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朝阳大法老学员的珍贵回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我是辽宁省朝阳市大法老学员。我非常幸运的参加了1994年师尊先后在凌钢、锦州、大连办的三期传功讲法班。能够亲自聆听师父讲法,并和师父握手、照相,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了。师父的威德,大法的神奇时时刻刻在鼓舞着我。今天看到同修们诸多的回忆,冲破了我没文化不会写的观念,我请同修代笔把我耳闻目睹的有限的点滴故事讲述出来,献给大家。

1994年7月2日至7月9日,师父在大连市机车厂体育馆讲法传功,我和几位同修提前一天到达地点,在就近选一个旅馆住了下来。旅馆的负责人听说我们是远道而来学大法的,因此给了我们优惠照顾,旅馆正常收费15元,只收我们12元,每天两顿饭免费,可见当时法轮功在中国深受欢迎。

7月2日,当地负责人说:师尊快来到了,让大家准备好去接站。师父是从济南讲法班刚结束后,坐轮船来大连的。大家纷纷拿着横幅、鲜花等,早早来到大连码头。船终于靠了岸,师父慈悲伟大,神采奕奕向我们走来,迎接的队伍秩序井然,气氛热烈而不乱。师父与学员一一握手,顿时一股暖流流入我们心田。我们都感到师父的手有一种超常的、与众不同的软绵绵的感觉。我当时的感受用语言难以形容,总觉得天地间我们最幸福:我见到师父了!我们终于找到了师父!

接完站之后,和我一同来的一位女同修,她的身体开始不舒服,手脚冰凉,脸冰凉呈灰白色,胃反应更明显,老恶心吐酸水,连拉带吐,当时吃了药,但不管事。开课的时间马上到了,我给她鼓鼓劲:“一定去,千万别错过机会啊!”她心一横提前买了塑料袋,准备呕吐时用。我和她坐在体育馆的第18排,她直出虚汗,豆粒大的汗珠满脸都是,手脚更凉了。师父开始讲法了。在师父两个多小时的讲法过程中,她越来越象没事儿似的,在这期间,她没上一趟厕所,没吐一口酸水。这一堂课下来,她的身体热乎乎的,这才知道是师父提前给她净化了身体,从此她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是啥滋味。

凡是亲自跟过师父讲法班的大法学员,我想都会感觉到师父的威德和大法的神奇。一千多人同坐在体育馆里,又是夏季,按理是相当热的,大多数学员都不备扇子,只有少数的在煽风,师父说不要扇扇子,会越扇越热的。大家听师父讲后也就不再扇了。接着,习习的凉风向不扇扇子的学员扑面而来,而个别的还在扇扇子的学员真的越扇越热。

师父在大连讲法的最后一天跟学员们说:“我出生在中国,可是全世界有缘的人我都度,后半年我就出国。”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造谣说师父上国外避难,享福云云,其实早在1995年师父就到海外诸多国家传法去了。

这次传法班结束,学员给师父献上锦旗等,我们献给师父一个工艺品镜子留作纪念,师父接过镜子向朝阳的学员们连续摆动了三次,并且嘱咐负责人说:“朝阳学员你们要多关心啊!”我们听后热泪盈眶。

1994年正月初十,师父应邀到凌钢办班,凌钢工会曾经给师父安排了一宿240元的高档房间,当时工会说不收钱。师父知道后,第二天一早就亲自如数付了钱,又换了一个收费很低的房间住。这次我的小孙子也和我们一同来听法。他当年九岁,脾不好,吃不下饭,经常吃药。开班的头两天师父给他净化身体,从此他能吃能喝的,身体特别好。

这次来凌钢听法,我认识一位60来岁的女同修,她原来是一位教师,文革期间到农村参加所谓“劳动改造”,有一天往车上装一捆一捆的高粱头,已经装的太高了,很难再装,监工的人在一旁奸笑着硬让往上装,由于用力过猛造成她的腰骨节严重错位,多少年来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处于半瘫痪状态。1993年,她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的讲法班,在会上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从此,她错位的腰奇迹般好了。师父在凌钢办班讲法,她听说后就来了。

在参加师父讲法班之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患有十多种疾病,其中有骨质增生、肌肉萎缩、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白癜风、腰腿痛,视力相当差,戴200度老花镜看报纸也只能看标题。我第一次参加师父的讲法传功班,眼睛就好了,老花镜也远离了我,其它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在大法洪传时,我有幸喜得大法。今天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世人,修炼好自己,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