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王立霞被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我叫王立霞,是黑龙江佳木斯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在我得法前,全身是病,家里生活困难,常常是吃了这顿没下顿。除了物质生活上的匮乏外,我们夫妻之间经常吵架,我丈夫甚至扔菜刀砍我,还用水果刀扎我的腿。那时的我,每天度日如年,真是活活不起,死又死不得(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活着。自从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就无病一身轻了,虽然丈夫还打我、骂我,但我一点也不觉的苦了,因为我已深深明白了“业力轮报”的真理,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因此,我越活越精神了,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与邪恶中共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真是极尽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当时给人的感觉就象天要塌了一样。

二零零零年,在去北京证实法的途中,我被车上穿白衣服的人盘问“法轮功好不好?李洪志好不好?”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们当然好了,就这一句话他们把我撵下车,还抢走了我的车票。我被带回佳木斯长胜派出所,警察庚志文让我骂师父,我说:“那不是侮辱人格吗。”他说:“骂就送你回家,不骂就送你去看守所。”

然后把我送入看守所,还让我签字,我当时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签啥。庚志文恶狠狠的说:“非得多关你几天。”在看守所里,不让我们公开学法炼功,每天吃完饭就是坐大板,有时还逼迫我们听污蔑大法的言论。我记得,当时亲眼看到一位到北京证实大法回来的同修,被北京的警察用电棍把臀部电成了紫青色。

有一天,他们提审我,让我按手印,又给我照相,看我始终坚信大法,不肯妥协,他们就说我顽固。我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迫害并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用大粗管子插到胃里给我灌糊糊,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真是痛不欲生。不到三个月,他们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把我放了,后来才知道是家里人花钱了,多少不知道。回到家中也不得安宁,包片民警庚志文经常上门骚扰,说我住这影响他工作,撵我搬家。有一次,他晚上领着人到我家里非法翻东西,还逼问家人我的下落。

在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中,安庆派出所的警察(不知姓名)到我家,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就要我举报一名大法弟子然后可以放过我。我说不可能那样做,他们就强行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按手印,还给我挂上大牌子照相。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说共产党不让的事就不要做。后来,我爱人来了,当着这些警察的面给了我两个大嘴巴子,他们还假惺惺的拉着。让我说不炼了,我就笑对他们。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二日晚,南卫派出所四个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他们让我打开柜子,我不打,他们就亲自动手翻出了师父法像和大法年历。他们让我继续翻柜,他们把柜子里的东西都扔了出来。他们看没什么东西就让我把东西都装回去了。这时我告诉他们:“我丈夫不在家,你们欺负我一个女人,将来这件事就会被所有的人知道,你们没看见电线杆上写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眼下快过年了……”这时,他们的电话响了,他们强行把师父法像和大法年历拿走了,临走时还要我去报告谁给我的材料。

在这里再次声明,从前由于高压迫害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这些年来,江氏集团与邪党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利用查户口、身份证等手段不停的骚扰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使老百姓不得安宁,他们的所作所为与土匪有什么两样?希望善良的中国人快快清醒,共同抵制这场迫害,彻底结束这场迫害,共同迎接没有邪党的新中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