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安徽宿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补充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10月7日明慧上一篇文章揭露安徽宿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我把2003年至2004年之间的迫害情况补充一下。

03年我被邪党人员从看守所转到监狱,当天就送到中队。邪党监狱干部训话,搜身,捏被子。我被安排了四个包夹监控,不允许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允许下楼,打开水,上厕所都要有人跟着。

我觉得这样不行,找指导员夏良明(就是现在“转化基地”的头目)反映情况,总是被他们推脱,环境没有明显改善。就在一次下班时喊了“法轮大法好”,我立刻被关进了严管队小号,遭受拳脚、电棍折磨。我和值班干部、值班犯人讲真相,他们对我好起来了,还送吃的给我。我把要求改善待遇的情况写了一个东西交给监狱,一个星期后我被放出小号。

我每天背法,持续发正念,对犯人讲真相,小环境有所好转,就是炼功机会太少了。有的犯人还主动找我了解大法,我给他们抄《洪吟》,背《论语》,他们了解后认为很好。有一个还把《论语》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了。通过讲真相,犯人对大法弟子没有那么排斥了,也喜欢和大法弟子说说话,看管的环境也宽松一些了,偶尔还能炼一会功。

一次开大会,监狱邪党干部讲完话准备散会,有个学员坐在后面,站起来要求讲话反映情况,马上被一伙犯人拖到楼道里拳打脚踢。邪党干部假装没看见就走了。

2003年9月和2004年7月,监狱两次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第一次找了几个“犹大”,还有女子监狱的几个被“转化”的人,开始还是甜言蜜语,到后来说的没有理了,就拳脚相加,还说是“调理身体”,又拉着和邪党干部们一起吃饭,还要看录像,软的硬的轮着来,每天晚上要搞到11、12点。由于我不断发正念,不配合邪恶,也不看那些乱法的东西,闯过来了。但有学员被它们给搞糊涂了写了东西。

第二次来势更凶,监狱一科科长段明华从外地学习了一些整人迫害手段,说可以用一些手段来转化。首先是大肆宣传,贴邪恶标语,各队都使出了邪恶的手段,恶警刘阿平(副指导员)叫犯人把我看起来,不让出房间,在房间里贴上邪恶标语,指使犯人打我,抓住我的手撕标语,结果遭到刘阿平一顿拳打脚踢。

到后来用手铐铐住,吊起来,只让脚尖着地,在我身上贴邪恶标语,指使犯人用烟头烫脚,用语言诱惑、辱骂。我当时没能承受住,违心的写了东西。邪恶用强制的办法逼着人给自己留下污点,让人放弃正法修炼,这是不能承认的。由于对自己的放松,出来后没有有力的揭露邪恶,使狱中的大法弟子承受了更多的魔难。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放下心底的包袱,回到正法修炼中来,挽回损失。(署名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9/140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