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法轮功学员付玉环屡遭迫害离世(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河北三河市齐心庄镇肖李庄村法轮功学员付玉环,女,离世时五十六岁。付玉环于九九年初修炼法轮功,多次遭齐心庄镇派出所、镇政府工作人员的骚扰和迫害。下面是她自己写的“亲身经历”和用复写纸写的劝父老乡亲快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由于邪恶的迫害,付玉环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每一天都在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甚至精神恍惚,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一次车祸中去世。

高精度图片
付玉环年轻时的照片

付玉环遭迫害的亲身经历

文/法轮功学员 付玉环 于2004年

我没文化,写的不通顺,字写的不好,希望同修帮我修改一下,谢谢同修为我吃苦了。

我是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的。没修炼以前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心脏病,神经衰弱太严重,不能吃、不能睡,就只能喝点水、喝点米汤。说话时,用尽力气,可出的声儿很小,白天黑夜总是躺着,想起来都很吃力。久治无效,家里又没钱,我也就不想治了。

后来我去了我妈家。他们那有炼法轮功的,我妈、姐、弟、妹全都叫我炼,她们说不用吃药就好病,我不相信这些。她们一再劝我,我不好驳面子,我就假意和他们炼。我想回家了,我才不炼呢!我是“绝对”不信的,多年的病,久治都无效,炼炼功就能好病啦?不可能的事。

可是我炼了七天,就觉得身体轻松,当时我还认为是精神刺激。炼到十九天,我就回来了,到家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那么多严重的病不用治,慢慢就没了,现在一直身心健康。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师父要我们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可江某某铺天盖地的诽谤师父、诬陷大法,我能不站出来说句真话吗?!可说句真话就被抓、被打、被关押,甚至被迫害致死。

99年4.25后,夜间12点镇政府不法人员到我家来问我有多少人炼功,还把我身份证拿去。到7.20,江某某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开始,当天我没在家,他们就把我儿子抓走了。

我到北京和平上访,看电视里诽谤大法与非法镇压,我心里很不安。因为路远,当天不能返回,我是21号回来的,22号镇里和村干部来到我家,要我交出书和炼功带。后来(日期我记不清了),又把我带到镇里逼迫我放弃修炼。

还有一次,我正在街上看不满周岁的孙子,突然来了一辆警车,连孩子一起被带到镇里去了,到天黑也不让回来。儿媳就着急了,给镇里打电话:“小孩有什么错了?为什么小孩也不让回家呢?”就这样他们又逼我:要回家得上大队广播诽谤大法,不许和同修沟通,谁要找你,就告诉我们。就这样,他们才放我回家。

2000年12月16日我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北京的不法人员把我关押到房山劳教所4天,后来三河公安又把我带手铐绑架回本市,当天又把我送回本镇。到镇里有人问我说:“谁让你去的,谁找的你?”当天又把我非法关押到派出所,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我一直坐了20个日日夜夜,不能休息,吃的是玉米面粥和咸菜,伙食费一天15元。罚款5000元,因家里贫困没有钱,他就不放人。

有一天,我得了脑血栓的症状,他们把我送到医院抢救,我不肯医治,他们人多强行输液。他们不注意时,我就把液给拔了,他们看见我拔了,就还继续输。后来他们见我病严重,就不敢留我了,就给家人打电话叫接人。家人来了,还是要钱,手里就几百元,他们也给要去了。他们写好诽谤大法、诬陷师父的手续就叫我签字。因为我是脑血栓症状,不能写字,他们就叫家人签。到家没用治,慢慢恢复正常。

回到家10天左右,他们又来十多个人,叫我去镇里过年,我坚决不去。他们就连拉带拽,我就坐在地上不走,他们就往外抬我,我坚决抵制,闹声杂乱。把我抬到屋外时,儿媳妇从屋里出来说:“你们想干啥?好好的人,你们给折腾病了,现在刚好点你们又来折腾。你们不让人安宁,成天瞎折腾。就是不让去!”他们还是继续往外抬,这时,把我儿媳妇给急得说:“实在不行,那我们全家全去,老太太一人去,就是不行!”就这样他们才把我放在地上,没把我带走。可是警车白天黑夜不断的转来转去,很长时间。每天早晨4、5点钟,就到我们屋里看我在不在屋。

后来一到4.25前,就来我家干扰。有一次,来了好几个人,说让我去市里一趟,我说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他们说没有什么事,去和他们见一面,没有什么为难你的事,一会就回来。我不去,他们非让我去。后来,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就躲到邻居家,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我就在家里,让家人把门锁上了。又来了很多人在院子里闹的可热闹了,有上窗台的,有敲门的,乱窜的,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就在屋里呢,闹了半天才假意走了。不一会就又回来了,还是如此,实在看不见我,他们才真走了。

当天晚上,村书记看见我了,他说:“你不用躲了,我跟你去吧。到那几句话,就看看你,在家就行了,他们好放心,没别的意思,一会和我一块回来。”家人听了,就说你去吧。就这样我答应了。

到第二天,他来了,说车还没来,我到道边等你们去。结果,我到那一看,书记不在,可有一辆警车。车上人把我连推带骗弄上车,送到“转化班”,给我洗脑,逼我放弃修炼,还要我交书。

回来后,身体一天比一天不好,我就开始炼功。到“两会”期间,李士合带十多个人,他们又来问我炼没炼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当然炼了,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有啥不好呢?”他二话没说就要抓我走,我坚决不肯,家人也不让。他们有翻书、抄家的,有的动手把我往警车上推。家里人都坚决抵制。他们就把我家人叫出去商量:要不让她到镇里去,我们就得住你家里看着。家人被逼无奈,只得答应。他们当天就住在我家里,四个人一班,一班三天。他们换了六个班,共非法在我家看我十七天。把大法书和炼功带全部抄走了。他们在我家看我时,还带一把大锁。

我儿媳妇边讽刺他们,边对我说:“您可活值了,白天有人陪着,夜里有人看着。”

相关单位电话:区号0316
齐心庄镇政府
书记室3710686、3711333 镇长室3710428 办公室3710438、3711325
派出所3710402 财政所3710490 工商所371040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