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杜英辉自述一家人遭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我叫杜英辉,就读于天津市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家住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蔡各庄村。哥哥杜英光原是天津市武清区杨村第四小学教师,现已被迫害流离失所。母亲王玉玲,农民。

我们一家三口1996年喜得大法,学法后受益匪浅。首先是一家人远离了药罐子,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同时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修心性、去掉自私心理,我们的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从此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再是为私为我,而是能够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了,学了大法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更加和谐、光明,心中无比愉悦。也正因如此法轮大法才会在中华大地家喻户晓,备受青睐。

然而好景不长,江泽民流氓集团看到法轮大法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全国越来越多的群众的尊敬和爱戴,江氏集团出于一己妒嫉开始对法轮功及创始人进行大肆污蔑。恶毒攻击。全国炼功群众遭到无辜迫害,我们一家也不例外。

2001年1月31日,我一家三口被绑架到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哥哥杜英光遭到恶警和犯人的毒打,出来后两腿肿胀发紫。回来后,哥哥杜英光被非法送到天津市武清区梅厂镇洗脑班,遭毒打、罚站、不让睡觉等各种折磨,杜英光不配合邪恶,两个月后被非法劫持到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同时被非法开除公职。

在双口劳教所,杜英光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为了迫使他“转化”,恶警对他进行毒打谩骂,往嘴上鼻子上抹辣椒水、抹屎,冬天脱掉衣服绑在监室后窗户,用冰水长时间泡脚,野蛮灌食以至胃部严重发炎等一系列非人折磨。但杜英光坚持真理的心没变,一年半劳教期满后,被两次非法加期半年,这样非法劳教两年半后,他于2003年10月10日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

在哥哥被非法劳教的同时,2002年10月我母亲被绑架到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家里被邪恶翻腾得乱七八糟,从此一家人的生活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2002年4月9日,由于讲真相,我被天津市南开区澄江路派出所绑架,由于我不配合邪恶,遭到毒打、恐吓、长时间不让睡觉,后被劫持到天津市南开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在那里,我每天被迫劳动20小时。两个月后我被送到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劳教所。 一家人从此不能团聚,学业也因此荒废。

2003年初,全国各地劳教所纷纷成立洗脑班,加重加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用各种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2003年3月,我被转入大港区板桥劳教所洗脑班,遭到恶警张立志、张秋海、张泽夫等人用七根电棍长时间电击,当时我的全身感到针扎的一样痛,头部、身体、脚心被电出一串串大泡。同时恶警派两班犯人对我日夜看管、毒打、谩骂、不让睡觉,使得我极度疲惫,大脑肿胀,发晕恶心。恶警还向犯人承诺只要能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就给减期。就这样在江泽民的邪恶唆使下,恶警和犯人伙同一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肆无忌惮的野蛮迫害。

我拒不“转化”,不配合邪恶,在恶警的命令下,崔国洪、李勇、吴兰成等几个犯人对我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先是两个犯人夹着我的胳膊,几个犯人站在正面猛捶我的腹部,我被打得喘不上气来,呼吸非常困难并且倒在地上,这时他们七八个犯人围成一圈狠踢我的大腿,我被踢得满地翻滚,身体感到无比剧痛、软弱无力。

踢了很长时间他们累了,又蹲下来把几根竹筷子合在一起猛戳我的大腿根,每戳一下,我都感到钻心的疼,身体不由得随着抽动,他们边打边恶狠狠的让我表态,由于我仍不配合邪恶、它们就拼命的戳,直到它们戳累了、蹲累了,然后又站起来围成一圈,继续使劲踢我,他们就这样轮番打了大半宿,最后我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直到休克。

犯人开始以为我是装的,后来发现我瞳孔放大,几乎没有心跳才住手。昏迷中我被送到天津市大港医院,到医院后大夫连续下了两次病危通知,我的肝肾功能严重损害,全身功能混乱,由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大夫要求转院。恶警为了省事并推卸责任,把我转到新生医院──劳教医院,并打算过几天办一个保外就医,私下里恶警说“要死死家里去算了 ”,同时我的病历一直是恶警拿着,并要求大夫写明是我自己生病了。

在新生医院,由于我病情严重,仍有生命危险,新生医院的大夫检查后仍要求转院,于是我被连夜送到天津市第二附属医院,在那里治疗一段时间后,2003年6月15日我被保外就医。

在中国大陆,由于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野蛮迫害,使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数善良群众被打死、打伤、打残。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认清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坚持正义,选择美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