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次警察企图抄家谈遇事向内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十月二日,吉林地区公安部门又接到所谓“上面”的通知,不明真相的警察又开始例行公事了,各派出所的片警到他们所管辖的大法弟子家進行骚扰,明白真相的警察只走一下过场,可还有的警察继续干着坏事。我也被通江派出所到家骚扰。

这是通江派出所第三次到我家来骚扰了。晚上六点,有人在楼下按门铃说是供热处的,问我交没交供热费,我告诉他已经交完好几天了。过一会有人上楼来敲门,我问是谁?回答说是查电表的。我告诉他电表不在屋里,他又说是查水表的,语无伦次。我看这个人撒谎,就问他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最后他说是派出所的,让我开门要和我说点事。那我就更不能给他开门了,因为片警几次到我家進屋后,都将我的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手抄《转法轮》、及经文抄去、抢走。为了不让警察无知的再做坏事,我说今天晚上不能给你开门,有什么话明天早上八点半,我到派出所找你,他说明天他有事,找俎金财(片警)就行。

十月三日八点半,我先打电话约他下楼,当我到派出所门前,俎金财向我介绍另一位是新来的张指导员。他咄咄逼人的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就不依不饶,我就告诉他,我炼法轮功后的真实情况,去病健身连矽肺都炼好了的神奇效果,按真、善、忍修炼怎么样做好人。他不允许我说话,说我是“专政”对像,和政府对着干,是犯法。我告诉他,你说的不对,我没和政府对着干,我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宪法赋予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没有错,更谈不上犯法。片警说你别和领导顶着干,我说我只是讲事实真相,没有跟谁顶着干。他说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我在哈达湾派出所送進去20多个。我告诉他那你是做坏事,对你不好,他不以为然还说,我说了就算,只要我在这里,我就天天骚扰你,除非你离开这里。我说你不要这样做,不要反对真、善、忍。他说我就听共产党的。我说他是错的。他说:错了,我也听,我也干。我见他根本没有谈话的诚意,就转身想离开,他一把抓住我肩头,说你走不了了,往楼上拽我,我不去,他们4个人强行的将我抬到楼上。我就坐在地上单手立掌发正念。真正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正念之场。

不知道事情经过的所长和其他警察都过来指责我,为什么在楼下喊“法轮大法好”,引来这多围观的人,聚众闹事,在这里你还炼功,凭你的这些行为就可以填票子劳教你。我就给他们讲事情的经过,这一切后果都是你们造成的,又反过来强加给我定罪名,我决不能承认。

杨所长又让我把我家钥匙交出来,我不给就强行抢走,带一帮人去抄家,还有社区两个主任将我推入面包车去我家。楼上楼下围了好多人,我一直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做。我就是炼法轮功,做个好人,你们这样对待我是执法犯法。那个指导员说,用钥匙开门,怎么也打不开,换着人拧,也拧不开。因我女儿放假在家,屋里门反锁上了,她一直在屋里发正念,他们没开开。

指导员说,找开锁公司砸开,打电话找来三个开锁公司的人。我告诉他们三人,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不要帮着干坏事,不能强行撬门,他们是在迫害我,你们一定不要做这样的事。他们试验几下说,屋里有人反锁,谁也打不开,就走了。他们还不罢休,又拿一个象手机那么大的照象机往屋里照,在外面就能看到屋里。

没发现什么不了了之,又回到派出所,说取材料填单子往里送我。我告诉他们,你们所做的一切,我都不承认,你们说了不算,我是修炼人,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所长四处打电话联系,一心想把我送進看守所,可没有成功。

最后所长于勇问我,看你身体挺好的,怎么就送不進去你呢?我说我只要修炼身体就好,不修炼身体就不行,就这样下午四点,就让我回家了。

这件事不应该发生,但是它发生了,事后向内找有以下几点从根本上没做好:

1、我早就发愿要去派出所给片警讲真相,但因为有怕心一直没去。通过这一趟,我看多数警察是能够听進去真相的,是可以救度的生命,但首先得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才能把人救了。就是那个指导员其本性的一面也是好的,只是被魔性操控、利用了。而我又被带动了,怎么也善不起来了,只想你对我怎么样,我都能理智对待,你谤佛、谤法就不行,就得遭报。这样做从根本上没有错,但要想让他们明白真相、救他,就得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才能真正的救了他,你就把他当成你的亲人,你就为他好,你就想救他,用心去救他,你就能救了他。

2.长期形成人的观念:固执、冷漠,不祥和在这件事情中暴露的最突出。有一位社区主任刚要到娘家去串门,就被找回来执行任务。快到中午的时候,买了几瓶矿泉水,给我一瓶,并打开盖,让我喝。我不喝,心里想着我不会要你的水的,刚这样一想,那边警察就说,给他灌盐水,看她喝不喝,我不往心里去(不悟)。呆一会,所长过来又让我喝水,我理直气壮的说,无功不受禄,我没有理由随便要人家东西。他当时就火了,你这算什么?难道人与人之间就不能互相帮助吗?如果你有两瓶水,别人渴了,你就不能给他一瓶喝,帮助他吗?看我固执、不动,他又接着说:你要不喝,你就说你不渴,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说到此,我才明白过来,赶快说:对不起,我也是在修炼中,这件事是我不对了,谢谢你的帮助,我以后一定会做好。

3.一切事情都是法的展现,都是师父在做。在整个过程中,在一个半小时的发正念过程中,我真的感觉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加持我,我被强大的功罩着,被同修的正念之场包围着,感到身体无比温暖、祥和、热融融的,好象被非常柔和的、光滑的细密的东西裹住了一样,谁也碰不着我了,思想非常纯净,没有一点怕意。师尊的慈悲呵护,不断点化,甚至连怎么做都教给了我。如果不在其中是绝对没有这种感受和体悟的。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主要对警察还心有余悸,从不敢面对面讲真相中迈出了一步,虽然讲了真相,但还没有讲清真相,还没救了人,但我知道怎么做了,“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