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路

更新: 2016年1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

一、走進大法

我是九八年十二月得的大法。我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走進大法的。当时大小有十一种病,因为身体不好,总爱发脾气,个性强,在家是老大,在单位“浑身是刺”,没有一个不顺着我的。正是这样,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

在九八年十月我得了肾炎,浑身肿的不行,这个时候,单位的小姐妹来电话说,“炼炼法轮功看看怎么样”。我说“怎么炼?”她说:“先买《转法轮》这本书看一看。”我说:“别搞迷信啦,哪有一本书一看就没病了。”我不信,她又说“你先把你的任何观点看法想法都去掉,看完再说”。就这样,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这本书一看就放不下啦,半夜不想睡就起来看书,丈夫看我这样看书,怕我的身体吃不消,就说“你也不能不睡觉呀,你头疼我可不管你”。我小的时候得过脑膜炎有个后遗症就是头疼。我不听他的。这样我看了几天我也不知道,我浑身挺舒服,我决定要炼法轮功。随后我把师尊的讲法带,教功带,讲法录像,大法书全请回家了。天天看书,天天有变化,那个时候真是脱胎换骨,师尊每时每刻都点化我,给我净化身体,不但病好了,我的脾气也变好了。丈夫看我这样他从心里高兴。过了两个月我上班去了,院子里的人都说我脸色好看多啦还年轻啦,我高兴的说“炼法轮功炼的”。结果有几个人看我病好了,脾气也好了,也走進大法修炼,至今都很坚定。

二、坚修大法 证实大法

在我和同修勇猛精進的时候,邪恶从天而降,使许多有缘份的人都远离了大法,并把大法书也交了。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功不让炼,说啥我都要炼。结果主动交了书的人保卫科老去找;不交书的啥事也没有。他们也没找过我。在那些日子里我总是想哭。后来我和同修交流了一下,要去北京去护法。由于我人心太重几次都没去成,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在后来邪恶越来越疯狂,我和同修就在我们本地走出来证实大法。有一次,师尊的新经文发表了,可是人多经文少,我当天中午就拿出去到外边复印,当时心里想不许她看内容,结果很顺利的复印完了。我第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心里很害怕,没发完就往回跑,有一次差点让狗咬了。后来和同修交流,多学法,多发正念,慢慢的自己做起来也不害怕了。我大部份在白天做,人们都在吃午饭的时候做最好。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成立了资料点。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去掉了不少人的执著。

有一次我和另外俩个同修去一个县城发真相资料,当天晚上没回来,因为没有班车。大西北的八月,夜晚很冷,当时去的时候穿的少,我们仨冻的钻進山洞盘腿发正念,顺利的把资料发完,后来听说这个县城好几个月都没看到真相了。师尊会时时刻刻告诉我们该怎么做。那时我想给我安排个工作往外跑,时间上不受限制。出去做真相也方便,结果没几天真的调了工作,全机关数我自由,同修很羡慕我。我的欢喜心出来了,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对同修说话也不慈悲啦。后来让邪恶钻了空子,差点使大法受到损失,是师尊给我化险为夷,让我提前退休,离开了那个城市,来到我丈夫的这个大都市。

三、新的环境证实大法

在这个新的环境里,我没有了同修一块交流,没有了同修一块做真相了,这也是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我要走好。大都市家家都有电脑,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有上网的软件,让儿子给我安上,我上网看明慧网,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交流。我就买了刻录机,同修给我的真相光盘做母盘,我刻录光盘去救众生。这三年来我做了有八百多张,做完后往小区里发。第一次我把真相光盘发在我们小区里的信箱里,因为有怕心,救度众生的心不纯,结果有人告诉门卫,门卫又叫“110”把光盘全拿走了。我坐在屋里不停的发正念,“这是救众生的不能让邪恶发现我,我还要做真相”。后来的几天里我多学法,多发正念,从内心找执著。后来片警也到过我家,要看我的身份证,我当时怎么也翻不到,这时我想,“如果是它正常来查外来人员的,我不反对。如果是来迫害大法的,我全盘否定。以后再不许它来我家。”最后身份证没找到,只看了一个职称证,临走时又说过几天再来,一直到现在也没来过,等他走后,我再去翻身份证就在兜里,可当时怎么也翻不到。这是师尊在保护我呢。

以后的日子里,我讲真相智慧多了,象明慧网上同修说的一样,先发正念清理现场,把光盘用白纸做个信皮装好放在信箱里,一直做的很好,再也没有怕的心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去年,我找了一个个体老板打工,在这个小单位,我给有缘份的人讲真相讲九评,大多数都退了团队。而且还把自由网软件给了有缘人。有一个阿姨以前是修佛教的,我给她讲了真相后,她就要学大法。她讲她每天早上三、四点起床给菩萨烧香。我告诉她“你今后再烧香给李老师烧,别的不要烧了”。她说好。第一次给师尊烧香,香灰不断,而且盘成一朵花,非常漂亮。她第二天很兴奋跟我讲,可惜当时没拍照下来。她说她烧香好几年了从来没有过。现在也在大法中修炼了。把她以前修的都送到庙里去了。在救众生的过程中也有不听的,不听的是受恶党的毒太深,我还要多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直到能听進为止。

我想写的太多,可总觉的离师尊的要求差距太大,没有同修做的好,也写不出来。今后三件事要做好,走好最后的修炼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