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走好最后的路

更新: 2016年10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我是95年得法的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时而精進时而偷懒。但是,進入十月以来,伴随着师父一篇篇经文的发表,在我身上也发生了一连串戏剧性的事情,让我对大法修炼有了新的认识,真是有脱胎换骨的感觉,好象修了这么多年才找对门路似的。下面就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我这段时间的心得。

前段时间,我周遭的环境一下子恶劣起来,随之在个人修炼上也出现了极大的漏洞,整整一个月没有学法和做三件事,当时糟糕的情况可想而知。就在这样不堪的情况下,家里的亲人找我谈话,大意是说我现在很危险,随时有被抓的可能。刚刚听到的时候,脑袋一蒙,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时不知怎么去处理,第一反应是:“我不听,你说什么我都不听”,家里人说的话就象他在那自说自唱似的,我都没听進心里去,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炼法轮功没错,你说什么都不能改变我。

坚定这一念之后,就发现自己越来越静,好象在不断的缩小,往微观缩,近一个时期不好的状态养成的观念、执著都没了,在他说的环境越险恶的情况下,我发现所谓的现实社会的利益享受对我来说越虚幻,都是假的,不实的,只有师和法是实实在在的。就这样,在后天这些东西都离我而去了之后,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这一下子,我的想法也变了,不再不听他说的,而是把他说的都反过来听了,他说什么我都反过来找自己,哦,原来我这没修好啊,原来我有这个心没去啊,然后我就乐了,我心想,我知道了,邪恶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吓唬我啊,你吓不倒我,师父反过来利用这种形式叫我猛醒呢,谢谢师父。真有新生的感觉。家里人让我出去躲躲什么的。我就说,不去,它动不了我。我特坚定的说,它动不了我。因为此时我已经明白了,没有把它单单当成是邪恶对我的迫害,而看成了是师父在利用这种情况让我清醒,就看你怎么悟。而后,我又马上明白了,在迫害6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和家人讲清真相,总是避而不谈,自己给自己设置了“家人不好讲真相”的观念,师父也利用这种方式打开了一直以来的这种间隔。

家人也是我要收救的众生啊,这样一想,心情又不一样了,觉得我就是要救你,利用这种形式讲真相。之后,家人看说不动我,谈话也就到此结束。回来后,我翻开师父的讲法,正好是《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第一段师父就说:“当时邪恶中共迫害法轮功要开始的时候,我跟大家讲过一句话,我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当然有的学员能理解,有的人就理解成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干了。不动啊,是指坚定的正念和正信不动,不是说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和自己在魔难中提高修炼的路都不走了,那怎么能行啊?”看到这时,感到师父的话,就是对着我刚刚的行为说的一样,我知道,我没做错,就是“一个不动能制万动”。

这是第一次谈话,从中我有三个转变的过程:第一个是不看不听,就是你说什么我都不管,当没听见,还做我自己的,纯粹是本性的对法和师父的坚信。第二个是开始听他说的话,反观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但这也只是个人修炼的修心性。第三个就是打开自己设置的屏障,知道要给他讲真相,这才真正的转变到了救度众生,证实法的阶段。从这个过程中,我清楚的感觉到,对师父的坚信是最根本的,他可以让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找回原本的自己,不迷航。学好法是至关重要的,法可以帮助你认清邪恶迫害的伎俩,不陷在被迫害的圈子里看迫害,而是从正法的角度看,其实迫害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后来和同修说起这件事情时,我说了这样一段话:“他们想让我离开,我不能走,这个地区的同修都被抓了,可能这一片现在就剩下我一个大法弟子了,我要是走了,这里的众生怎么办?而且,这块被迫害的这么严重,正是需要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时候,我怎么能走?昨天晚上发正念我就想‘在同修没有正念闯出魔窟之前,这一片我就都管了,我就把自己的身体无限放大,将这一片的环境都容進我的世界范围里来,我发正念的时候,就是在清理这一片的所有邪恶,直至同修都回来’。”和同修说的时候,我哭了,我真真的感觉到大法弟子为众生负责时的心情,真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

本以为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定的挺好,没有听从邪恶的安排,那应该就过去了吧。结果,过了不久,家里又找我第二次谈话。他们说的还是那些内容,只是话语更严厉了。这时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这个事情还没解决呢?然后我发现,我虽然在上次谈话的那一瞬间定的很好,但是却没有长期保持下去。过了两天开始又松懈了,也就是说,在法理上明白了该怎么做,但是在行为上却没有真正做到。师父说“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光想不做不行啊。我就开始反过来跟家里人讲真相,但是效果并不好,我激动,他也特别激动。我发现我都没有话说了,光知道大法好,却说不出具体都哪里好。这时我就不说话了,开始一边发正念一边找自己不对的地方。想到师父关于为什么和家里人讲真相效果不好的法时,我就让自己慢慢先冷静下来,然后心平气和的对他说话,结果发现我语气缓和了,他也马上缓和了。并且我智慧的将《九评》给了他。这是第二次谈话,从中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千万千万要实修啊,悟到了就要做到。

之后几天我就开始认真实修,每天就是做好三件事,将师父99年7.20以来的经文全部看了一遍,还有以前的讲法。然后,就发生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直接引出了我和家人的第三次谈话。一天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人的工作也是神给安排的,至今没工作,这里面有我要修的东西,也有我一直摇摆不定的因素在,现在我决心就找工作,请师父安排。”话刚出口不到5分钟,电话就响了,一个很久没见的同学打电话让我去北京工作。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安排的,同时很多心跟着也起来了但马上我对这些人心都予以了否定和排斥。例如:1、这个工作是翻译,可是我的英语一点也不好,我意识到这是人的一个观念,对工作我一直没有自信,那么这次拿我最没自信的工作给我做,就是要破除我这种自卑的观念。2、我走了,到那边去学法怎么办?书带不带?被查出来怎么办?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对邪恶迫害的承认。3、这边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如果我走了怎么办?我想到,证实法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这是师父安排的那么就一定有我要去做的事情。4、想到了好多我认识的人却没有给他们讲真相,想到了自己有很好的环境可以炼功,可是这么久以来却偷懒一直没炼,想到了没有把《转法轮》背下来,不能带着法到处走的遗憾,想到了那边没办法联系同修看不到《明慧》的孤独。我马上又都否定了这些想法,变成了这样想的:大法弟子哪里都有,我没给他们讲其他人也一定会说;到了那边见不到同修,我就围着北京发正念,天天发,遇到人就讲真相,都是在证实法。很短的时间内,思路不知转了几个来回了,然后我就和她说我想去,但是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她说好,等我消息。

晚上的时候,我把家里人叫了过来,和他们说了工作的事情,進而主动讲起了真相。谈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人的三种状态:第一个是人自己的真本性,人都在渴望迫害的结束,中共的倒台,但是又由于中共目前执政,为了饭碗不得不妥协的心态,能看到众生渴望全民反迫害早日出现的迫切心情。第二个是由于大法弟子没做好,而给人造成的误解。由于以前他们收到过一个说江××几天就死了的传单,而又没有看到江的死亡,从而对现在中共灭亡和大法真相不相信,加之一些我没做好的地方也给人明白真相留下了障碍。第三个就是还没清理尽的邪灵在控制着人说话,人被控制的时候是很恶的,说的都不是人能说出的话。那天,还是没有劝得他们发表三退。回来以后,我很难受,不是为自己难过,而是为救不了人而难过,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对师父说:“师父,我又没有讲好真相,不过,我一定会更努力的。”之后,看着师父的法像,本想求师父帮助的,可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半天,我痛哭失声的说出一句话:“我知道您时时就在弟子身边,但是,弟子真的还是想您了,真的。师父我没什么话要说,因为我说出来的和没说出来的您都知道。该我做的就必须我去很好的完成,我做不了的,师父一定会帮我做的,我不说师父也会帮我做的,所以,我什么都不说了,我就做好我该做的,做的更好,更更好就行了。我才不管我和旧势力有没有什么约呢,也不管我是不是给安排来在这个时期起破坏作用的,我都不承认,我就是您的弟子,我就您这一个师父。”之后,我给师父磕了几个头,跪那里就不想起来,觉得在师父法像面前不配起来啊,就觉得应该跪着跟师父说话,就觉得自己做的太不够了,就觉得想师父了,但是等师父回来看弟子们的时候,我们得能跟师父说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得有脸见师父啊!那天晚上自己一个人哭了好久,泣不成声。生命发自内心的对师父无以言表的一切感情都化做泪水夺眶而出。

第二天,一早就接到同学电话,让我当天晚上就过北京去。一切太突然,连给我安排的时间都没有,但是我就把大法摆在第一位,从大法的事情开始做。就想去找一下同修,告诉他们我的去向,但是没有找到人。只好先看看车票了,结果到了火车站,问到有没有卧铺时,卖票的人说:“什么铺都没有了。”又问有没有硬座。说:“什么座都没有了。”接着那人说:“只有软卧包厢和站的票了,包厢700多呢,你能买吗?”听到这我就走开了。心想,是不是师父不让去呢?还是邪恶在干扰呢?在街上逛了一阵子,觉得也不是办法,北京的同学也说让我先回家,她再想想。我就又到了刚才没找到的同修家,把这个经过说了一遍,包括其中我是怎么悟的和怎么处理心性上的问题的。当全部都说完之后,突然我长舒了一口气说:“我觉得,北京我已经去过回来了。”同修也笑着说:“你一说这事的时候我就想说这话了。”真的,那一刻,真的感觉我没买到票从火车站出来时,是和从北京回来出站口出来是一样的感觉,甚至我所想的在北京怎么讲真相,发正念,证实法的事情都跟做完了一遍似的,有着切实的感受。我就知道了,在另外空间,这一切真的都已经发生并且做完了。师父要的只是我们在这一切中的那颗心啊。只要心性一到位,很多事情师父是推的很快的。晚上回到家,我对那个同学说:“我不去了”。

本以为这么大的事情,她那边本来都说安排好了的,不能这么痛快的就结束呢,结果她回话说:“你总是这么善良…”,当时我就愣了一下,才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是众生为了我演的一场戏而已。我真真的感觉到了师父说的:“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路》)。之后,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家人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出主意怎么让我躲开这一难,家人说,不用帮忙他都打点好了,已经给两个法官钱了,他们只是走个过场审判一下就能放出来了。我听到后,第一个反应是,不承认他,不允许他对我進行审判。但马上又想,好,这两个法官也是我要救度的对象,你们来,我给你们讲真相。之后,我就在法庭上给一个法官讲真相,他同意三退了并且还说要告诉他的其他亲朋也三退。然后还有一个法官说是下午开庭,中午都吃饭去了,没有人。我就想:好,那我就下午给他讲。我也就吃饭去了,边吃饭边想,哎呀,不对啊,怎么能只给两个法官讲真相呢,整个法院的人我都得救啊!就这样一想,我就把整个法院都容到我体内了,开始念正法口诀,然后就醒了,正好早上6点。刚做的梦历历在目,我知道那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所以就接着梦中的情景说:整个法院我都救,开始发正念了。至此,我知道,这件事情彻底结束了。

就这短短的数十天内,就象将我十多年来修炼的路从新走了一遍一样,以前没做好的,这次都翻出来让我从新做好。这短暂的时间内,真真的感受到了修炼的严肃、威严、伟大、殊胜、玄妙。当心都在法上的时候,好象每分钟师父都在点给我不同的东西,每分钟都有不同的感悟。后来,同修告诉我,在我说去过北京了那天晚上,她在发正念的时候,刚盘上腿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师父很高兴啊。”之后看到一行金红色的字:师父很高兴啊。听到她这样说,我哭了。

通过上面说的这整件事情,使我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当走过这一遭之后,我清楚的知道,时至今日谁也动不了我了。这一切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场戏,就看大法弟子在这其中心怎么动,就直接影响着这台戏的方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说的“人世五千载 中原是戏台 心痴戏中事 陆离多姿彩 醒来看你我 戏台为法摆”(《洪吟(二)·大舞台》)。感慨师父安排的巧妙,每个弟子您都不放弃。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的:对于观念,不光要改变常人的观念,还包括在这场强加给我们的迫害中形成的观念。例如说“怕”,“危险”等等都形成条件反射了,一听说有什么事情,谁谁被抓,首先想到的就是有危险,要转移,邪恶又要怎么怎么样了。当然,这里说的不是常人的什么都不注意了,如果什么都不管不顾了,那是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了。而这种条件反射是在和平时期不会有的,那时,谁会为带着本《转法轮》而感到害怕呢,相反,大家带着法轮章都是很自豪的。也就是说那种条件反射是不应该存在的,大法弟子脑中有这个观念,不也就是在滋养着它吗?“怕”也好,“危险”“迫害”也好,它们也都是活的,在认可它的时候,也就是在给它能力,给他生存的空间。

真正的安全,应该是把自己放入法中,这部法是造就宇宙的根本,是谁都动不了的。那么当我们和法容为一体的时候,当我们完完全全是由法构成的生命的时候,又有谁能动的了我们呢?并不是出来一个观念,例如“怕”,然后怎么排斥它,变成“不怕”。我觉得其实大家应该是不在“怕”与“不怕”之中的。完全没有这个概念,遇到什么事情就是以法来衡量,该怎么做那就怎么做好了。就是多学法,然后在遇到所有事情的时候,对待一思一念的时候都用法来衡量,符不符合法,符合,那就去做,不符合就不做。当大法弟子都做到位的时候,邪恶在任何一个大法弟子那里都无处容身的时候,这场迫害也就自然的结束了,这是我目前层次所悟到的。大法弟子反迫害并不是最终的目地,大法弟子的伟大也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了,而是因为我们与宇宙正法同在,与师父同在,我们在证实法!那么,我们的一思一念不都应该符合新宇宙的标准吗?

在谈话过去之后的一天,看到《明慧》里关于跟踪迫害的文章,心里又有点犯嘀咕了:别让他们跟踪我啊。就这样一想,就知道不对了,这也是在承认他们的一种表现啊。随后就发现家门口停着两辆警车,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然后心里又开始有念头是不是针对我来的啊,要小心啊,然后发正念,但是车并没有走。之后冷静下来想,警车也好,警察也好,他在那里,路上行人这么多,都没有奇怪的反映,那为什么我要有这样害怕的心呢?我不偷不抢,相反是做最好的人,我为什么要害怕呢?这不是理反了吗?另一方面,这个警车、警察的生命就不需要救度了吗?那好,发正念也救度你们,正好你们有缘离我这么近。然后发了会正念,他们还没走,我就接着想,啊,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来的,又不是来证实你们的,我怎么能因为你们的存在与否而左右我要做的事情与安排呢?然后我就不管他们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之后听着《九评》就睡着了,睡的时候就感觉在清理一些东西,当醒的时候,就知道,那个东西没有了,再去看警车也没了。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发现昨天停警车的地方没有车,挺高兴,结果走出去200米不到,停一辆警车,我就笑了,啊,原来自己心里还是没放下啊,好,这次彻底放下他,不管了。之后在回来的时候,车就没了。

以上,就是最近一段时间遇到的事情和我的感悟,最近一段时间就感觉师父推的很快啊,只要用心,师父就在不断不断的点悟。而这些都是我在现有的层次上所悟到的,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