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浙江女子监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杭州。人们都知道杭州是个好地方,哪里知道那里有人间地狱,关押着很多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受尽了邪恶警官和邪恶犯人的残酷迫害,强制转化大法学员,强制练其它气功,强制听政治和尚的反法轮功报告。

我刚进去的时候,不知道给我打的什么针,打完针之后整个人坐那直往起蹦。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薛海荣不愿参加,只见恶警廉某某带2个狠毒的互监,硬是从很高的监舍把她硬拖拉到学习的六楼上,薛海荣大哭不止,我们非常难过和气愤。

更残忍的是自从2004年5月25日开始了全封闭“攻坚学习班”,对浙江女子监狱一批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开始了血腥迫害,在新盖的女监舍3楼出监队楼上单个单间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还有每个监舍的阅览室都成了迫害大法学员的全封闭“攻坚学习班”;直到2005年10月一直是关押大法学员的地方。新犯人入监进入监队,法轮功学员一入监就被送到全封闭“学习班”,大小便用马桶,一切都在那一间房间,受尽了折磨。

我经历了残酷恐怖的在阅览室里的全封闭“学习班”,共4名恶警,实为五名,还有名叫“互监”,实为邪恶的打手,都是监狱骨干犯,惨无人道。白天3名犯人看管,夜间2名,我遭到她们的暴打,有时五个人一块打,头都打出血,有时头脸都肿起来,他们叫我“大熊猫”,身上肿起来;我不揭批法轮功,几个人就把着我手往桌子上硬砸,都砸破了皮肿起来,几个人骂下流罪恶的话。她们有时两天不给我水喝,即使给也是一点,我深刻知道干渴的痛苦;有时一、二十天不给一口水漱口,洗手水、洗衣服水更别提;我的身体很脏,手象拣煤渣的。

由于不让我睡觉,不让洗澡,身体上有的地方打的化了脓也不知道,直到嗅到很臭了才知道都化了脓。有时一、二十天不让睡觉,闭眼就打,后来低头就打,我脸上身上很多地方都是青的肿的。有时夜班打手打烦了,都是用脚踏在我的背上踢,有时踢五、六十脚,还踢头,抽打几百下还抽,我用手护着,手都抽肿了。我跟她们讲理,她们就用擦地的抹布塞我的嘴。

有时几个人拉着我摔,有时还把我夹在铁的书架和铁脚的桌子中间,打眼睛打的冒金花,耳朵打的听不到声音,天旋地转,窗户和门乱换位置,地是会跳的,墙象海水。应得的每天伙食很多都扣去,不让睡觉,瘦得她们都说象个骷髅,很吓人的。很长时间不让睡觉,眼睛里、口里、头上、脖子上都被倒风油精,几个人轮流掐我脖子筋,每次狠打她们都把电视机开的很大,怕人听到打骂声;我也时常听到楼上和楼下有惨叫声。

当时我很多血管都暴起来,我就象短时休克摔到桌子上,坐地上也摔倒,常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有一次在全封闭“学习班”时,就说是北京来检查,把我转到别的监区,连马桶也都提走,她们把房子打扫干净,等检查走了又把我关起来。封闭期间马桶时常是爬满了虫子,有时爬到地上才让倒,每天规定四次上厕所,因为太臭,时常不让上,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四个月的残酷迫害,别人见我都很吓人。几个月固定坐,不准动,臀部起了大包,有时都结痂、出血,多次反映给警官,越反映犯人打的越狠。

我出封闭室后,警官还说要处分打人凶手,还让来道歉,最后我看到的是嘉奖这批打手,表扬为“劳模”、“优秀互监”。

现非法关押期满,我已回家,拍片时身上都是伤。这一切都是江××罪魁祸首挑动的,中共犯下了滔天罪行。我衷心的呼吁善良的中国人民觉醒,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呼吁全世界一切善良的人民制止中共,以及江、罗等对法轮功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