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过情欲关的

更新: 2016年09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4日】修炼四年多,最近发生的事情给我的触动非常大,使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一定要记住师父的教诲,一定要严格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在色欲的问题上,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异性产生感情,因为我对我先生即是如此。结婚六年,我从未对我先生有过任何不理智的“爱慕”之情或者过份的情欲的执著。但是,当我到一所新单位的时候,突然遇到一个“很谈得来”的人,于是,问题来了。一股不可遏止的“情欲”,把我和那个人往一起推,使我们都感到彼此“心灵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近。我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

学法的时候,当读到“你是女的那么就会出现一个你心目中爱慕的那种男子”(《转法轮》),我才明白自己所面临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可是我不是在梦中梦见了,而是这个问题真的发生了。情欲这种物质弥漫在我身体和身体的周围,把我包住了,总是克制不完,所以我非常烦恼。在这个过程中,师父告诫我要“把握住”。有好几次,我感到非常痛苦,我痛苦不是我得不到,而是我去不掉,总是源源不断的产生。但是我每克制一点,也能感到它少一点,尤其是学法的时候,只要我能够认真的学,情欲就减弱了。

有一次,我梦见一个裸体的女人跪在阴暗的角落里,头伏在地上,看不见她的脸。我莫名其妙的注视着她,突然,从她身体里窜出一条肉色的蛇,突着两只恶毒的眼睛,嘶嘶的吐着芯子。那也许就是我身体的空间里的情欲的形象,我好象挥刀把它斩了,但是没斩彻底,因为在梦中觉得它会痛苦,似乎“不忍心”彻底除掉它。就这样愚蠢的一念,使这件事情迟迟不能解决,学法也变得很难。于是我又梦见自己在地狱里,被一群小鬼捆住了,嘴巴也堵住了,动不了;而那个人则与一群人在开会,他的脸被一团黑色的雾包围着。

在这期间,我经常向“很谈得来”的同事提到法轮功,讲修炼的事情;后来他提出要修炼,要看《转法轮》,要学功。然后我们约定了一个时间。结果,他开着车,带我到一家酒店,進了房间才看出那是一间客房,有两张床,还有一些色情的东西在那里。服务生问要不要拉窗帘,我一阵大笑,说不用。然后,我们各自坐在椅子上,他看《转法轮》,我听大法弟子做的音乐,一会儿又发正念。然后,我教他第五套功法的动作。那时候我依然感到心里很乱,情欲在身体里窜动,可是,我很清楚我们之间什么都不会发生,因为《转法轮》就放在桌子上。

法对我的约束力太大了,尽管我做常人的时候有点随心所欲,但是自从读了第一遍《转法轮》以后,我就发现一旦接受了其中的思想,想改变是不可能的了。尽管我会有不正的念头──一时没有修炼的信心,或者一时对自己有一种极端的鄙视,但是,想不相信《转法轮》里讲的法,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感到佛法的巨大力量在我生命的深处是不可动摇的,这种力量使我想做坏事的时候都无法轻举妄动。有好几次,糟糕的状况就要出现了,而那一刻,我从前所学过的法产生的制约的力量使我实在无法犯错误,我还能理智和冷静下来,于是就一点一点的走出来了。

那段时间,学过的法还经常有针对性的反映到脑子里来,使我能够经常告诫自己,这个人是来得法的,他有他要承担的责任和使命,我决不能够毁掉他,我要和他一起冲出情欲的魔性的层层包围,走我们应该走的路,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好的生命。而一旦我做错了,周围的人也将因我的失误而对大法弟子印象不好,那么无论我怎样讲真相,恐怕也不会有说服力,我就等于阻碍了其他生命得法,然后,师父为我付出的那一切,就会付之东流。

我经常想到自己的行为牵扯的因素太大,我不能够背叛正法,我应该为众生得法和宇宙的未来负责。我也知道这种出于顾虑之心而不敢犯错误的思维方式不全对,我总是用一种患得患失的态度对待自己面临的问题,而不是出于遵循和卫护佛法。在根本上,是因为我对佛法不坚定,对修炼没有严肃的态度才造成执著心迟迟不去。──我是通过学法渐渐认识到这些之后才一点点理智起来的。

现在,我的同事也在修炼了,我知道只要我们按照法的要求做,总会做好的。事实上,在修炼中我很少认为自己是在过“关”,我只是愿意按照法的要求,不断的去掉一些不好的东西。生命在轮回之中会产生一些因果牵缠搅扰不清的恩恩怨怨,走到今天,本来我们会在自身欲望的驱使下,放纵思想和行为,做出不齿的事情;然而幸运的是,我修炼了法轮功,大法赋予我的理性使我懂得责任,于是,峰回路转,我们都决定走这条返本归真的路,去承担一个生命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种感恩,是无以言表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