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第四监狱对洪长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浙江大法学员洪长,1999年7月后屡遭迫害,先后被监视居住两个月(在杭州江干区巡特警大队二中队)、劳教一年(在浙江龙游十里坪劳教所)。在劳教所他曾经遭受酷刑折磨,后来因邪悟转化了,走了很大的弯路。解教后,他向世人重新声明了信仰立场,并给邪恶曝了光,为此洪长在2001年5月再次遭到绑架,被判刑四年,于2002年2月投入浙江省第四监狱。

洪长刚进监狱就被5名包夹人员不分昼夜地看管起来,此后最大限度的失去了自由,被剥夺了种种正当权利,过着囚中囚的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监狱反复逼迫洪长学习所谓揭批材料。监狱给洪长看的第一篇材料就是一篇造谣文章,该文题目是《社会主义法制神圣不可侵犯》,它编造了两句话、打上双引号冒充法轮功书上的原话,并以此为据攻击法轮功。洪长马上在思想汇报中加以揭露,要求监狱机关翻开法轮功书籍加以对照,澄清事实,结果时任入监队指导员的周苗忠说:“文章的真假我们不管,上面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道理没有了,就看暴力,他们开始对洪长体罚。2002年3月4日~4月7日期间除周日外,他们强迫洪长立正静站,每天从早上7时许一直站到晚上8点正(只有吃中饭晚饭时可以坐下),每天要立正12个小时,在洪长站得双脚浮肿非常痛苦时,他们在洪长身边反复朗读那篇造谣文章强行灌输。4月7日洪长叉开双脚拒不立正,他们一拥而上,反拧洪长的手臂,踩住洪长的双脚,强迫洪长两脚保持立正姿势,如此折磨两天,(在入监队三组监室。)

后来洪长被送到校务中队。2002年8月28日~12月1日他们又对洪长进行了三个月的体罚(每天从早上6:20~晚上8:30)。

2003年5、6月间洪长开始罢工罢课,以此抵制监狱的不法行为,争取正当权利。6月10日洪长因为炼功(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抗议),被戴上20多斤重的脚镣,直至7月20日方才下掉。(此时洪长已被移送到入监队老残组。)

2003年7月19日,全监召开所谓揭批大会,强迫转化了的学员上台悔过,并组织全监犯人观看录象转播,洪长拒不观看,翌日,他们再次逼迫洪长,洪长驳斥警察:“你们暴力逼迫他们转化,又逼他们上台悔过,这算什么教育?他们讲的都是违心话。”警察无言以对,就将洪长投入禁闭室禁闭半月,8月4日放出。

十大队当时的教导员鲁××、副大队长章继光、入监队老残组中队长杨珠文等对洪长进行威胁失败后,决定暴力折磨。自2003年12月10日起他们胁迫犯人开始在夜里骚扰洪长睡觉,(用泼冷水、掀被子、殴打等方式。)两三天后他们将洪长同监室的其他犯人清理走(害怕看到的人太多),专门腾出一间屋子关上门窗秘密迫害,(为此老残组其他监室大规模调整床铺,监室拥挤不堪,折腾了好一阵。)此后开始通宵不让洪长睡觉,直至12月26日一连十几天不让洪长睡觉。老残组中队长杨珠文扬言说:监狱已决定把洪长当成精神病处理,死了白死,因为狱方曾给洪长做过心理分析,鉴定洪长有精神问题(这是恶人的谎言)。12月10日~26日这十几天中,一开始还允许洪长夜间躺在床上,后来不许上床了,允许坐,后来坐也不太让坐了,因为刚一坐下就会睡着,在几秒钟内睡着,一睡过去就翻倒在地,连人带凳子一起翻倒,那就叫洪长来回走动,看到洪长走路的人说:洪长没魂了。生死关头洪长没有任何妥协,邪恶未能得逞,12月26日狱方开始给洪长少量睡眠时间,后来睡眠时间慢慢延长,至2004年1月农历大年初一那天开始允许洪长通宵正常睡眠。此后被清理出去的其他犯人又搬回了监室。

从2004年3月29日起,新一轮迫害开始了。他们从新犯组调来一批包夹人员,将原来那批包夹人员撤下,换一批人逼迫洪长,又大动干戈腾空了一间屋子专事迫害。他们怕人看见,大白天也关上门窗,门上贴着布告:“未经警官批准,闲人不得入内”。3月29、30、31一连三天三夜不让洪长睡觉,4月1、2日夜里分别让洪长睡了5个多小时,从4月3日起又不让睡了,此后直至4月11日一连9天9夜不让洪长睡觉,不但不能睡,这前后十几天他们一直逼洪长站着,每天要站20个小时以上(4月1、2日除外),如若不站就是拳打脚踢,每天从早站到晚,再站到第二天天亮,只一日三餐允许坐下(吃),(有时夜里12点左右允许坐片刻)。他们在折磨洪长的时候,还每天对着他放碟片,逼他看所谓揭批材料,强行洗脑。

这期间他们还在老残组活动大厅专门针对洪长开了个批斗大会,(他们开过两次专门针对洪长的批斗大会),黑板上是现场批斗大会几个大字,章继光、杨珠文等在上面坐着,下面是一百六七十、七八十号犯人,中队长一声令下,两包夹人员架着洪长押到主席台前,他们当场播放洪长以前在劳教所认罪时被拍的录象,然后安排几个犯人上台发言,编造出洪长的“反改造言论”,与洪长划清界限,洪长在主席台前大声抗议,警察恼羞成怒,当场反铐住洪长的双手,并用电警棍顶住洪长的脖子电击。形同文革批斗会。

到了后来洪长生命极度危险,有时站着站着闭上了眼睛直挺挺一跟头栽倒在地。到了4月11日,监狱里出了一件事,关押在仓库中队的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正常死亡了,狱方有所顾忌,当天夜里,让洪长完整地睡了一宿,第二天晚又让他睡了一宿,至4月13日,监狱将洪长的睡眠时间缩短至6小时,后来很快缩至3小时,还是每天逼他站着,从早站到晚,从晚站到翌日凌晨3点,然后让他睡3个小时至早上6点将他弄醒继续站立,如此直至2004年5月23日,洪长始终不曾屈服,监狱最终放弃了对他的“转化”。

那位死去的学员名叫陈乃法,福建人,捕前系浙江瑞安交警,后来监狱给他定了性,开大会时诬蔑说他是为了“追求圆满自杀”的。

2005年5月9日,洪长刑满释放了,4年中,他不认罪不“转化”,不背监规,堂堂正正走出了监狱。

洪长在四监遭受迫害的情况,狱中很多人都知道,甚至那些参与迫害的犯人也有良心发现的,其中有个人给洪长下跪过求得他的原谅,还有两人因不愿参与迫害遭到了狱方的威胁,其中一人被撤离了岗位撤消了奖励。利诱威逼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文明社会所不齿的。

浙江省第四监狱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临平 邮:311100
副狱长:裘佳其 电话:0571-86249918
传真:0571-89180558
教改科:(工作人员:陈进、高警官)
科长室 电话:0571-86249928
转化办 电话:0571-86249934
政委 王兴文 电话:0571-89160009
传真:0571-8918056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