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民农妇自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四日】我是辽宁省新民市的一个普通农民,今年60岁。在学法轮大法之前,我一身病,骨质增生,胃炎,胃下垂,风湿性关节炎,还有其它的病,这些病痛把我折磨的痛苦不堪。我觉得自己走上了绝路,再也没有自信活下去了,想过自杀。

在这时我有幸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开始炼法轮功,炼了四个多月的时候,我下地干活觉得一身轻,哪也不疼了,我高兴极了,我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的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一样,走路生风,骑自行车象有人推的一样,上药房买多少药吃都达不到的状态,从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炼法轮大法了。

得法前,我总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是最不幸的人,从我记事起,活了大半辈子就没有过上几天的好日子。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为什么一生这么多苦难?我为什么活得这么艰难?活得这么累?我怎么也想不通。从我看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全明白了,师父说人的不幸是自己在前生前世做不好的事欠下的,这一世你得自己还,师父还讲了,恶有恶报的法理,人做好事得善报,做坏事的恶报。

我们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最高标准指导我们修炼,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尚生命,归正一切不好的行为与思想,我读了这本宝书之后,我觉得我找到了人生之路,我知道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按照师父教导的,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不断的归正自己,去掉那些坏思想,坏习惯,我不仅身体轻松了,心更轻松了。我把个人的名利都看淡了,我不去为了一点小事和别人争斗了,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人,那对社会,国家,个人无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可谁知道做好人还犯法。

1999年7月20日,我们得知其他地区的一些辅导员被抓,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做好人也被抓?凭什么抓人,他们到底犯了哪一条法律?他们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哪!恶人们没有理由抓人!就这样我们想上北京上访,可没想到刚走到新民火车站,我们就被围住了,上北京的票也不卖了,后来我们被叶茂台镇派出所恶警推上了车,带到了叶茂台镇党委办公室,党委办公室的人嘴里不干不净的大喊大叫,不让我们上访。我们和他们理论,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他们没有理由剥夺我们的权利,他们觉得理亏,就急着给我们村打电话。让村上把我们接回去。

7月23日,电视上开始诬蔑法轮功,我觉得很吃惊,这是怎么回事?4月25日上访总理不也接见我们了吗?不也说给我们下批文了吗?允许我们炼功吗?后来明白了这是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嫉妒之心,一手策划的丑剧。

一时间谎言铺天盖地,蒙蔽了全国不明真相的百姓,掀起了世人对法轮功及大法创始人的仇恨。接下来从上至下,从中央到地方到各个村镇、单位,都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不许我们上访,走动,谁要上北京上访,就把乡委书记和村干部撤职,这样一来就使乡里派出所和村上不断地来我们家骚扰我们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

1999年10月份我们又得知江泽民把法轮功定为×教,于是我就和同修再次到北京上访,到了新民县还没有上车,我们乡里和村里的干部就追上来了,结果我们被带了回来,在派出所它们给我们录了口供,然后把我送回了家,派8个人看着我。第二天早上我还没等吃饭,乡里来人把我送到沈阳收容所。

在上访时,开始我们对共产邪党抱着很大的希望,因为我们从小就受到共产邪党的欺骗,共产邪党把自己说得象一朵花,利用一切手段给老百姓洗脑,我们就当成真的了,认为共产邪党能给法轮功一个公平的说法,出乎我的意外,不但上访不成,还把我象犯人一样关押在沈阳收容所50天。

在沈阳收容所里我见到了许多从北京拉回来的一些上访的大法弟子,他们都遭了不少罪,被打的头破血流,戴着手铐子。听他们说,信访办不让进人,见了大法弟子就抓,象土匪一样。这时我对邪党失去了一切信心。过去有句话: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可在我面前展现的却是有理寸步难行,无理四处横行,好人遇非理没处可说,可想这个邪党心眼小的连一个好人都容不下,还有什么道德可言。

在收容所里我们没有日用品,叫他们买点日用品,可我们三人拿了190元钱连一分钱的东西都没有看到。一个姓张的女收容所人员贪污了我们的190元钱。这个邪党把它下属的各个部门的人都要带到邪路上去了,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哪怕一点小利他都想得到,什么钱他都赚,这些贪官污吏为了赚钱还不让我们家人给带东西,让大法弟子高价买他们的东西,家人送了几次也不让接见,真是邪恶至极。

在收容所里,整天吃萝卜汤,给我们蒸的窝窝头就象是喂猪用的玉米面,里面还有老鼠屎,就这样一天要二十元钱的伙食费。我在那关了40天,被他们勒索800元钱。

后来我又被关到沈阳第五拘留所7天,又被勒索100元,50天共被勒索1000元的生活费,再加上我家人雇车看我、接我回家的来回费用,把我们老俩口一年的收入全折腾光了。到家后,看到儿子为我担心而瘦成皮包骨,老伴眼睛都要哭瞎了,我也忍不住大哭起来。

家人知道这个邪党很恶,在中国搞了数次运动,杀死了不少无辜的生命,怕我再次被抓,说什么也不叫我炼了,我说:“我一定要炼,我通过炼功你们也看到了我的变化,我的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是这个邪党把我们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没有错。”家人听了也不说什么了,只是告诉我要加小心。

在2000年中央开人大会议期间,乡里怕我进京上访,又强行把我劫持到敬老院,找了两个人看着我,在那我又被非法拘留半个月。那期间乡派出所和村干部三天两头骚扰我的家人。

2002年10月22日,我正在家干活,突然4、5个派出所恶警闯进家中,把我骗到同修家,再绑架我们,他们两人架一人往车上抬,结果没抬动,把我松开僵持了一会儿,又来了几辆车,说是新民市来的,还是两人凶狠的架起我们往车上台,就这样我和同修被劫持入张士教养院洗脑班。

那时我老伴心脏病刚打完吊瓶,他一看恶人们又抓我,吓得一动不动了。这些人土匪一样受邪党指使不管他人死活,奖金昧着良心花着百姓的血汗钱,却干着残害百姓的无耻勾当,丧失了做人最起码的良知、人性,已构成了刑事犯罪!

到了洗脑班,他们就凶狠狠地围上来,七言八语。开始洗脑,软硬兼施,开始伪善的劝说,不听他的时间一久就现出原形,打人骂人,不“转化”不让睡觉,五六个人看你一个,上厕所都看着你轮班守着你不让你休息,直到你妥协为止。罪大恶极!

张士洗脑班的恶警科长史凤友真是十恶俱全。沈阳有一大法弟子不“转化”,史凤友说她有精神病,要送精神病院。史凤友利用各种手段“转化”大法弟子,经常威胁大法弟子不“转”化就判刑,我感到实在受不了了,又想到自己的儿女为自己担惊受怕,老伴承受不住出现意外怎么办?为了自己不再受苦,为了家人不再难过,为了一己之私,我违背良心的写下了所谓的“转化书”,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

写到这我的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我对不起伟大的师尊为我承受的我千百年造下的罪业,为了度我,师父用尽心血,我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又给了我那么美好的一切,我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以前,我不敢在师尊面前表达什么,就象师父所说的没决心。今天我要向师父保证以后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信师父,信大法,报答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