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阳区六里屯街道办事处造成两死一植物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8日】六年来,北京朝阳区六里屯街道办事处、610恶党人员迫害大法学员,造成两人非正常死亡、一人成了植物人、几十人被非法拘押、劳教、判刑、送转化班洗脑、送精神病院折磨。其中奚秀兰被非法拘留九次、张俊凤被非法判刑15年、王淑英7年、马桂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苏薇两年。这只是现在能知道的。

直接参与迫害的有:街道办事处武装部长王春如,恶党书记杨德勤,工委办公室主任、原610主任张小洁(女),科员张富,恶党副书记高某,片警沈卓,新任610主任王凤华等。王春如是当地恶首,原610主任,此人从2000年至今参与了六年来所有对当地大法学员的迫害。

迫害的具体事实如下:

六里屯办事处恶党人员大约在2000年的时候,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周丽英,迫使周丽英从阳台跳下;其后周丽英和另一名大法学员马桂英被他们送往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迫害。后来周丽英有家不能归,带着儿子在外漂泊,至今已有五年,孤儿寡母,下落不明。

2001年5月24日晚,朝阳区六里屯派出所警察陈波和当地610人员,从大法学员马桂英、周丽英家中,用暴力把她们抬下楼,绑架去洗脑班。同时,警察吴某等人用同样暴力手段,把大法学员贾玉华、刘振华也从家里抬走,装上警车。刘振华岳母正在住院抢救,需要他陪护照料。5月28日凌晨4点,以上四人从当地洗脑班又被装上警车拉走。

2003年3月3日,六里屯办事处恶党人员绑架大法学员张俊凤及其老伴徐俊英,还要抓走他家正在怀孕的儿媳宋徽;在威胁迫害下宋徽流产,一个胎儿就这样被迫害致死。68岁的张俊凤老人后来被判刑15年;徐俊英被绑架后在迫害中心脏病发作,公安医院两次给家属发病危通知并索要药费,但就是不放人;儿子原来是铁路乘警,也被株连免职,调去看护仓库,工资减半。他们还派人监控张俊凤的家,至今家属还受到监控。

2003年9月,这些人绑架大法学员韩金桂,他们明知韩金桂患有高血压,仍把她绑在街道办事处二楼一张椅子上,后来又把她送到八里庄精神病院進行所谓的“治疗”。韩金桂回家后,他们派人监视并且威胁家属。由于在精神病院饱受摧残,韩金桂回家后脑干出血,送去朝阳医院抢救,至今瘫痪在床,不能说话,成了植物人。

2003年9月,六里屯办事处恶党人员们绑架大法学员苏薇,将苏薇劳教两年。在劳教所,他们伙同北京女子劳教所五大队队长陈某用各种办法折磨苏薇:7个月不让正常睡觉,每天让她面壁站立、双手侧向平伸;不让她上厕所,小便在裤子里;三个月不让洗脸、六个月不让洗澡,气味呛人,为的是让同号室的犯人羞辱凌辱她。由于长期被罚站,苏薇下肢淤血、脚腿严重肿胀,一直肿到小腹,她原来是穿36号鞋,肿后连38号鞋都穿不進去。全身肿胀,皮肤紫黑、透亮,手指轻轻一划就能渗出血来。在这样不间断的折磨迫害下,苏薇生不如死,站立不住,经常摔倒,并且逐渐神志不清,喃喃自语,不知自己在说什么。苏薇被放回来后仍受到监控。

他们把大法学员宁培福(音译)抓捕劳教,结果在经历各种折磨后宁培福因从前患的白血病复发,于2004年初去世。

六里屯大法弟子张金凤2004年初被邪恶非法抓捕,2005年1月25日邪恶非法秘密开庭,非法判她5年徒刑。2月4日,她已被强行送往北京大兴女子监狱。在此之前张金凤曾依法上诉,但被无理驳回。从判刑到强制下监的整个过程,司法部门没有通知张金凤的任何一位亲属。

2005年9月份,六里屯办事处恶党人员又绑架了陈凤花、奚秀兰等学员,送到朝阳分局拘留。陈凤花因迫害造成高血压才被放出,回来后仍然受到恐吓、监视;奚秀兰至今仍下落不明。

王春如利用手中权力经常肆意报复、打击大法学员及其家属。他曾给大法学员王淑英的丈夫侯某打电话要求“配合”他们做王淑英的转化工作,侯某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王春如怀恨在心,在王淑英女儿结婚那天,布置警车和大量警察非法抓走了王淑英,不久王淑英被非法判刑7年,是当年该地区被判最高刑期的学员。

六年来在六里屯街道地区还有金亚仙、马桂英、刘大华等多名大法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据该街道办事处前副书记李静讲“有十几名”,其中刘大华被非法劳教两年。更详细的迫害人数及迫害情况有待于进一步查实。


附:
朝阳区六里屯办事处
武装部长王春如,恶党书记杨德勤 电话: 65072970
王春如电话:65013243 65013254 (2002年以前用的号码,现在也可能用)
六里屯派出所电话:85817657 85817659
副所长:任建军 警号032942
政委:苑连仲 警号034024
片警沈卓:13911509040 (该片警迫害张俊凤全家,多次抓捕奚秀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