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奴役大法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俗称济南浆水泉劳教所)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自1999年7月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来,劳教所对大法弟子一直不遗余力的实行多种形式的迫害。其中超长时间的奴工劳役是其迫害手段之一。

在2002年到2003年之间,劳教所内的劳动项目之一是对药品包装盒粘贴标签。这是由济南市天一印务公司(以前叫东港公司,对外是生产高级的无碳复写纸)印制的,贴在北京双鹤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北京降压o号”产品的内外包装上。

所内的一、二、三大队大法弟子被强迫给“北京降压o号”贴“双鹤”牌标签。其中标签的形状有长方形、椭圆形等多种型号。而“北京降压o号”药盒是被折叠后紧密的排起来放入纸箱中被运到劳教所的。这种纸箱因装的药盒数量不同,分为大箱和小箱两种。大箱要装2000个药盒,分上、下两层。小箱也得装 1000左右的药盒。劳教所为了榨取更多的利益,通常是进的大多数都是大箱,小箱很少。

一、二、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迫每人至少要完成三~四箱的工作量。队中的年轻大法弟子最多的一天能完成八~十一箱。也就是说每个人每天至少也得完成对6000~8000个药盒的标签粘贴,那多的呢,甚至要两万多。

工作时间大约为:早7:30出工~11:30,12:00~6:00,晚上6:30~8:30(甚至9:00或10:00)。队中的大法弟子每天都要在十二、三个小时的时间内进行不间断的、高强度的强迫劳动。长期的劳动会使人感到腰、肩膀、手酸痛无比,尤其脖子僵硬的不能动弹。

劳教所内的恶警与济南市天一印务公司派去的王姓年轻联络人相互勾结,对标签的粘贴提出了非常苛刻的要求。一般的厂家产品的标签只要在指定区域内贴到比较合适的位置就可以了。而王姓联络人却要求必须将标签贴得非常正,不能有一点歪斜,甚至严格规定贴到空白处,距离上下左右多大距离的地方。许多人因达不到这一要求,不是贴歪了,就是距离不对了,而被认为是废品。轻则受到恶警的谩骂,重则被强迫将所谓不合格品在晚上收工后带回宿舍返工。通常都干到夜里十一、二点,第二天还是照常出工。

恶警即使对年龄大的老太太都不放过,对年轻的本已干的很快的,也不放松监视和榨取。二大队一年轻的女大学生,手很灵巧。她每天都必须要完成十箱以上。有一天因某些原因只完成了六箱。恶警便指使邪悟的宿凤华(音)责问此大学生:“你这快手怎么干的还不如一般人呢?”意思就是“思想有问题”了。有一次,拉来的标签量比较少。恶警便叫队里的几个干的快的人来完成。恶警许瑞菊指着桌边堆放的七、八箱对该大学生说:这几箱是给你留的。其无耻流氓的嘴脸可见一斑。

二大队恶警曹冬燕负责生产,四处走动检查。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长时间的劳动,每天都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稍有人干的达不到所谓的要求,手中的活稍有怠慢就会遭到恶警曹冬燕的一顿训斥,随时的羞辱谩骂更成了家常便饭。车间里经常有晕倒的,做缝纫活的学员有的手指被缝纫机针穿透更是常有的事。加之不知何时就会传来曹冬燕的嘶哑的、歇斯底里的嚎叫,真令人不寒而栗。

明慧网报道,今年三十三岁的恶警曹冬燕遭恶报,生了个痴呆儿子,丈夫因为忍受不了她的变态、恶毒、残暴,也已和她离婚。但是曹冬燕仍然执迷不悟,还在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

浆水泉劳教所内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可以说劳教所与外界公司所进行的每一笔的交易背后无不是用劳教人员的血泪换来的。在由江××所发动利用邪党对以修炼“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大法弟子的邪性迫害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罪恶,太多的违背良知与道德的罪行,但我们也更相信“善恶必报”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普世的天理。《九评共产党》的问世为每一个还在为江氏集团卖命的恶人敲响了丧钟。在此,再次敬告劳教所还在作恶的恶警,赶快停止恶行,莫再做中共的殉葬品了,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