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 聊城父老乡亲请伸手援救周慧娟

  • 给警察的信

  • 劝君莫做替罪羊——致武汉市常青花园社区的劝善信

  • 聊城父老乡亲请伸手援救周慧娟

    聊城父老乡亲:

    你们好,请听听我们为你们讲一件发生在咱们身边的真事。

    东昌府区法轮功学员周慧娟现在已被恶警迫害的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了。周慧娟在为了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于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讲清真相,被恶警绑架后带回聊城。在恶警送她去劳教的那一天正念走脱,从此流离在外。

    二零零五年三月周慧娟在北京再次被恶警绑架带回聊城非法扣押在洗脑班,周慧娟绝食反迫害,邪恶令非专业人员对她进行野蛮灌食,造成她胃部出血、全身抽搐,生命垂危。610恶人怕出人命承担责任,把她送到东昌府区人民医院继续迫害。在医院由于输入有害药物而出现失忆、健忘、头脑不清、下肢瘫痪。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才停止输液,被带回洗脑班继续关押,并每月扣其父工资600元。她父母多次要求放人,但610头子李玉功却恶狠狠的说:“死在这里也不能回家”。后经多次要人,610又骗她父母说写了所谓“保证”、拿了押金就可让周慧娟回家,可是邪恶拿了钱财后仍不放人,李玉功又企图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由于她父母据理力争,其阴谋才没有得逞。周慧娟至今仍被关押在洗脑班。她父母再去要人时,李玉功又要俩老人再拿出3---5万元才考虑是否放人。父老乡亲们,中共的这些大大小小的邪恶打手就是这样对待我们这些无辜的老百姓的啊!

    大家想一想,周慧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只因修炼真、善、忍,按照这个宇宙的法理去做人,知道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处处为别人好,善待任何人,她何罪之有?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完全是小人的妒嫉,它看到修炼真、善、忍的人越来越多,怕威胁到它的政权,完全是站在狭隘的自私自利的基点上去衡量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它利用手中的权力,制造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挑动全国人民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的仇恨,编造谎言,给大法修炼团体扣上反党的帽子,制造镇压借口,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大打出手,无情的迫害,酷刑折磨,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行径!

    对于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们普通的老百姓都说“好人的命天注定,君子不可和命争”,人不做好事老天来惩罚。 法轮功只是教人按真、善、忍做真正的好人,在社会上、在家庭中,处处为别人着想,遇事考虑别人;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加以改正;在利益上不争不抢,随其自然;在家庭中,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尊重、关心家人,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后,家庭和睦,身体健康,生活的特别轻松快乐。法中还有很多内涵,如果您有兴趣,您可以去问问身边的法轮功学员,或找本法轮功的基本著作《转法轮》来读一读,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只有这样,您才能真正了解法轮功,真正了解法轮功弟子,而不是偏听偏信当权者的颠倒黑白的宣传,完全误解和扭曲法轮功。

    在此向聊城的父老乡亲发出正义的呼声,伸出援助之手救救已被折磨致残的周慧娟。请站在正义的一边,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为了人类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与全国人民一起,与全体大法弟子一起起来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

    聊城大法弟子


    给警察的信

    您好!有句话说: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巨大的险情来临时却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我们衷心祝愿您与家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带着这种希望给您写信,听信此言,可保您全家幸福平安,远离危险!那么,这个巨大的危险是什么呢?让我们来共同回顾一下中共残杀“功臣”的历史就知道了。

    中共建政,许多元帅大将军曾经浴血奋战,但是建政后,曾经“横刀立马”,多次救过毛泽东、党中央命的彭德怀却首当其冲,被打成反革命,悲惨死去。文革中,所有的大元帅,大将军,大功臣全部遭劫,许多人被整的“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翻身”。按照中共及毛泽东的指示,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保证党和国家不变色的政治运动,“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派”。而“造反派”“四人帮”正是“紧跟”“照办”之人,他们向“资产阶级(司令部)发起猛攻”,打倒了许多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高官,因此,许多人“突击入党,突击提干”,“坐飞机,坐火箭”上去了,个个飞黄腾达,甚至一步登“天”,当上“接班人”。可是曾几何时,他们又被中共当作“反革命分子”抓的抓,杀的杀,血流成河。中共斗“阶级敌人”“残酷无情”,整治革命功臣也毫不手软。邓小平建政时是大功臣,文革时是大反革命分子“批倒批臭”。辽西有个杨春礼,昨天是功臣,今天就枪毙;上山下乡功臣吴献忠,柴春泽,“白卷”功臣张铁生统统被中共打进监狱。

    中共专制下的政治气候反复无常,风云骤变。昨天的革命者,今天可能成为反革命;今天的反革命,明天又可能成为革命者。历史上,中共的这种变态嘴脸,在它处于危亡时更显突出。每当生存发生危机的时候,它总是大耍流氓无赖,或者嫁祸他人,或者抓“替罪羊”以保自身。所以人们看到每一次的整人杀人运动,中共都是造谣说:不打他们,就要亡党亡国。一九五七年中共说:不打“右派”党要亡了;“六四”时中共说:不打学生党要亡了”。中共用文革功臣“四人帮”去打建国功臣走资派是“救党、救国”;中共打文革功臣“四人帮”又是“救党救国”。而当真的把国家搞到危亡边缘时,中共又唱红脸,出来“拨乱反正”、“平反昭雪”,再一次的救党救国。党的这个错误是张国焘的,那个错误是“四人帮”的。而党的脸上贴着“伟、光、正”,永远无错。今天,翻开《中共简史》,其中对“文革”一事是这样写的:“…由少数人错误发动,又被反革命分子利用…。”在这本具有“绝对权威”的党“史”中,只字未提当时的“红头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五一六通知),也未闻“炮打司令部”的硝烟火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文革”伤痛尚存,在几亿见证人在世的情况下,中共竟敢撒弥天大谎,公然篡改历史,把“十年浩劫”的滔天大罪轻轻的推在“反革命份子”即文革功臣身上。可悲的“功臣”成了替罪羊。

    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罗干小集团不顾中央多数人的反对,悍然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在中共的高压政策,高额利诱和谎言欺骗下,一些人丧失了人性,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造成几千人死亡。最近又曝出全国三十多处秘密集中营活摘器官、焚尸灭迹惊天大案,全球震动。西方社会称之为“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如今,“江罗”的罪行早已在全世界曝光,全球成立了“审江大联盟”,已经在30个国家对“江罗”及其主要帮凶进行了55次起诉。还有万名恶警、恶人的迫害罪行已经查清并登记在册。〈圣经启示录〉中的“历史大审判即将到来”。2002年,贵州省平塘县惊现亿年“藏字石”,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2004年,一本奇书〈九评共产党〉传遍天下,紧接着引发全球退党大潮。他预示着天上人间齐灭中共的时刻到了。全球已经举行百场〈九评〉研讨会,退党团人数已达到一千四百多万。中共大势已去,面临灭顶之灾。

    这场邪恶的迫害,虽然伤及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家人及亲属。但是,警察、“610”人员才是第一批受害者。你们被中共媒体所骗,以为法轮功就象它诬陷的那样,许多人甚至被骗的以为打法轮功是铲除某教,是为国为民做好事,所以对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人大打出手。殊不知,“善恶到头皆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等到恶报来临时,再怨被中共欺骗已经太迟了。悠悠百年血泪史,几人清醒几人迷。

    和历次的受迫害者不同,今天,亿万法轮功学员顶着压力,舍生忘死,讲真相,进善言:退党退团留后路,善待大法保平安。历史的教训,现实的残酷,应该使人惊醒了。如今中共大难当头,为了自保,它什么坏事都可能干的出来。特别是那些在迫害法轮功中升了官的,得了奖的,立了“功”的人就更加危险,这些人或者被中共当作替罪羊宰杀,或者被正义力量审判。大厦将倾,硕鼠搬家。中共高层首先看到了灭亡的危险,腐败加贪心,数千名高官已经把家属和钱财转移国外,或加入外籍。预防“万一”,许多有识之士也看到了大难之前险象环生,纷纷撇清自己与迫害的关系,远离迫害,立功赎罪。而那些已经被外国法庭、国际法庭判处有罪之人,只能是惶惶不可终日,等待惩罚的降临。

    破开中共严密封锁的媒体,解除中共掩盖的假相,才能看清天象变化的全貌。在国内外,“江罗”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向全面失败。而法轮功却在全世界越传越广。大法洪传世界约八十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的书被翻译成30多种外文出版,受到所有善良人士的欢迎,至今已经得到各种褒奖、支持议案120多件。

    请您认清当前世界大气候,关注天象显示,审时度势,未雨绸缪,善待大法,改正错误,为自己、为家人开启一扇“安全门”,留下一条生存路。中共灭亡乃天意,它死不足惜,可我们炎黄子孙还得延续香火啊!在中共行将就木的时候,谁还愿意替它背着百年黑锅去当殉葬品呢?

    祝您平安、全家幸福!

    您的朋友:大法弟子


    劝君莫做替罪羊——致武汉市常青花园社区的劝善信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常青花园社区中的某些人也不遗余力的迫害社区内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99年,常青花园派出所冯小红参与对3村大法弟子倪国滨的迫害,对他非法判刑三年,送沙洋监狱烧窑并险些丧失生命。后又将3村大法弟子孙小霞夫妇非法关押,孙的丈夫被送何湾劳教一年,何因在哺乳期,冯小红提出只要她诽谤法轮大法就放她回家。冯还因此受表彰,当时的《武汉晚报》宣扬了她的“事迹”。

    2004年3月“两会”期间,3村大法弟子张苏上班途中在常青第一学校门口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致其腰部受伤;
    2004年7月倪国滨又一次在家中被绑架,当时他的妻子有七个多月的身孕,是37岁的高龄产妇。恶警他们把倪国滨非法关押到武汉第二看守所,对他進行野蛮灌食,关禁闭,睡死人床等各种酷刑折磨。10天后,当倪国滨已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监狱怕出人命,才将倪国滨送回家;
    2004年12月倪国滨上班途中再次被绑架,家人到处打听才知被送何湾劳教一年,还在哺乳婴儿的妻子只得独自抚养三个月大的女儿;
    2005年9月5日,8村居民杨俊夫妇,在家招待几位老人而招致骚扰、恐吓,不法人员架云梯非法从室外割开防盗窗栏杆,强盗似的闯民宅、抄家,所有人员被非法抓捕。武汉歌舞剧院的黄小瑛被绑架后,又被常青花园派出所抄了她在四小区的家。黄小瑛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目前黄小瑛80多岁的父亲得了膀胱癌,也不让她回家看望和照料;
    2006年9月28日下午,社区书记陈连娇以查“暂住证”为名,与常青花园派出所、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分局及迫害法轮大法的“610办公室”到4村查抄大法弟子的家,致使大法弟子刘建新被迫流离失所,可怜他那80多岁患老年痴呆症的母亲无人照料……

    从以上的事实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常青花园社区积极的参与了迫害辖区内大法弟子。中共自49年建政以来,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整人运动,且一次比一次残暴。中共不但大肆屠杀民众,对其内部也進行血腥清洗,其手段也极其残酷,身为中共“主席”的刘少奇一夜之间 可以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毛泽东一死他的妻子江青即被另一批当权者打成“四人帮”后上吊自杀。有很多执法人员在“执行公务”时明知不对,却找理由说是上面布置的。殊不知文革结束后发生过一场追查,那些迫害过中共高干及其子弟的军人受到内部清理,一批人被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殉职”。 当时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则在追查开始之前就畏罪自杀了。所以,我们劝那些至今仍在执迷不悟的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的人,请你们认真地思考你们当前的所为,以便为自己负责。

    2002年6 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国地质专家考察鉴定,未发现人工雕琢的痕迹。这意味着天在警示世人:天灭中共在即。海外大纪元网站发表的《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翔实地记录了中共血腥迫害中国人民的历史。由此而引发的退党大潮势不可挡,目前已有1400多万中国民众在海外退党网站上公开发表“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声明远离邪恶,选择美好的未来。

    现在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近80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一书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于世界广泛传播;法轮大法创始人和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国获得褒奖达两千五百多项。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人们真相,是为人好,使人不再受谎言的欺骗和毒害,不愿看到那些因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人葬送自己的良知和生命。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99年以来,常青花园派出所民警冯小红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肆意抄家,非法将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送入看守所、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等進行残酷迫害;还私自以大法弟子的名义写保证书上交,以免扣发自己的奖金。然而,2004年7月冯小红因癌细胞扩散不治身亡,终年49岁。善恶必报是天理,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不会无因降临。生命是不可以用来作赌注的,你可以不信神,但神不会因为你的不信而不存在。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想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捞取好处、泯灭良心与正义的人,最终会葬送自己和家人的前途。

    在此公布部份参与迫害常青花园社区大法弟子的单位和个人名单:

    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区分局 电话:027-83892910
    副局长(区610主任)李行甫,
    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区分局一科 电话:027-85398643,冯转运科长
    武汉市常青花园派出所 电话:027-83930101,闵葵所长、刘斌所长小灵通:027-62579919
    武汉市常青花园管委会电话:027-83921221,沈小惠书记、张爱民书记
    武汉市常青花园社区电话:027-83921807,曹云生书记 小灵通:027-62317366、陈淮生书记、陈连娇书记

    希望以上人士在此也善意劝告以上人士,悬崖勒马,望你们通过多种途径了解真相,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弥补、善解,不要再做中共的替罪羊和殉葬品!否则,等待你的可能是你想象不到的结局,那也是我们大法弟子不希望看到的。

    望你们好自为之。

    武汉市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