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难关不难

更新: 2019年0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经历了七年之久的邪恶迫害,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这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恶毒、最流氓的所谓考验中选择了自己的路。一次次面对生死的考验,一次次剜心透骨的心灵撞击,见证着每个修炼者的心路历程,也见证着大法的玄奥、超常与神奇。

下面是我在证实法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

我和大陆的许多辅导员一样,在腥风血雨的迫害中经历了多次的被洗脑、绑架、劳教及流离失所等魔难,虽是跌跌撞撞,但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是金刚不动的。

一、 否定旧势力,堂堂正正回家

流离失所已经一年多了,虽然每天都想回家,可是迈出这一步真是非常非常的艰难。虽然每天都在学法,但并未能触及自己心灵中最本质的东西。我也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在外流离?你为什么有家不能回?你怕什么?怕来怕去不就是怕那个旧势力迫害吗?这不就是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吗?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是不能含糊的。当时,明慧网上发表了许多揭露邪恶的文章。师父在《理性》中要求我们:“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经过和本地功友切磋,我们决定马上写文章,把我们全家如何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真实情况写出来,一方面寄给直接责任人及其上级领导,一方面大量散发,让民众明白真相,揭露邪恶。这下子邪恶吃不住劲了,到处打探我的下落,传话要去看我,要我赶快回家照管孩子。于是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首先去找各级领导及相关责任人讲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讲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洪传六十多个国家的盛况,同时我又给“”六一零“的头目打电话,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明白了真相,他们纷纷表示不再迫害我了,好就在家炼吧,这几年确实不容易,以后有困难就找他们。我为这些生命因明白真相而得救感到欣慰,也为自己痛失了那么多救度众生的时间和机会而痛悔。

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又回到助师正法的修炼环境中,心里感到轻松多了。回想几年来的修炼路程,每一次跌倒从表面看是邪恶的迫害,可实质上都有在不同环境中要修去的心。被迫害的另一面却暴露出自己的许多不足、漏洞与隐患。说心里话,助师正法这个心是金刚不动的,可是按法的标准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的心还远远不纯。确切的说,还没有做到真正的自觉的去同化法,使自己发生本质的改变。

我也清楚的意识到,要走好走正每一步,都不能离开学法。不管常人社会出现什么变化,不管邪恶多么疯狂,那都是给我们修炼人提供的修炼环境。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这次正法安排的。而在这种环境中,我们要无条件的向内找。坚定不移的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么就能从根本上否定邪恶势力的迫害。

二、 体悟“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1、 修去怕心买耗材

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是师尊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也是我们利用常人社会形式证实法的一种特殊的修炼形式,是我们必须要走好的一条正确的路。
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我地区真相资料开始供不应求,而且一些小册子、护身符等技术性较高的资料都是靠外地支援。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认为应该自己动手,克服等、靠、要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减轻外地大法弟子的压力。于是大家筹钱买了设备。可是买耗材却成了难题。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年人,你望我我望你,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自己刚刚流离失所回到家里,炕还没坐热乎,这又要出去“担风险”。又一个念头告诉我:你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就要做好“三件事”,你是回家享清福来了吗?正与邪的较量,進与退的选择,无不在检测着我的心性:“進则可成万万物 退去全无永是谜”(《洪吟(二)》〈无〉)。救度众生是我们神圣的使命和责任,为众生负责没有退路。

第二天,我坐上长途车去了一个比较熟悉的城市,打听到科技市场。真的出了笑话,那个卖耗材的老板一听我要买纸、墨、光盘……愣愣的端详了我半天,冒出一句:“大姨,你这么大岁数买这东西干啥?”我嘴上说做买卖,可心里怦怦直跳。一边默念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来稳定自己。好在老板没有多问。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大大小小装了十个箱子。我雇上出租车来到长途车站,抠掉包装箱上的标识(可还是能看出来),好不容易上了返回的车。幸亏遇到了好人,那司机一边帮我搬箱子一边轻声说:“大姨,以后可别捣鼓这些东西了。”我笑了笑。因为我从出家门就一直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为私为我的观念、怕心和证实法路上的一切障碍。顺利回到家中,我的心由怦怦乱跳到趋于平静。我能感受到自己心性在法中的提高和升华。下车时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就站在我身旁,面带微笑。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再做起来就容易多了。修去了怕心,脚下路自通。老板年龄不大,三十多岁。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们之间心照不宣,配合默契。有一次,他轻声对我说:“大姨,咱这周围有摄像头。”我拍拍他肩膀:“它照不到咱。”他会心的笑了。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可是我们真正修到这个份儿上的时候,才真的有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可是在洗净我们的过程中师尊又溶入了多少慈悲呵护和付出啊!

2、 学好法,担当起自己的责任

困难是我们证实法路上的障碍,可又是我们修炼过程中的试金石。我们很明确的知道,我们不是在克服困难做常人的事,我们是在破除旧宇宙的法理与旧势力因素的束缚中修炼,返本归真,达到圆满的境界,从而成为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生命。所以我们做的事才神圣,才伟大,才具威德。

说起办资料点,那真是困难重重。不仅仅是对上网、打印技术一窍不通的问题。我流离失所回来后,单位领导常来“关照”,(丈夫因不放弃修炼被劳教)派出所也隔三差五来骚扰,无任何理由的乱翻乱找。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下做大法资料,没有对师对法的正信正念是绝对做不到的。我心里明白,这不是做事,这是修炼。“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人,你的各种心都得放下。”(《转法轮》)怕心是修炼中要去的人心。在“七二零”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我曾经在心里对师父发过誓:哪怕这个地区就剩下我一个,我也要修到底。有了坚不可摧的正念,我依然把机器搬回家,开始担当起救度众生的责任。

我文化程度不高,电脑知识一无所知,更不用说打印了。但是有了救度众生的愿望,一切都有师父在帮。“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大法开启着我的智慧。这个过程之奇特是令常人难以置信的。

自从电脑和打印机来到我家,我就把他们视为我的“法器”,倍加珍惜。我告诉它们我们都是为法来的,一定要好好配合。教我学会打印的是师父。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我们只是有功友从外地弄来装好大法真相资料的U盘,放在电脑上打印。开始当我打开机器犯愁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点我的电脑,再点……再点……这样一步步点开,又告诉我怎么样放纸,整个程序下来,从打印机里飞出来了真相资料,因为没放托纸盘,速度快又来不及捡,飞的满屋子是纸。可是要让机器停下来就又不会了,这时脑子又告诉我按暂停,……就这样,我初步学会了打单张资料,慢慢的,师父又教会我做小册子。说起来就是神话。

就在我刚刚学会做小册子不久的一天晚上,突然有人敲门。我一开门,闯進来几个警察,進屋二话不说,到处乱翻。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野蛮的回答“抄家”。把MP3播放器、电子书,和刚做的还没来的及发出去的新经文抢去了。恶警非要我跟他“走一趟”。我不想跟他走,可转念又一想,我不能和他们在家里周旋了,因为我怕他们搜出我的打印机(我每次用完都放起来)。我跟他们去了,目地也是讲真相。我一路发正念,和他们一起来到了派出所。我非常理智,清醒,心理很平静。感到周身被一种很强的能量包围着。我坐在沙发上,因为他们说是“请”我来的,我当然是客人。心里想着我师父让我救度你们来了,同时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他们看我象没事一样,就拍桌子。我冷静的告诉他们:“你奈何不了我,我没做坏事,我只是修真善忍做好人。而且我已经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我只身一人,我害怕什么?”于是我开始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们一看动不了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快送她回家吧,你看她啥也不怕,没治了。”不到一个小时,他们把我送回了家。一進家门,我就拿起电话:“我要向上级部门告你们,非法抄家是犯法的,你们执法犯法。”两个恶警吓的赶快抢过电话:“你愿意炼就在家炼吧,以后我们不再来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恶人骚扰的事情发生过。在魔难中,在困难面前,只要我们真正的信师信法,坚定正信的一念就能使邪恶消失遁迹。其实邪恶啥也不是。但这一念却来源于扎扎实实的学法打下的基础。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法对我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自己深感学法不足,因此写出来的文章也很肤浅,同时也找出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差距。让我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