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定兴县二名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

一、蠡县大法学员贺荣苗遭受的迫害

贺荣苗,河北蠡县人。在得法前身体多病,有附体,经多方医治无效;97年有幸得法,通过修炼大法,身体病状全消,身体健康、全家和睦。99年法轮功遭到非法镇压后,她与同村3人同去北京讲真相,被不法警察阻拦并押往保定。当日贺荣苗被非法送回蠡县一所学校,次日由辛兴镇政法委书记李贺芳及本村书记带回家。中午遭到不法人员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及师父法像。

99年11月14日,贺荣苗与本村一同修进京讲真相,在寻找信访局过程中,有便衣索要身份证,并将她们带到驻京办关了起来。后被本县恶警陈贵星、辛兴镇书记张永江等人非法押回,送进看守所迫害。第二天,镇邪党官员将大法弟子集中了起来,并勒索非法罚款3000元。

贺荣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50多天,被邪党人员非法勒索10000元及饭费几百元。后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恶人就到大法弟子家骚扰,并时常蹲坑监视或跟踪。

2001年五一前,李贺芳及大贵、柏眼等人对贺荣苗及另一大法弟子蹲坑监视5天。2002年十六大期间,有人来问:进不进京?你们老师让去你去吗?贺荣苗说老师没说让去不让去,去不去是个人的事。时间不长,辛兴镇邪党人员将贺荣苗绑架到镇上非法关押,后又送到县里的洗脑班非法关了10多天,再转到了保定涿州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

该洗脑中心恶人欺骗她家人说贺荣苗“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实际受到非人的虐待:每天逼迫看造谣、诬蔑大法的录象。一次她只是用手指抓了下脸,就被610恶人高雪飞打了一记耳光。

贺荣苗开始绝食抗争,高雪飞伙同叫小古和小于的二个恶人,将她与保定二医院的一位女学员,关进一间没有暖气和电灯的小屋里冻,还给灌辣椒面,用恶毒的打人器具(一端有弹簧,上端是球)殴打贺荣苗的腿及后背。然后将她固定在一张椅子上,撬开嘴进行灌食。

贺荣苗这样被折磨了1个月,后被押回县洗脑班继续迫害。有恶人问她,自焚是真的吗?她说是假的。恶人立刻将她与另一学员杨建辉拉到院中铐在树上,还不让上厕所,恶人就在旁边玩台球,就这样铐了她们几小时。晚上天很冷,一个叫小辉的610恶人将贺荣苗铐在房柱上,强迫她抱着柱子铐。

还有一次,万安乡一恶人问贺荣苗和五夫村一学员还炼不炼,她们说炼,恶人就将她们拉到院子中,分别铐在树上。贺荣苗被蹲着铐在一棵长满刺的灌木下,无法起身动弹。后来家人被非法罚款4000元,没给任何收据才放了她。回家后她的腿肿了起来,经过学法炼功恢复了正常,家人在邪恶的淫威下仍然提心吊胆,限制着她的活动。

二、定兴县柳卓乡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一意孤行,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合法的修炼环境。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许多大法弟子去地方政府合法上访,可是他们说:我们只是上支下派,管不了这些事。2000年9月30日,定兴县柳卓乡大法学员们带着对国家的热爱,对政府的信任,依法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还没有找到信访办,就被邪党乡政府派来的一伙恶人劫持回来。为首的有政法书记王建成、副乡长苏志刚等,他们把大法学员们关进乡政府的一间破屋子里,一个恶人凶神恶煞般的打了每个人一顿耳光,还气急败坏的说“看你们哪个还敢去北京”。

天黑了,大法学员们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到了晚上10点左右(因白天怕被世人看见,他们做坏事是见不得人的),邪党人员们把大法学员带到办公室里。为首的恶人有:党委副书记林剑河、政法书记王建成、副乡长苏志刚、王光明等及一群打手,他们问:你们为什么去北京?大法弟子回答:向政府说明情况,我们在做好人,修的是“真善忍”。他们硬是让大法学员们放弃修炼,还强迫骂老师,(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对气功还有三不政策,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言论批评)。柳卓乡农村的大法弟子张艳霞说:“我们老师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弟子怎么能骂自己的恩师呢?”他们见我们不骂,气急败坏的用折叠椅的靠背板子打大法弟子们的嘴,还说谁要是骂老师就不挨打。

每个大法学员都被打得满脸是血,但没有一个人骂老师。邪党人员们更加气坏了,王建成一声令下“给我打”,打手们蜂拥而上,乱棍抽打学员的小腿,棍子折了换来打台球的杆子接着打。还有强迫大法弟子们跪在一块块陡立的砖棱上,后面有恶人踩学员的脚,踢学员的臂部。男学员还被强制举一把折叠椅,直到每个人都痛得倒在地上。他们又把大法学员们拖到院子里绕花坛跑,不准停下来,谁要停下来用棍子打。另外还强迫大法弟子双手高举,面贴墙站直,打手拿着棍子后面监视。

象这样的暴行一直持续了七天,每个大法学员都被打得浑身是伤,有的不能行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红肿高大。他们还不给饭吃,让我们就睡在水泥地上,男女关在一个屋子里,冰天雪地不生火取暖,大法弟子张艳霞家里还有不满周岁的孩子,老人有病,丈夫曾几次找他们谈,它们也不让回家。家属只好给学员送饭,他们又向家属勒索一万元钱,扬言不拿就劳教。

大法弟子张艳霞,1997年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使身体上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同时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做一个好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自己。处事对别人好,与人为善,做事先考虑别人,放弃一切执著之心,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

张艳霞家因拿不出钱来,就被非法关押一百零三天之久,最后向家属勒索5000元、3000元、2000元不等罚款还让写“保证书”,被大法弟子拒绝写。家属被迫替写了保证书,才让回家。有两位大法学员因拿不出钱,被非法送去劳教。

以后,不法人员还时不时的去骚扰大法学员的正常生活,乱找个理由就抓人,好勒索钱财,有的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家中老人孩子无人照顾。直接迫害责任人,柳卓乡党委书记李文何、副书记林剑河、政法书记王建成、副乡长苏志刚。

这只是冰山一角,据已查明,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已近三千人。希望社会正义之士和我们一起抵制这场迫害,希望政府能实事求是的了解法轮功,停止这场残酷的镇压,还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还我们师父清白,让真、善、忍的光明法理普照中华大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