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魔难 不断放下自我 在法理上升华

更新: 2016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回顾十年来所走过的修炼历程,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总结过去的诸多经验教训,归结到根源上,那就是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所引起的怕心、显示心、侥幸心、求安逸心等等各种人心,造成了修炼过程中的魔难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将这些经验教训写出来,就是为了从根子上挖掉它,解体它,走好今后的路。

一、在魔难中不断向内找 修正自己 才能正念闯关

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为私为我的人的观念,常常在遇到具体问题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从自我的基点出发,用人的观念想人的办法来对付魔难和困难,维护自我的意识非常强。往往在动了许多人的脑筋或者走了弯路以后,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站在法上看问题。这种习惯性的人的思维模式在二零零一年底从劳教所出来之前,表现的尤为突出。

当时面对突如其来的巨难,不能完全放下自我,坚定的维护法,思想中常考虑的是自己如何闯过这么大的难关,不要被邪恶拉下去。于是,将面临的魔难人为的看大了,每一步,每一关都步履艰难,感觉压力特别的大。其实回过头来看所走过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很小的一个坎。但是由于放不下人心,象背着一个大包袱行路,沉重的很。初到劳教所,大多数人很快就陆陆续续被“转化”到别的中队去了,留在入所队坚定不“转化”的同修很少。加上邪恶操控的管教和吸毒包夹每天变着花样,想方设法逼迫我们“转化”,使的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感到很难。那时,每天被罚站的时间很长,从清晨天没亮开始直到深夜,管教来查最后一次房,才准许我们睡下,躺下时心里想:“又挺过了一天,明天不知会是怎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带着放不下的执著在巨难中,心性很不稳,也就非常危险。当肉体和精神的承受能力达到一定极限的时候,头脑里翻江倒海的思前想后。对于为何不“转化”,在法理上自己是很明白的,我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她们走了,不护大法了,我留下来,我护,到死为止。”但是面对自己感觉很难承受的身体痛苦和思想压力时,就想找一个轻松点的办法来蒙混过关。有了这种想法,邪恶就有空可钻了。有一天下午,监室里的同修都被“转化”走了,只有我一人和包夹,我已经动了投机的念头,那一刻已经不理智了;但是,很快我就清醒了过来,我很痛悔自己的自私行为。我体悟到人在私心很重,保护自我的意识很强的情况下太容易被魔控制,那是非常危险的;而且,我更强烈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绝不能离开大法,离开大法将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至今回想起那一刻都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由于这种刻骨铭心的感受,随后在劳教所的日子无论怎样的逼迫,无论怎样的欺骗,都不能再让我动摇了。同时也深深的体会到,如果不是师父告诉我法理,如果不是师父告诉我如何做修炼人,人的为私为我的自私心在道德败坏的过程中,观念变异了都不知不觉。人在生生世世的转生过程中,业滚业滚到今天,已经走到最后了,再往下就是地狱了。如果不是师父将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给我们洗干净,送我们回家,那我们将面临怎样可怕的境地?还有什么比法更珍贵,更重要的呢?再看那些掉在迷中的人,除了可怜,还有什么?现在每当我人心凡重,在关和难面前放不下时,我都会对自己说:法都得了,还有什么放不下呢?

当我逐渐明白法理,放下人心,心性平稳以后,我的环境也开始好了起来,尤其是到了劳教的后期,每当遇到问题时,能理智、冷静的跳出其中,用法来衡量的时候,劳教人员告诉我:“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了,要炼你回家去炼吧。”

二、放不下自我就无法在修炼中提高

在非法劳教期间,得到师父的经文非常困难,管教带着吸毒包夹经常突然搜查所有的监室。但是师父的新经文《建议》却奇迹般的被同修带了進来,而且在同情我们的包夹人员的帮助下,遍传劳教所所有没有“转化”的同修手中。那时,我也很想帮助来做“转化”工作的邪悟了的人,希望她们明白法理,能回到正法中来。但是,与她们的交谈每次都像吵架式的针锋相对,我对她们的言论极其反感,交锋多次以后,很失望,干脆以沉默来对抗,表现出非常强烈的情绪化。并将此归结为在劳教所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帮助她们太难了。我以为自己的言行是在坚定的维护大法。后来细想起来,自己在维护大法的同时,掺杂了许多证实自己的因素,证实自己是对的,自己走的修炼路是对的,陷入了常人式的非得争输赢,水火不相容的状态,所以对那些悟偏了的人缺少说服力。

我在离开劳教所以后,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出现矛盾遇到问题时,眼光总是看别人的不对,固执己见,听到不同的意见,心中始终维护着自我;听到别人的批评,心中象打翻了五味瓶,极不舒服。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六年《洛杉矶市讲法》中讲的那样:“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

有时虽然没有炸响,心里对自己说:“我是修炼人,不能与别人争高低。”但是言外之意还包含着自己是修炼人,是在对别人宽宏大量;还是不愿向内找、真正的找自己的问题,还是抱着自我不放。

这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想想我们在这么多年的修炼当中,尤其在邪恶迫害的七年当中,自己带着人心,拖着沉重的包袱,走的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有过很多不好的念头,有过很多过的不好的关,说过不少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话。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么重大的历史使命面前,由于怕心干扰,一直未尽全力,而师父却很少指责我们,更多的是给予我们鼓励。

在这个问题上,师父非常郑重的告诉我们:“今天我再提出这问题,同时帮大家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鼓掌)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得改,必须改。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洛杉矶市讲法))

学了师父这篇讲法之后,凡是遇到矛盾,遇到问题,遇到触及到心里的执著,心中不舒服,难受的时候,我就把心里不舒服的根源找出来,象把脓疮打开、洗干净一样,一次一次的绝不姑息的清除,逐渐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减少了,承认自己错误的时候也诚心诚意,坦然多了。

三、放下为私为我的执著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邪恶迫害开始的一段时期,我所遇到的干扰与魔难,表现在平时的工作、家庭生活、和讲清真相的事中,每遇到问题和危机,我立刻就发正念。但是,在发正念中,我却是抱着强烈的想解决问题的执著,心想发了正念,师父就管我了,就能解除眼下的困难。我这是没有站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修炼的高度来看问题,而且我对发正念理解很肤浅,只是立掌和默念正法口诀。这样一来,遇到的具体问题很难解决,常常是困难重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通过学法和修炼实践,我渐渐悟到,发正念的内涵其实是很深的,一切符合大法标准,同化大法的思想念头才是正念,而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就不是正念,带着想解决具体问题的执著发出的念也没有威力。

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师父告诉我们:“我不是讲在三界看问题都是反的吗?人类看是不好的,很多都是好的。人类看是好的,很多都是不好的,世间的理不是反过来的吗?”

师父还说:“记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炼中遇到的麻烦事情,不要都把它当作是矛盾来了,对自己正事的干扰,对自己正事的冲击,我这个事主要、那个事主要,其实很多事情不一定象自己看到的那样。你们真正的提高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你们自己的修炼圆满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于是,在遇到干扰,遇到矛盾的时候,我首先用法来衡量,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去掉那些怕吃亏,怕吃苦,求安逸,求舒服的执著,将明白法理、修炼提高看成是第一重要的;而且,更進一步悟到,发正念清除邪恶烂鬼,清除共产邪灵,是为了救度众生,而不是为了过舒服日子。如果思想中的执著不去,抱着为私为我的执著不放,就会被邪恶烂鬼钻空子,利用众生给我们制造麻烦,制造考验,起到干扰我们证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负面作用;这样就使这些众生面临被淘汰的结果。所以,放下自我,修炼提高上来,不仅仅是自身修炼圆满的问题,还关系到众生能否得救等等问题。

十年中的体会很多,但写此文时却深感学法不深而难以都表达出来。有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