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换身心 去除怕心救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一直以来从未投过稿件,老认为自己文化低,实则懒惰、怕心在作怪,它障碍着我向明慧网站投稿。当我看到每期的“明慧周刊 ”同修们证实法的心得体会,写得非常好,很是激动。有些法理也是我所能证悟到的,可是我为什么就不能写出来,与同修们相互切磋共同提高呢?这不是旧宇宙的“私”字吗?所以我必须破除这些旧观念!拿起笔来把我在个人修炼和师父正法时期、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中所证悟的心得体会略述一下。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当时是为了消去病业走入大法修炼中的。原因是我身体患有多种疾病:肝胆管结石、风湿病、胃病,表现症状是经常头痛、背痛、胸痛、腰痛、腿痛、肝痛、胃痛等。就是这样我也没下决心修炼,人啊,是很执著的。

在这之前,我曾经从《转法轮》书的后边小传开始往前看,看到前边又往后看,反、正看了一个来回。在当时我好象看懂了点什么,意思是叫人做好人,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只要修炼能把病去掉。这为我后来進入大法修炼留了一个大门。我这人吸烟、喝酒都嗜好,尤其特别爱玩麻将。我曾经给家人说过,退了休没事,腾一个屋子,准备一套麻将桌打麻将。

九八年农历新年后,胃病一直不见轻,到医院下了个胃镜,医生说胃里长了个东西,不要吸烟、喝酒,弄不好就变成了癌症。当时把我吓的灵魂出壳,心想癌症常人医院是不能治的,没有根本的办法。要想免此一劫,唯有真修法轮大法。当时我就发了一愿,紧跟着师父我要一修到底。就这样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

开始我看了师父的《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照着师父的动作和书上的解释说明,我自己就比划着做,动作也不太规范,就这样,我连续痛了几个月、吃什么药不见轻的胃痛不痛了!我真是精神振奋,太神奇了。从那以后学法抄法,炼功很是精進,烟、酒一下子就戒掉了,麻将也不打了,唯有过年亲戚到家里来,人手不够搭把手,但是赌心明显的没有了,赢了钱都是归还原主分文不要。

在消病业这方面,我思想有反复,刚得法时胃病很快就不痛了,没过几个月胃又痛了,当时也没悟到师父讲的法,从最低到最高,层层的、无数层的法理都在《转法轮》里面。每个大法弟子还有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们。那时的思想是吃药呢?还是不吃药呢?也拿不定主意,我和家里人就想一个办法扔阄。于是就做了六个阄,有三个写着吃药,另三个写着不吃药。用双手捧着晃晃从头顶扔向脑后,让离我身体远的三个作决定,结果三个阄全部写着不吃药。当时我还不死心,说这次不算,再扔一次才算。把六个阄放在手里又晃了晃,从头顶扔向身后,说这次让离我身体近的三个阄做决定,结果三个阄还是不吃药。我和家里人都感觉到惊奇、不可思议。觉的如果这不是师父的佛法在人间超常的表现,又是什么呢?于是我下决心把家里的所有药,扔的扔、送人的送人,把药彻底从家中清除干净了,为此我心性得到了升华,没过半天胃又不疼了。

这次胃疼的反复使我心性得到提高,也为我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也认识到了只要多学法,照着师父的法去做,你的心性就会不断的在提高。在师父的讲法中有一句法理“无求而自得”。我深有体会,我得法以前身体中的风湿病是多年的老毛病,还有肝胆管结石也是很难缠,我学法炼功以后从没有想,也没有求,不知什么时候,我也没在意,全都好了,浑身哪也不疼了。真的是感到一身轻,走起路来象是没有身体似的,走多远上多高的楼一点不累。

以后我学法、炼功更加精進。处处以法要求自己,在这其中我也深深的感到师父对弟子的关爱、慈悲和劳心。师父为了给弟子净化身体,三天一小消业,七天一大消业,几乎每个星期都给我消业。在消业中,修炼之前那些病的症状,头疼、背疼、胸疼、腰疼、腿疼、胃疼、肝疼、发烧轮番在我身体表现出来。有时胃拧着劲揪着疼,疼得我在床上直打滚,疼得满头大汗。有时发高烧,烧得盖三床被还发冷。有时上腭起个大泡,泡瘪了就殃及到咽喉,那真是一咽唾液就疼,喝水、吃饭疼的都直掉眼泪。可是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明确的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所以一次次的我都忍了过去。(师父给我消业,从没有影响早晨炼功,更没有影响正常工作)

通过学法、炼功,我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全面的提高,逐渐的成为一个超越常人的好人。比如我买东西时,好几次碰到有人多找我钱,我给卖东西的人说你多找我钱了,卖东西的人本能的、不加思索的说我没有。然后我给他说,你这东西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你应该找我多少钱,你看找了我的钱多了吧?他这才恍然大悟,很是吃惊,说:还有这样的好人,多找了钱还吱声。他不要!很是感动。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还有一件事使我记忆犹新。九九年冬天我下班,在回家的路上被摩托车给撞了,自行车辐条断了几根,我手指的肉也被撞起一块,肉还连着,也没流血(注:修炼后冬天任何手套也不用戴了)。当时我说没事你们走吧。就这样骑着车子往家走,骑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伤处开始流血,手上、车把上都是血,我心里一点也没在意,到家里用水洗了洗手,把肉一按就完事了。过了两天想起手了,可是创伤的痕迹一点也没了,手撞到哪个部位,我也弄不清了。通过这件事我非常感激师父对弟子的关爱,我悟到了只要弟子做的正,师父什么都会帮弟子做的。在个人修炼时期我经过许多修炼提高心性的事。因篇幅所限,不详述了。

九九年七二零,面对师父对整个宇宙天体正法,旧宇宙中的高层生命,操纵着中共邪党和政府,开动着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利用败坏了的邪恶的人,对大法和师父進行了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恶党魁首为了迫害法轮功的目地,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诬陷法轮功,恶毒攻击师父和大法。

当时法轮功学员勇敢的走出去,到北京天安门及各地政府部门去讲真相,为师父和大法鸣冤。中共邪党指挥部队、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抓捕、毒打、拘留,那种阵势天塌似的。当时的情况,真是对我们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一个生死考验。面临这种情况,我脑子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反复思考。我想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没有错啊!叫人做一个好人,使人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对家庭、对单位、对社会、都是一个大好事啊!再看中共那种做法,肯定是错误的!一个政府,不叫人民说真话,对说真话的好人大打出手,这能算人民的政府吗?如果我到天安门去讲真相,那邪恶坏人会善罢甘休吗?可能干了几十年的工作就会丢掉,甚至被抓坐牢。如果不出去讲真相,我怎么对得起师父呢?师父教会了我做一个好人,去掉了生活中的不良毛病,身体的各种疾病全都好了,而且达到了非常健康的状态。从第一年炼功,身体就有一种奇妙的现象,冬天里越冷身体里越发热,八九年了,冬天一件毛衣就过冬了。这些都是师父给予我的。所以我排除了一切干扰,到天安门讲真相,为师父为大法鸣冤!

我被非法关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处处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态很正,给狱室的常人讲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要我教他们炼功。狱警提审,我就和他们讲真相,他们象听故事一样听我讲,听完后,一个岁数大的狱警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也炼。不管他们是真炼还是假炼,但他们是听明白真相了。

一个月后回单位上班,单位的坏人很是邪恶,叫我写“三书”才能上班,我很干脆地对他们说:在拘留所我都没有写,给你们写,没门!没过几天单位六一零和恶警共同把我骗到了洗脑班。对我又進一步的迫害,在洗脑班长时间没有学法和自己执著心放不下,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回家后我十分的后悔、懊丧。觉得太对不起师父了。在家对师父写了悔过和保证书。后又用真名上了明慧网,公开发表声明,在洗脑班写的对不起师父的全部作废!加倍努力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在这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家里,拉着窗帘躺倒睡觉,师父在窗户外边一手撩着窗帘,微笑着,另一只手向我招手。醒后我悟到,睡觉时,我家窗帘从来不拉上,梦中拉上了窗帘,分明是师父点化我有怕心,躺着不动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师父也没有放弃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

从那以后我精神振作起来了,努力的去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师父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情,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走偏。当然这种安排,它是过去旧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层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层层层层宇宙中的旧的生命系统安排的。”通过师父讲的这段法,我证悟到了,我走的这段被迫害之路全是旧势力安排的。因为在我没去天安门、拘留所、洗脑班之前,我分别做了几个梦,都到过后来我去的地方,情形很相似,当时没有悟到,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

师父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这里指的不是人,是指操纵人的那些邪恶的生命。我的弟子们实际上都是有能力的,包括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学员,而且包括一些新学员,实际上都是有能力的。”师父的这段讲法,使我悟到高一层的不好生命控制着低一层的不好生命,直到最底层控制着世间最恶的人,对大法修炼人進行毁灭性的恶毒考验。中国才会出现这样全国性的最卑鄙的、最邪恶的、毫无人性的迫害。师父为减少弟子们受的迫害。赋予了大法修炼人的超常能力-正念。师父给予弟子的这个正念能力,为我今后的讲真相、讲三退,证实法,起到了巨大的保护作用。下面我就说说讲清真相,讲三退证实法中的一点心得体会。

在我受迫害回来不长时间,我制作了一千多份真相。当时没有怕的感觉,就是想让世人知道真相,从而得救。我把真相挨家挨户送到了世人的门里。开始经验不足,一次,我到了一个陌生的胡同,我从口上往里做,没发几户,从里面出来两个人,冲着我就来了,我转身往回走,当时还是怕心不大,我想起了师父教弟子的发正念,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解体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叫这两个干扰我做真相的恶人定住。正念一发完,回头一看,这两人停在那里不动了,我换了个胡同接着做。这次真相制作和发放使我体会到人的观念、思想业对自己的干扰很大,没去做之前这么想,那么想,遇到情况如何如何,嘀嘀咕咕心里害怕的样子,这就是自己的执著心,人的一面。可是我又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在《正念》经文中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想到师父讲的这段法,我正念正行的劲头就十足,我不去救众生,谁去救!在以后的讲真相时,我的念很正,一路上发正念,真相做得很顺利,回来的路上也发正念,解体拿到真相或看到真相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再交流大法弟子之间互相协调,共同证实法的事。一次,协调人来我家,说要做助师正法的大横幅,我爽快的答应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中讲:“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我悟到师父在宇宙天体中正法,从最高层到最低人这一层,都在被正法中发生着变化。作为大法弟子,代表人这一层的天象,我们当然也要动起来。在以后的几年里,我和同修做大横幅、小竖幅共几千个,制作不干胶真相标语几千个,装订真相小册子近万本,邮寄真相资料上百封。发真相资料,在一定区域走遍了大街小巷、背地旮旯。在不少住宅楼里贴不干胶真相。大法弟子互相合作,也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在第一次和同修合作,制作完一批真相横幅后,感觉一条腿和脚麻木木的,不得劲,当时一念不正,心想蹲着干活憋的,又一想不对,同修也这样干的怎么没事呢?病业肯定不是,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给我强加的魔难,我绝不承认它。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说:“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师父讲的这段法使我悟到魔难发生在我的腿和脚上,我开始发正念说:我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是想去掉病业似的魔难。没有从根本上(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来否定它。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通过师父的这段讲法,我悟到在做大法事的时候,有常人的好胜心、显示心,叫其钻了空子。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有什么好胜可显示的?如果没有师父法身保护,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呢?我放不下这些心,大法的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受它们的干扰。腿脚的麻木不知什么时候不麻了。

再说说遍地开花和讲三退。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到了遍地开花,讲三退的时期。我家也购买了印制设备,为了配合讲三退救度众生,我和同修协调合作,印制了四百多本《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在讲三退中,我先给亲戚讲,亲戚都讲完了,再给亲戚的亲戚讲,亲戚的同事讲,给我的同事讲,给我父母的同事讲,给街坊邻居讲,给能碰上面的人讲,包括卖水果的、卖菜的、卖粮的、卖煤的及做别的买卖的人,总之有缘人我都讲。我讲三退时大部份人一讲就退了,他们好象在等着这件事似的,当然也有不退的,有的不退,看过《九评》后也能退。通过这一年多讲三退,我劝退了四、五百人。

我觉得我做的还很不够,多少世人还等着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呀,我一定要努力的去讲三退,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人。多学法、学好法,修正好自己,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成为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