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杰、赵玉红再次被山东招远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杨文杰、赵玉红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下旬,再次分别被招远市“六一零”从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直接拉入了邪恶的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杨文杰,女,40多岁,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招远市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非法抓捕,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杨文杰被招远市六一零抓捕后非法判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山东淄博王村)。二零零五年农历正月初六日,非法劳教期本应到期,直接放回家。她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劳教所不“转化”。招远市六一零去劳教所将她直接拉入招远市洗脑班,妄图强制“转化”。

杨文杰拒不“转化”,洗脑班的恶人们恼羞成怒,凶相毕露,洗脑班恶人头目孙启全带领一帮失去人性的打手,对杨文杰采取了各种恶毒的手段,整整酷刑折磨了她五十天,杨文杰几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恶徒将她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八个多月后(这期间杨文杰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病重及去世都没有让她回家见一面),最后看“转化”不了杨文杰,但他们仍不甘心失败,又偷偷将她判了三年劳教,拉入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也没有通知家属。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招远市六一零又将杨文杰再次拉回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赵玉红,女,50多岁,自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恶党迫害以来,七年的时间里,赵玉红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是在监狱中痛苦度过。她受尽了招远市公安局、六一零、及梦芝派出所恶警的各种酷刑折磨,几次被打死、被吊昏后,又活过来了(她被迫害的情况多次在明慧网报导过),她那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因赵玉红多次被抓、被抄家受到惊吓,又思念狱中的女儿,最终未能见到女儿的面含冤去世。

二零零零年三月,赵玉红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劳教所(地址在济南),因赵玉红拒不“转化”,劳教所的恶警将她迫害致精神失常,才提前释放她回家。二零零二年,招远市六一零再次绑架赵玉红,在把她残酷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又将她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非法刑期到期。当赵玉红七十多岁的老母闻讯前去监狱接女儿回家时,赵玉红已被招远市交警队的人直接拉到了招远市洗脑班。据说原因是因为赵玉红在监狱没“转化”,要在招远市洗脑班继续强制“转化”。

赵玉红在招远市洗脑班仍拒绝“转化”,招远市六一零将她非法关押迫害五个月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无理的将她判了一年半的劳教,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她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

当赵玉红的老母亲去洗脑班见女儿时已不见人影,听说又被判了劳教,老人又气又急,差点背过去。她气愤的问洗脑班的人:凭什么又判赵玉红劳教?她们支支吾吾说不出理由,只推说是六一零办的,与他们无关。老人又去市公安局准备直接找局长评理,因局长不在,一个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人接见了她,老人问:“赵玉红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说抓就抓,说判就判,到底有没有法律?为什么把人判了送走了连家属都不通知一声,你们简直不像话了。”那人被老人质问的无话可说,在场的人都默默无语。九月下旬,赵玉红又被招远市六一零从王村劳教所拉到了招远市洗脑班继续关押。

大法弟子杨文杰和赵玉红二人被迫害的情况在明慧网多次报导后,在社会上的反响很大,公安局、六一零那些邪恶之徒们,随意践踏法律、草菅人命,这些狂妄自大的犯罪行为,已激起了无数善良民众的极大愤慨。现在百姓在闲谈中经常把警察与过去的土匪联系在一起。

迫于国际上的巨大压力和家属们不停的到处奔波诉说,淄博王村劳教所将杨文杰、赵玉红于九月下旬相隔六天的时间提前释放。她二人本来就不应该被非法劳教,被无罪释放回家这是太正常的事了。但招远市六一零的邪恶之徒们,仍不醒悟,继续执迷不悟的将杨文杰、赵玉红直接拉到洗脑班关押迫害。据悉,现她们二人被非法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里,不让家人知道,不让接触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任何人,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信仰无罪,迫害有罪。招远市的邪恶之徒们,面对这两个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好人,如此的丧尽天良。招远市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方面突显恶党的邪恶本性,从另一方面也看到了恶党的邪恶之徒面对好人和平理性的反抗是如此的黔驴技穷,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

在此我们再次呼吁世界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和大法弟子一道营救因坚持信仰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杨文杰、赵玉红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同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恶党的末日真的到了。再次警告招远市的邪恶之徒们,赶快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杨文杰和赵玉红!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再继续作恶,你们就没有未来了,这是一定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