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六一零”利用洗脑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图)(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接上文)

(五)

法轮功学员一段时间还不“转化”,邪恶就采用各种卑鄙、酷刑手段摧残折磨:

不让睡眠:连续几天罚站,是家常便饭,有的甚至十天半个月不给睡觉,有的不定期的多次被剥夺睡眠。二十四小时就那么站着,眼睛不许闭上。一闭眼就电你、打你。站的时间长了,人不但头晕眼花, 极度的疲劳和双眼除了白墙什么也看不到,所造成的特殊心理效果甚至可怕的幻觉,会让你精神几近崩溃。在神情恍惚下,你快要不行了的时候,恶人再告诉你修炼法轮功怎么怎么就是死路一条,修到这里了,就是修到头了,该“转化”了。还告诉你,你的肉身承受不住的,你没有那么坚强的意志力,自找苦吃。只要你写“三书”,马上让你睡觉,很快就可以回家。针对人求安逸之心诱惑你。有的学员因长期站立支持不住而倒下,就遭到一顿毒打;有的法轮功学员两腿站的严重浮肿,变色,小腿肿的比正常的大腿还粗,很可怕。不少法轮功学员出现心脏异常、高血压等症状。二零零六年元月初,广州市白云区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陈君永被强制不准睡觉,老人血压高至二百五,生命危险,转送白云区广合医院关押。

毒打:恶警、保安将法轮功学员手脚绑住,电棍、铁棍、木棒狠打,不许睡觉,拳打脚踢,用布蒙住头暴打,抓住头发猛撞墙,狠踢学员阴部、头部,恶徒还用毛巾塞嘴不让外面的人听到惨叫声。在疯狂暴打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致内脏破裂,吐血不止,有的多次昏死过去,有的头部被打破,耳朵被打聋,外耳被打伤,眼睛被打伤,牙齿被打掉,骨头被打断。

残酷性鼻饲灌食:对抵制迫害,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抵制“洗脑中心”种种非人的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采用绝食抗议,有的绝食时间长达一年,身体瘦的皮包骨头,体重只有三十多公斤,十分虚弱。然而,“洗脑中心”不仅没有任何人道主义措施,反而对法轮功学员采用强制手段,野蛮灌食。用煤气罐的粗硬管子从鼻孔硬插进胃部去,还要故意来回拉塞几次,折磨学员,学员往往被捅破食道、有的气管、肺都被插伤了 ;有时,给法轮功学员插胃管之后,再把学员的手绑住,一周或更长时间都不拔管,以此折磨“法轮功”学员;而有时,邪恶之徒在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之前,先把几根筷子绑在一起,或者直接用一根四方形钢棒,灌食时,野蛮地把筷子或钢棒横压在法轮功学员的嘴上,然后双手用力向下压,造成学员两嘴角经常都被压破,流血,以此增加法轮功学员的痛苦。法轮功学员李国娥遭受折磨性灌食后,牙齿全部松动,饮食受影响。


酷刑演示图

绑腿上绳:这是一种酷刑。恶人先把法轮功学员的手臂放在身后,腿双盘,再用布带把手臂和双腿反复缠绕,绑紧,再分别拉绳的两头狠拽至极限,又一恶警死死的摁住后背,动弹不得,然后,两个大个子上去拼命踩双腿,有的几个人在两边同时使劲拉,有的拉紧后再吊起。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头和双腿同时捆绑在一起,还遭受拳打脚踢。以此强制法轮功学员答应放弃“法轮功”。邪悟者在旁边念诽谤大法的东西,或将耳塞子塞到学员耳朵里,声音放至最大,强迫听诬蔑大法的东西。如果被罚者睡觉,闭眼就会遭到暴打、灌辣椒水、用电棍电击等酷刑。遭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常常痛的昏死过去;而有的因此手臂和双腿都被勒伤,长时间生活不能自理;也有的脊柱、肋骨受损,很长时间都不能自然坐立。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施雷被绑架到槎头广州市洗脑班。刚进去,施雷不配合“转化”,恶警指使 五、六个保安毒打施雷,捆绑,男保安队长老李脚穿皮鞋狠毒的踹施雷的头。造成大脑受伤,部份失忆、身体内伤,手脚发麻软弱无力。还不许睡觉。一个月后,施雷的家人见到他时,发现他消瘦了许多。恶警不准他到医院验伤、检查。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滥用“精神病治疗”:正常、理智、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有的眼睛视力下降;有的身体肌肉、内脏器官受伤;有的部份丧失记忆,出现痴呆症;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大法弟子冯璜,三十多岁,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工程师。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在单位上班时,被强行绑架到“广州市政法教育学校”。 从四月十九日至二十日,他被逼面壁站着,蹲一下也不行,直到他全身抽筋,医务室给他打葡萄糖和钙,还是抽筋,后来被输不明液体,输完液后吃东西就呕吐,之后就一直输液维持。

四月二十一日及二十五日冯璜被拉到陆军总医院检查,医生称“神经性呕吐”。冯璜出现头痛、头晕、腰痛、背痛、睡不着、呕吐等症状。据医生讲,这样下去,冯璜就会肾心衰竭、胃缺钾,人就没救了。冯璜的亲人对此十分担心。五月份他的父母多次要求见人,洗脑班不同意。六月初得知冯璜被迫害得住进医院,六月十二日由单位从医院接回家时,人已被迫害得皮包骨头、走路艰难、需要人扶。这次被绑架,广州法制学校要求单位每月交一千元的包夹费。

酷刑演示图

制造谣言:恶警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两边制造谣言和危言。比如骗法轮功学员,经常说家里人谁病重了,家里什么麻烦事了,甚至炼功的家人被抓、被判刑了,什么谎言都能编造;另一方面,恶警欺骗法轮功学员家属说:你丈夫、你儿子、女儿精神病了,没有人情啦,不要亲人啦等等。弄得家人心惶惶的。

色魔横行、强奸犯罪:在恶党、江魔头将法轮功学员定性为“阶级敌人”、叫嚣“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唆使下,一批中共恶党人员丧尽天良泯灭人性。本来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保安素质就很差,是人渣败类、品德败坏之人,邪恶才好利用、控制。他们执行恶党邪恶政策时,往往见利忘义、见色起心。接触年轻貌美、未婚的女学员就心生歹念。图谋不轨、动手动脚、甚至往房间里抱。“洗脑中心”攻坚组组长杨永成、保安队队长老李就很下流无耻、经常魔性大发。一些女学员深受其害。

性虐待:恶警用手抓住男法轮功学员的睾丸攥,长时间用电棍电击男学员的阴部致重伤,其行为极其下流残忍;毒打女法轮功学员的前胸、乳房、下身,用电棍电乳房和阴部,用打火机烧乳头,用手抓女学员的阴部。男恶警、保安乱摸女学员的敏感部位,侮辱学员。


酷刑演示图

酷刑演示图

火烧、开水烫:恶警用烟头打火机烧法轮功学员的手、脸、脚底、胸、背、乳头、阴毛等。用滚烫的开水烫手,早期有一位不配合他们的男法轮功学员的右手被开水烫伤、致残。邪恶打手江红之流,用管教部部长赖鉴峰点燃的香烟、火机烧、烫,有牙签扎大法弟子的腰部、脚底等部位,使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留下块块伤痕。


酷刑演示图

酷刑演示图

包夹:恶警用保安贴身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或雇用临时工当夹包,夹包由恶警专门灌输毒素,以达到助纣为虐的目的。他们每人每天24小时记录所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每天上交给值班恶警,再由恶警实施迫害方案。夹包配合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动辄打骂、不让睡觉,用刑折磨。夹包费用昂贵,全部由法轮功学员、单位承担。

(六)

释放的条件与程序:

当法轮功学员被迫写了“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 让你签下不炼的保证,让你放弃正信,所谓初步“转化”后,就交由巩固组负责,每天学习邪党的歪理邪说、观看揭批录像,晚上写感想体会,进行洗脑。要求学员写揭批书和揭发书。要你写些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词、对法轮功师父忘恩负义、背叛宇宙真理,揭发你所知道的有关修炼法轮功的人和事、出卖良知。都达到了他们的要求,就算学习合格、可以结束了。然后让学员参加测评(做卷子),答完卷子后,就开始对学员进行所谓学校验收:由学员先读自己写的揭批书,回答干警提出的各种问题,整个过程全程录像。通过验收后,就通知区610、街道、单位一起来验收。最后由广州市610来验收,符合了它们当坏人的标准、合格后才可以出班。流氓中共的目地就是妄想将心怀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转化成假、恶、斗的坏人。然后再让已被洗脑转化的人,去围攻转化别人。要把人变成鬼,让人在一条黑道上走到底。

洗脑“转化”的恶果

从1999年7月开始,中共前独裁者江氏却出于对权力的偏执和妒忌,把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之上,以谎言开道,驱使整部国家机器,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进行灭绝性迫害,法轮功学员们正承受着比当年德国纳粹集中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精神与肉体酷刑的摧残。

这是一个针对超过一亿修炼者的信仰的镇压。因为法轮功是一种精神信仰,中共感觉到,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的存在,都去信仰真善忍、讲有神论、做好人,威胁到了它的独裁统治、无神论。象中共这样一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独裁政党,它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消灭这个群体。为了达到这个目地,它慢慢的发现,仅仅从肉体上来折磨,它很难达到消灭精神信仰这一点。它把它提到维护其独裁统治这样的高度来做这件事情。那就是蓄意灭绝法轮功修炼群体:使法轮功学员对宇宙真理魔变,放弃信仰,从心理精神层面摧毁人的正信正念、对灵魂的扭曲和摧残、道德良知和人性的毁灭。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残害与虐杀是这场迫害的重要部份。邪恶之徒用精心设计的精神酷刑与令人发指的肉体酷刑将法轮功学员摧残至肉体与精神崩溃,以达成其“转化”目的:迫使法轮功学员背弃自己的信仰与良知。“转化”的标准是:要能违心说谎,不仁不义,“揭批”、诋毁带给自己带来身心重生的法轮大法和师父,痛骂、毒打、出卖自己的同修。以证明其确已完全背叛“真、善、忍”。 将人性彻底转向恶的一面,“转化”根本就是精神阉割与灵魂谋杀,把人转变成鬼的过程。对于任何一个有尊严的人,这无异于灵魂死亡,其痛苦甚至超过肉体死亡。

不仅如此,它还用《同一首歌》、伪善“关爱”的假相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的精神麻醉,让因迫害而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忘记曾亲身经历的血淋淋痛苦,使法轮功学员从行为上的妥协变成精神上的屈服。有些受迫害者甚至认为:“镇压是对的,酷刑是应该的,不在迫害中吃苦,怎么能体验到现在和警察们一起唱歌的这种轻松?”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能看出这是在严酷迫害中产生的精神畸变,慑服于邪恶的党性,心甘情愿的被恶党奴役、绞杀!也有人被颠倒黑白、混淆善恶的糖衣毒药洗脑而邪悟,受害而不自知,反认为自己获得了新生,对施害者感激涕零,甚至为虎作伥,干出灭绝人性的暴行时,还认为是为别人好,在做好事。“洗脑中心”的犹大,就曾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中共“转化”成了残害自己昔日同修的帮凶!这种将活人的灵魂噬空变成行尸走肉,甚至“转化”成魔鬼的邪恶暴行,正在中国大陆各地的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及精神病院普遍系统地施行。

在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中,中共以国家的名义和政治的高度,开动整部国家机器,用铺天盖地的谎言、仇恨宣传来欺骗、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全民洗脑;同时大搞全方位的连坐和株连迫害,将所在地区、单位和街道有关人员的升迁奖赏都与迫害法轮功的“业绩”挂钩,制造仇恨,挑起矛盾,威逼利诱全民认同甚至参与迫害,把这场基于独裁者个人意志而发动的对中国社会主流大众的迫害,变成了一种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全民洗脑运动 。

尤需深切关注的是,中共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是一场扼杀善良人性与良知的全民性的精神迫害。这场运动煎熬着人的良心和善念,为了生存与利益,人们以“不参与政治”为借口而“心安理得”地漠视虐杀,主动接受中共灌输各种歪理邪说的洗脑,跨越道德底线而违心表态,甚至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迫害工具,只要能苟延残喘活命,什么良心、正义、人格、道德、信仰统统搁置一边。把人扭曲到为生存而生存的地步。将中国人民拖入一场毁灭性的精神浩劫。

﹡ ﹡ ﹡ ﹡ ﹡ ﹡

“法制教育基地”是应该维护法律的地方,象这种赤裸裸的侵犯人权,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的违法犯罪行为,竟然发生在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那些身穿制服,头顶国徽的警察们,不要说你们的所作所为符合什么“警察法”,你们扪心自问,符合最基本的人伦道德吗?

所有受恶党欺骗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人,大法弟子奉劝你们: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吧,尽快认清中共邪教本质,早日觉醒,停止迫害!脱离邪党、脱离黑暗、走向光明。“天灭中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古今中外的种种预言和传说正在一步一步的演化成为现实,“九评”和“三退”大潮是上苍赋予所有中国人自省自救的一个历史机缘,正不断地推动着世界人民的觉醒,同时也将解体中国共产党不断推向高潮。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退党自救!将功补过!在不久的将来,真相将会大显时,你们的选择决定着你们自己和家庭的未来!

曾被迫害过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徐赛英、邓怡、陆羡明、唐乙文、王铿、司兵、施雷、周敏桐、赵敬安、范海琴、陈穗玲、范威、卢惠敏、吴秀花、李国娥、陈华、苑明、蔡志刚及其妻子林娟、施萱荣、吴碧云、李琼光、朱丽、庚瑞君、冯璜、邹丹宇夫妇、姜文艺、周贵婵、汪宇清、李芬、陆海云、饶卓元、李妙莲、罗江英、卢怡蓉、谭少维、黄敏庄、廖元梅,戴永梅、庞丽辉、邹玉韵、刘毅、王家芳、李俏玲、罗宇杰、严槿、张莉、王霞、李健中、林秀金、汪宏发及其妻子、高单荻、陈春莉、覃彩容、丁满菊、毛璟娴、唐军、王惠敏、王梅馨、杜震京、刘晓晶、彭玲、罗慕兰、番禺的关姨和一位男学员、军医大的小彭(护士)、海南岛铁路系统的一位男学员、湖南铁路系统的老周、陈君永、许来莉、黄菊香、范小凤、周衡利、付明艳、汤建英、何燕云、钟家文、熊彩芳、乔光清、王旺、陈穗昌、卜水发、苏梅、陈东玲、何翠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