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邪党迫害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三月得法,不久邪恶就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诽谤、陷害师父和大法。

我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去北京上访,九日上午八时左右和其他同修被本地一群公安绑架到他们所住招待所。为首的是贾汪六一零头子范书友对我们非法审讯,直到晚二十一时后,强行押上警车,其中有两名同修被铐在车上。

第二天,恶警把我被绑架送回徐州市贾汪区所在地老矿派出所。当时已经有两名同修被关押,同修被邪恶所长夏辉打的两次昏死过去。

我在老矿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三天期间,恶警审讯、恐吓、殴打并扬言专整我,强行搜身,掠走财物,解走腰带、鞋带,长时间面墙站立,不准说话,不准上厕所。

其中一恶警张辉开风扇吹、冻我们,还对我们非法拍照、打手模。他们吃喝的钱强行从我的钱中扣除。后来恶警把我非法转送到大泉派出所,那里的警察说每人交五千元就放人,我们坚决拒绝。

我回家后,村治保主任赵某又一次对我非法审问,当时我在离村有七、八里路的山上工作,派出所强制我每天三次到村联防队报到,用这种形式迫害长达两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早上,片警王成东把我绑架到矿二院保卫科非法审讯,参与非法审讯的恶人叫吴建。

两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晚八时许,老矿派出所片警王成东又一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警察夏雨强迫我在监视居住通知书签字。

一月五日晚九时许,我被绑架到鹿庄乡洗脑班,洗脑班的头子高桂华,成员有吴建、闫伟、侯敬周等,每个单位抽两个人协助他们做转化工作,他们三个看一个。高桂华每次非法审讯总是威胁、恐吓强制我们看污蔑大法电视节目。一次,吴建非法审讯后扬言,他代表恶党,逼我骂大法,遭我坚决拒绝,他气急败坏,叫嚣要把我非法劳教。

我在鹿庄洗脑班被迫害长达八十多天,在三月下旬的某一天片警王成东再一次把我从亲戚家绑架到鹿庄洗脑班,强制我看污蔑大法节目并有贾汪电视台协同录象造假,欺骗不明真相世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