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抚宁县恶人肆意迫害好人张凤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秦皇岛市驻操营镇义院口乡拿子峪村法轮功学员张凤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几年来被邪恶的抚宁县恶人多次非法绑架、抄家、洗脑,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各种酷刑折磨,还被敲诈勒索钱财数千元。现在下落不明,丈夫和孩子无人照看,给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实行大抓捕,秦皇岛的市区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抓。为此,张凤英和全市许多法轮功学员不约而同的来到市政府,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市政府人员说:我们没办法,是上级的命令,我们也不敢违抗。于是她们连夜去北京上访,在中途却被秦皇岛公安局截回,在驻操营派出所没有任何理由的被关了三天,才被放回家。

九九年九月的一天晚上,张凤英在屋里看书,驻操营派出所的王保和、潘维兴、杨印龙等几个恶警先是在外面大喊一声:“张凤英!”随即就闯进屋里,抢走她的大法书,说:“不让你练了,你还在看书?!”然后把她强行绑架到派出所。王保和、杨印龙毒打了她,王保和边打边说:“我在打我的孩子。”打完后就把她铐在走廊里扣犯人用的铁圈上,第二天逼着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张凤英拒绝了。张凤英被非法送进抚宁县拘留所关押十天,伙食费每天二十元,吃的却极差,而且每天被强迫学习污蔑大法的材料,被强制洗脑。被强制“学习”期间,邪恶之徒给张凤英及一些法轮功学员录像,无耻的在秦皇岛《晚间新闻》里播放,并造谣说:这几个人都是法轮功练习者,都被政府“挽救过来了”,都表示与法轮功脱离了关系,云云,一派谎言。

张凤英从拘留所回到家后,驻操营派出所隔几天就到家骚扰她一次。

九九年十二月份,张凤英想着这么好的功法被诬陷,就决定再进京上访。结果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山海关公安局恶警非法毒打了她。后被抚宁县政保科科长党保贵接回抚宁县。党保贵把张凤英身上的一百三十多元劫为己有。然后将她非法关押在抚宁县拘留所一个月,逼她交纳伙食费六百元,非法罚款三千元。

回家后,驻操营镇的不法人员开始监控她。腊月二十三没什么事,她去同村的也炼法轮功的人家串门,派出所王保和、潘维兴、杨印龙等几个人又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抄家、并绑架她到派出所,把她成十字形铐在派出所的大门上,从上午九点铐到晚上九点。北方的腊月,天气特别寒冷,又加上那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地上积雪很厚,她穿着薄衣服,被铐着手铐了十二个小时。晚上她丈夫接她回家,恶警打了她丈夫两个嘴巴,并骂道:让你不好好看着她,让她到处串联。

二千年的农历新年刚过,也就是正月初九的上午,驻操营派出所的那几个恶警又来到她家,强行绑架,不经任何手续、没有任何理由直接送抚宁县拘留所。在那儿里她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每天交二十元钱,吃的却是米汤,喝的是涮锅水,睡的是水泥地,别说被子,就是一把稻草都没有。而且期间还遭受狱警的毒打、电棍电。半个月后,转关押至抚宁县看守所,在那儿里非法关押半个月。期间不法人员说交钱就可以出来,张凤英的丈夫交了二千多元,恶警却不让她回家。

在看守所半个月后,张凤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在开平劳教所里,她每天到工厂当劳工,干繁重的劳动,同时还要遭受各种酷刑,如电棍电、打嘴巴、用绳子捆绑吊在树上、被强行灌食、输不明药物。一年期满后,超期关押了十几天才放她回家。

由于她在劳教所坚持信仰、不妥协,抚宁县的不法人员隔几天就到她家骚扰一次,而且把十几名邪悟的人送到她家,妄想“转化”她,没有达到目的,邪恶之徒就想送她到洗脑班。她被迫离开家,不法人员就逼着她丈夫到处找她。

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上午,张凤英被村里的恶人举报,抚宁县国保大队如鸿喜、宋长泰和驻操营镇派出所的潘维兴、苗慧等九名恶人非法闯入她家,强行抄家并绑架了她。她的丈夫和儿子上前阻止,也被绑架到了驻操营派出所,晚上才放回来。

张凤英被带到了石门寨派出所,在那儿她被扣在老虎凳上。后张凤英被带到抚宁县公安局,如鸿喜刑讯逼供,打嘴巴、拳打脚踢,结果她被打的昏迷过去。恶徒们害怕承担责任,送医院抢救。抢救过来后,送到抚宁县拘留所,拘留所对她非法搜身,搜去她身上带的五百元钱和电子表。在拘留所期间,国保大队、610的恶人们,每天逼供,妄想通过她了解其他法轮功学员情况。610头子为了达到目的,就让她的丈夫和儿子来拘留所劝说她。驻操营的恶人用车送他们到拘留所,威胁他们劝说张凤英。张凤英被迫绝食抗议,十几个恶警抬她出去强行灌食。半个月后,她被送到抚宁县人民医院对面的一家旅馆,进行预计为期十天的洗脑迫害。期间恶人打电话威胁其家人说:“你媳妇再不交待,就判五至七年。”恶警还扬言说:“我们在这里所有看管张凤英的人,吃、住都得让张凤英的丈夫花钱。”

大约是三月二十四日后,抚宁县610头子下令指使驻操营派出所到张凤英家蹲坑,说是张凤英在看守人员吃饭时走脱了。知情者说张凤英当时绝食多日,行走的力量都没有,而且又是在楼上,她怎么能走的了呢?

二零零六年八月初,抚宁县国保和驻操营派出所一行六人,又到她家搜查,干扰她丈夫的正常生活,逼问他说出张凤英的下落。她丈夫质问它们:“我还没找你们,你们反而来找我?我媳妇被你们抓走了一年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请问你们把她弄到哪里去了?”恶人说:“你媳妇从楼上跳下去跑了。”她丈夫说:“你们一天那么多人看着她,她身体又那么差,怎么跑的了?谁相信?”恶警们无言以对,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据可靠消息,抚宁县已向驻操营派出所下发了“逮捕证”,要求驻操营派出所绑架张凤英。张凤英现在到底在哪里?恶警们说的话经不起一点推敲,据知情人员透露,当时抚宁县610抓到张凤英,就以为抓到了一个宝,很想通过她捞到点向上爬的资本,所以对她的看守是非常严的,几个人轮班看着她,晚上睡觉都轮着睡,吃饭也是。她一个绝食绝水多日的人,身上带的钱都被搜走了,连日的折磨都不成样子了。人到底在哪里,抚宁县恶警必须得对此负责。现在张凤英的家人被吓的不敢找它们要人。

张凤英的家人应该找他们算帐,一个大活人,好好的,被绑架走了,没有任何手续,现在一年多了,没有任何消息。抚宁县国保大队、610罪责难逃!

在此正告抚宁县所有参与迫害张凤英、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善恶有报是真理,你们也有妻子儿女,你们自己不要未来,也得想想你的家人呀!驻操营派出所的王保和不是遭报了吗?他现在半身不遂,脑血栓,活遭罪呀!还有那个潘维兴,妻子与别人通奸被他撞上,开车出车祸,现在离婚了,家不象家,人不象人的;还有苗慧,也得了脑血栓,还殃及家人,妻子大腿摔骨折了。参与迫害张凤英的恶警一个个的遭报了,下一个是谁?要知道人不报天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呀!你们赶快清醒吧!现在还有那么一点机会,不要等报应到跟前呀,那时后悔就晚了。

抚宁县县政府办公室电话:0335-6012268
抚宁县政法委法轮功问题的负责人:胡西才 0335-6021698
抚宁县公安政保科:0335-3012574 大队长:如鸿喜0335-6014819(宅电)
抚宁县610办公室主任:王锦忠1301146528 0335-6682199(宅电)
抚宁县驻操营派出所:0335-6090024
现任驻操营派出所所长:侯凯亭 13933963089
驻操营镇政府的通讯地址:秦皇岛抚宁县驻操营镇郭庄村 邮编:066309
驻操营镇党委书记:王少国

其他参与迫害的人
驻操营派出所前所长:胜世伟(现任抚宁县茶朋派出所所长)
驻操营派出所前所长:潘维兴(现任抚宁县杜庄钢厂保卫科科长)
驻操营派出所恶警:杨印龙、常英韦(此人是开车的,抓大法弟子都是他开车,此人也已遭报,妻子掉井里淹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