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长平被吉林抚松县看守所连续折磨三十天(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吉林白山市抚松县露水河镇大法弟子孙长平,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在单位遭露水河公安局副局长汤龙平带恶警绑架,遭到毒打后,非法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连续折磨三十天,被绑死人床后腰部两块断裂骨头凸出,被迫害得几乎不能行走,于日前被释放。下面是他诉说遭受迫害的经历。


孙长平被迫害得几乎不能行走

腰部两块断裂骨头凸出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一点左右,我正在木材加工厂打更住所炕上睡觉,突然露水河公安分局副局长汤龙平和贾海风、赵文杰、许金虎等恶警闯了进来。恶警许金虎首先闯进屋内,没出示任何证件上炕就开始翻箱子,接着几个恶警开始抄家。当恶警抄出师父法像时,我就和他们抢,六、七个恶警一拥而上把我摁在炕上,双手被扭铐在背后,头朝下后背被恶警用膝盖死死压住。压的几乎窒息,腿也不能动,抄完家后我被几个人塞进警车绑架到露水河镇公安分局。


抚松县看守所

孙长平在看守所被绑死人床

恶警把我按到铁椅子上,身上绑上约束带。110队长熊传文、队员岳进青、刘佳、芙蓉(音)对我刑讯逼供,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并开始打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用布勒我的嘴,塞臭袜子,让我闻臭鞋,用鞋底打嘴巴子,用脚踢我的脸,用军用帆布枕头击打头部、面部,脸和嘴全被打肿,口腔内破损,牙被打出血。恶警岳进青、刘佳狠打我前胸、后背,造成肺部受伤,呼吸困难、疼痛。

他们竟然把师父法像放在我脚下让我踩,我不踩他们就踩我的脚,我挪动铁椅子,他们就将法像放在铁椅子下面将我前后顶住,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劝他们不要这样做,这是在犯罪,会遭报的。他们不但不听还往法像上画胡子、眼镜,最后法像被恶警刘鹏撕毁。

九月二十日上午,赵文杰与另两名恶警强行将我双手反铐拖进警车,有抚松县国保大队张爱民、王殿军等绑架到抚松县看守所。在抚松县看守所内教导员马义不许我在检查团来时说话,我问他为什么不让说话,他回头就给我好几个嘴巴子。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马义与另几名恶警、立即喊犯人拿来手链脚镣将我抻直在死人床上,手脚均不能动弹。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马义亲自动手扇我嘴巴子,将我踹倒在床上,用穿皮鞋的脚使劲踩我的嘴,又指使犯人用擦脚布将我的嘴勒住,用胶带缠了好几层不让我喊。

第二天恶警刘庆林上岗,不让我唱大法歌,喊法轮大法好。让我遵守看守所的规定。我说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不是犯人不遵守看守所的规定,继续喊“法轮大法好”,它伸手就开始打我,打累了叫犯人轮番上来打,其中一名犯人一拳将我的右眼打肿,另一名犯人将我的鼻子嘴全都打出了血。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脸被打肿了满嘴是血。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继续喊“法轮大法好”。

三天后下了死人床,原本被迫害的不听使唤的腿更严重了,腰也直不起来了,我找到所长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内的所有大法弟子。被拒绝后我就开始炼功,恶警马义、耿程见我炼功就指使犯人打我,将我抬到死人床上,前面抱腿往后拧胳膊阻止我炼功。我喊法轮大法好,马义进监室后照我的嘴就是一拳。嘴唇有被打破打肿,接着又是一顿嘴巴子,马义还用钥匙串使劲抽打我的脚心、大脚趾头。

十月八日将我从“过渡号”调到“老残号”,我接着炼功,恶警刘庆林再一次让犯人把我绑在死人床上,它指使犯人往我嘴里倒咸盐,往鼻子里嘴里灌水,用抹布勒嘴再用胶带缠住,用卫生纸和玉米面窝头住鼻子里塞不让我喘气。刘庆林等恶警在旁边看着犯人做的不够狠就威胁犯人说:制不服他,我就停了你们定餐,不让买货。他们怕自己的恶行曝光,就对犯人说:你在里面打了法轮功,他们给你贴到外面去,借机煽动犯人的仇恨心理。于是犯人将我的眼睛蒙上后,用拖鞋底打嘴巴子,用拳头猛击脸部、后背,用塑料桶扣在头上使劲敲,挠脚心往身上一边浇凉水一边扇凉风。

恶警马义爬在窗户上看着犯人打我。我被犯人打的满嘴淌血脸部变形,浑身不能动弹。在同修和亲人的营救下,历经了三十天的魔难后无条件释放。


抚松县公安局

抚松县公安局

相关迫害责任人:

赵文杰(露水河镇公安分局治安大队长)
汤龙平(露水河镇公安分局副局长)
许金虎(露水河镇公安分局民警)
熊恶警(露水河镇110队长)
王泽江(露水河镇公安分局片警)
相关电话:
镇公安局长:张建华 13894021766
副局长 汤龙平:办公电话:0439-6365338 小灵通0439--8944988
许金虎电话:0439---6361174手机:13894045586
贾海凤 办 0439-6365339、宅6371327、8963037
队长 赵文杰 办636161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