息向世界的输出及世界各国善良民众对法轮功受害人的声援。

有着正常思维的人很难理解中共恶党所做出的一系列愚蠢邪恶之举:怎么能无法无天的对“真、善、忍”信仰者发动残酷迫害?既然敢干出如此邪恶之事,为什么还怕恶事被曝光?对被揭露出的迫害案件,世人众目睽睽之下,怎敢公然报复、追杀受害人及同情者呢?

其实,这就是中共恶党邪恶之所在:恶事做尽,还要铤而走险越走越邪,即使在退恶党人数已近800万之时,也要公然在全世界面前炫耀它的邪威,向全人类的良知公然挑战。因为这所有的邪恶无理智之举,都是中共恶党邪恶流氓本性所决定的。但是,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已看清:中共恶党越疯狂,其离灭亡的末日就越近了。

夜更深、雾更重了,远处闷闷的响了几下鞭炮声。

我知道自99年中共恶党对法轮功血腥迫害以来,刘季芝和韩玉芝同中国大陆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没过上一个安稳的年。今年她们不但有家不能归,还要四处躲避中共恶党的追杀。正如刘季芝本人所述:中共恶党“不但不严惩恶徒,还要千方百计找到我封我的口,阻止全世界正义人士对此邪恶事件的谴责。”,“只有还法轮功一个公道,我才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是的,只有认清中共恶党并彻底清除它,才能结束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才能让真理再现人间,全世界才能迎来祥和美好的未来。

为此,许多人都在付出自己的努力。中共恶党的阴霾终将会被驱散,全人类定将迎来祥瑞的曙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19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