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随州市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

随州南郊瓜园大法学员徐国芳遭迫害情况

徐国芳,女,一九五零年出生,于1996年6月9日修炼大法,修炼前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结扎后遗症、子宫瘤),那时她的体重只剩六十多斤,从家里到卫生室去打针(不到400米)就要休息几次,家里已认为她是一个废人,所以生产队分菜地(她家是菜农)就没让她要田,没分田的人老了没有退休费,那时她被病魔折磨的天天躺在床上,以泪洗面对生活失去希望。后来徐国芳见经常得病的嫂嫂炼功后身体变化很大,她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开始由她儿子骑自行车送她去炼功点学法炼功,一个星期后就能自己走去了,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徐国芳家离市内炼功点有七、八里路程,炼功不到一个月徐国芳完全变了一个人,身体恢复健康,精神气色都好起来了,不光种起了自家的自留地,又将分给儿子姑娘的地要了一块回来,种菜、卖菜、家务活农活全包了。她的变化在全村影响很大,别人都说:这“法轮功”真是神奇,要死不活的人才炼了没几天就比正常人还精神,病好了,医药费也节省了,家里人也很高兴。

就在全家沉浸在和睦、幸福的生活中,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徐国芳看见同修们三三俩俩去北京护法,她也很想去,但由于经济条件有限没有路费,再加上从来没出过远门有些顾虑,所以没有付诸行动。

到2001年6月28日,徐国芳下定决心去了北京,只为了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抓到随州驻京办事处,后由随州市南郊派出所带回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40多天,派出所警察借抓她之由一路上吃喝玩乐,所花的全部费用共九千多元钱都算在徐国芳身上,每月从她老伴工资中扣,在路上恶警怕她跑走用手铐铐了她一路。

在关押期间随州市610办洗脑班,恶徒用各种邪恶手段强迫灌输和欺骗大法学员,南郊居委会的李绍群骗徐国芳,说她儿子病了,要她赶快在“转化”书上签字好回家,生产队再分给她点田地,徐国芳当时因担心儿子病重,一时心急受骗妥协。回家后看见儿子没病,田也不给,南郊派出所的金所长还打电话给南郊居委会,把她家的水电全部停掉,并架着高音喇叭在她家门口开批斗会,叫她儿子下岗、女儿停职,威胁她老伴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她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否则也要下岗。逼得家里人都责怪她,老伴也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多次打她。

2001年夏天,南郊居委会的书记张自伦、刘四、艾万忠、叶加江等突然闯入徐国芳家,艾万忠、叶加江将徐国芳狠狠的拽住,其他人把她家所有的大法书、磁带、师父法像全部抢走,后来她去要过几次,但至今仍未归还。

2002年中共恶党开十六大,当地恶徒又企图绑架她,她知道消息后离家出走,派出所居委会逼她老伴一定要把她找回来,否则要她老伴下岗,她回家后一个星期,居委会人员艾小红、刘四想再次把她抓走,她老伴说:你们将她抓走了,人我也不管了,上次你们抓她的钱我也不管了,一切由你们负责,因为他们上次敲诈的钱还没从她老伴的工资中扣完。这些恶人才罢手。

随州市南郊区瓜园大法学员李仁英遭迫害情况

随州市南郊区瓜园大法学员李仁英,女,一九五三年出生,她于1998年冬走入大法修炼。那时她脖子里长瘤,去医院检查,说不能做手术。李仁英看到邻居徐国芳炼功后身体变化很大,感到很神奇,因为治病她也走入了修炼。李仁英通过学法后,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祛病健身的功法,而是一部重德修心、使人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她觉得自己太幸运了,从此她改掉了当常人时一切不好的习惯,以前她脾气暴躁,常常是张口就骂动手就打人,家里家外的人都怕她,自从修大法后,李仁英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改以前的恶习,对人以善念相待,遇见矛盾总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因她在当地曾因脾气坏而出名,她的这一变化对当地的震动也很大。

可是就是这样一部能使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了江泽民及中共恶党的迫害。自从99年7.20开始,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诬蔑及同修因坚修护卫大法而遭受的残酷迫害,李仁英觉得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做人不能没有良心,大法遭到诬蔑时她要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此从未出过远门的她于2000年冬只身来到北京,北京警察将她非法抓捕,随后通知当地派出所将她带回。随州市南郊派出所的所长金某领着瓜园居委会的艾小红等人借此机会,在北京到处观光吃喝游玩,共花去五千元钱,全部要李仁英付款,并将她从北京带回后关入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还抄了她的家,把她的大法书及有关大法的一切物品包括她的炼功磁带及打坐用的坐垫都抢走一空。放她回家时,公安局还要她交不再到北京去上访的所谓保证金一千元,也没开具任何收据,至今也未退还。回家后,居委会将她家的水电都停了,李绍群(专撕大法资料的恶人)要她交20元钱作接电费才允许用电。

2001年4月,李仁英与同修到陨阳镇讲真相,住在她侄姑娘家(没修炼),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陨阳镇派出所将她侄姑娘抓去关了三天,还罚了一千元钱,又逼着她引路将李仁英再次绑架到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还逼着李仁英家人交二千元钱给洗脑班作洗脑费。

2001年12月底,李仁英与女儿李芸在陨水桥挂大法条幅时,被巡逻的南郊派出所恶警方五发现并将她们抓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15天,直至李芸出现严重的病状才放人。

2002年春,李仁英正往菜地挑粪,南郊派出所金所长、方五等人又强行绑架她,将她的头发扯掉,衬衣撕破,再一次将她抓入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天。同年11月中共邪党开“十六”会,又想抓捕她,她只好离家出走,居委会干部马继军、艾小红、刘四逼着她老伴带路到她亲戚家去找,甚至找到枣阳县。

由于李仁英多次被非法关押、罚款、抄家、居委会将她户口簿扣押,2004年10月她到居委会要户口簿时,被艾小红毒打,她没有怨恨以后又多次给他们讲真相,只到今年才要回户口簿,但2004年退休金仍未给。

随州市大法学员邱立兰受迫害情况

大法学员邱立兰,女,一九五二年出生,系随州市保健医院主治医生。虽然自己是学医的,可邱立兰身体并不好。她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体验到大法博大、深奥的法理,身心受益很多。

可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却在99年受到中共及江罗邪恶集团的打压迫害,为了给师父、大法说句公道话,她于2000年6月到北京去上访,被北京警察关押在驻京办事处,把她铐在铁门上,中午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晚上和第二天早晨才给她两个小馍馍,而这两个小馍馍却要了她一百五十元钱。

后来,随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国亮、东城派出所敖××(女)及保健医院科主任蒋涛将她带回驻汉办事处,当晚又将她铐在桌子上,并将她的包打开,把她带的一篇师父经文及一千多元钱拿走。第三天回到随州,东城派出所姓敖的用邱立兰的钱在商场买了些毛巾、肥皂、卫生纸等一些日用品,然后把她关入随州市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公安国保还强迫她交一千元的保证金、五百元生活费,并不开具任何正规发票。回家后她找东城派出所要包及钱物,姓敖的只给还了四百元剩下的不了了之,连钱包也不还给她。

2001年4月份,邱立兰在看《转法轮》被单位保卫科长彭德发现强行将大法书抢走,并举报了东城派出所,派出所的李所长、钱某到单位找她谈话,叫她回家拿衣服跟他们走,她回家后将门关上拒不开门,彭德指使职工胡某翻墙闯入她家,李所长、钱某强行将她带去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2002年元月四日,邱立兰和另一位同修在外喷“法轮大法好”标语,被人举报,北郊派出所将她绑架,公安国保胡安明将她再次非法关押一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因身体出现病危状态才放人。

在邱立兰被关押期间,彭德带人强行闯入她家抄家,将大法书籍全部抄走。彭德现已遭恶报,2004年因与人发生纠纷,他指使黑社会人员将对方打残成植物人,后彭德遭通缉外逃。

同年三月四日上午,邱立兰正在上班,保健医院书记领着一个陌生人说找她有事,那天还下着小雨,邱立兰连工作服都未来及脱便被骗到一看守所,恶警宣布将她劳教一年,叫她在判决书上签字,邱立兰把判决书撕了,恶人仍强行把她塞入车里,送往沙洋劳教所,后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恶人彭德还跟人说好话,叫他们把人收下,但没有得逞。

同年四月底,东城派出所又派来两名警察闯入她家,以给她检查为由,要她到市一医院去检查身体,被她拒绝,他们就强行要邱立兰的家人和她一起去医院,后来等结果一出来,他们就与公安局国保联系企图再次将她送去劳教,邱立兰被迫离家出走,在她流离失所期间,公安要她单位派人到处找她,还拿着她的照片。

2005年6月1日早晨,邱立兰正在上班,门卫严永存找她,说有一个病人找她看病,叫她下去,当她下楼时,被公安国保恶警刘国清、李金波、610人员周某(戴眼镜)伙同江苏来的警察强行将她塞入车里,送往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经过四十天的威胁、恐吓,精神上身体上都受到很大摧残,体重由六十二公斤降至四十五公斤,到目前还未恢复。在她被洗脑期间,国保刘国亮指使李金波等人伙同单位工会主席顾光华、保卫科程雄等在她家无一人在场的情况下,撬开她家的大门,抢走她家的电脑和现金,至今未归还。

电话区号 0722

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昌军   手机13308666669、宅3237067
随州市曾都区公安局副局长韩起红 手机13339896088、宅3233268
公安国保大队揭运志  宅3228848
何安仁    宅3323970
刘国亮   3592050  办3592051
刘国清    13235515018 
李金波    宅3229222
孙翠云    宅3260333
胡安明    宅3264159
东城派出所张建国  办3222629 宅3223422
西城派出所王家坤  办3228788 13308663239
南郊派出所吴钢  办3812520 宅3316811
北郊派出所邓协宇  办3312382 宅3263156
新城镇派出所陈加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