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潭市部份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情况简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彭晓红,女,三十七岁,湖南湘潭新华书店营业部职工,家住湘潭市熙春路新华书店职工楼三楼。二零零零年因揭露邪恶,传送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上午书店的恶党人员在六一零的唆使下,串通几名便衣警痞,在彭晓红工作的营业间,将她骗到办公室,随即将她绑架。与此同时,另一帮邪恶便衣,窜到彭晓红家,叫开楼门,鱼贯而入。一恶徒出示证件,声言已秘密跟踪彭晓红一年多,掌握充分证据才进行搜查。以此为由翻箱倒柜,将彭平日所用的电脑、打印机、裁纸机、订书机、光盘、磁带、真相资料、法像装了一车扬长而去。恶人临走威胁年迈的父亲:不准到外面张扬!事发至今已有十几天了,市六一零,雨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不准家人探望,封锁关押的地方。恶人这次不仅搜查了彭晓红的家,连她的邻居老太太和她远处的儿子家也遭灾。彭晓红被非法关到湘潭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被送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一年。

永赛梅,六十二岁,家住湘潭市保环二街四楼。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多,永赛梅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熟人来了,就把门打开,结果进来的是社区常主任和一社区干部,两人一看永赛梅在家,马上打手机与六一零联系,不一会就开来了一辆车,载着十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三个坐在车里,十多个冲入了客厅。恶人把她绑架到湘潭伍家花园洗脑班。

罗湘江、刘仿平夫妻,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六日被湘潭县公安局、石潭派出所绑架,关押在湘潭县看守所。家中留下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六月二十六日这天上午,刘仿平正在湘潭县石潭万客缘超市上班,被当地派出所一姓陈的教导员为首的七、八个人强行带到石潭派出所。罗湘江中午在岳家吃午饭时也被抓到石潭派出所。下午几辆警车,十多个人又强行揪住刘的耳朵、手臂揪得通红,将刘拖到家中叫其开门,没有钥匙,一脚踢开两扇门,翻了个底朝天,将他们家的电脑、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录音机、随身听、全部抢走。湘潭县水泥厂、万客缘的职工目击了这一切。

谢望明,男,四十多岁,曾是空军军官二零零二年转业。他先是在预备役部队任军官,后调入湘潭市江东公安分局,成为巡警大队的一名副中队长。谢望明的工作属“三班倒”,经常要上夜班,但他仍克服了种种困难证实法。二零零五年三、四月左右,湘潭市资料点被破坏,谢望明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其后一直被湘潭市恶警秘密追查。6月30日晚,大法弟子谢望明在资料点被国安绑架。当时,资料点的机器设备、现金全部被恶警洗劫一空,损失很大,谢望明被当场绑走。据悉,湘潭市公安局现任局长为杨建杰,对在公安内部出了谢望明这样的人感到既恼火又害怕,怕谢望明的情况被湖南省公安厅知晓后不好交待。不仅在局系统内部大搞“连坐”─扣发“相关人员”奖金,而且还邪恶的说要把谢望明“往死里搞”。目前,谢望明遭受的迫害非常严重,恶警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甚至极其恶毒的把谢望明的脸往大便里按……,还有更多未曾知晓的残酷迫害。

刘和清,三十三岁,湘潭县易俗河镇人,在湘潭县曲轴厂工作,一九九九年得法。为证实大法,多次上京,也多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非法关进县看守所,二次在湖南省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被劳教。在看守所里,刘和清被强迫脱光衣服检查后带入了十三号监室,被牢头指使的犯人打了五、六十个耳光,最后一拳打在脸上,皮都打开了,流出了血,才住了手。实际上这是“六一零”办成员唆使下有意干的。小胖子又上来打刘和清,打过之后又劝,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上午,最后杨胖子让人拿来三十斤重的大铐子给刘和清双脚上了镣铐。刘和清二零零零年被单位开除,二零零零年十月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坚持修炼,被加教半年。回家后继续讲清真相。二零零五年三月份被湘潭县公安局绑架,未经任何手续直接劳教,关押在湖南新开铺劳教所。刘和清曾先后四次被关进县拘留所。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湘潭县国安支队易俗河镇派出所突然出了十几个人到大法弟子刘和清家,到家里东找西翻,犹如一群土匪,不由分说把刘和清绑架上警车,送到湘潭市精神病院、脚被钉上脚镣,强行注射抑制中枢神经的药物。

罗印平,四十二岁、原湘潭市建材钢铁总公司(原湘潭市红旗钢铁厂)职工。九八年得法,坚持修炼。二零零一年被湘潭市国安局以散发传单为由绑架,蒙着双眼带到一不知名的地点,轮审两天两夜后,骗得其弟弟交六千元才放人。二零零三年三月左右,罗印平再次被市国安局晚上十点左右围住住所而绑架,并非法判刑七年。湘潭市看守所关押已达8个月之久。

吕松明,三十五岁,湘潭某中学历史教师。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五监区干警何勇用刑六天六夜,晚上手脚张开用铐子铐在床架上,干警纵容事务犯对其进行殴打。二零零三年一月某日灌食时被犯人“熊胖子”踢打腹背,坐压肚子,导致屙血二小时、便血几天。“熊胖子”多次威胁搞死他。一次手里握钥匙猛击大法学员吕松明的头部。二零零三年一月下旬大法学员吕松明、肖自祥、肖惠生有七天被拖拉出工时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吕松明被五监区教导员黎飞文在车间吊铐十二小时,晚上戴铐睡觉,持续两个月。

彭石清,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被湘潭“六一零”办公室绑架后受尽酷刑折磨。冬天夜里恶徒泼冷水后将他强行按在地上几小时,将办公椅的脚压在彭石清的脚趾上用力压,强迫彭石清跪在地上。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彭石清在非法开庭时正念走脱,过着有家不能归、缺衣缺食的流离失所的日子。二零零二年三月再次被绑架。第一次被非法审讯后彭石清被关进看守所时已是面目皆非,难以辨认,全身紫黑浮肿。在以后非法审讯中又被六一零歹徒打断一条腿,至今仍是一拐一拐的。一年半来,恶徒怕暴行曝光,一直不准其家人接见。

常兰,湘潭普爱医院医生,副教授,非法劳教一年,双手吊铐,双脚站在水桶里,8昼夜不准闭眼,双脚腐烂。她是白马垅劳教所“赵氏恶夫妇”的同班同学。

梁心安:男,五十五岁左右,2000年冬因前往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恶警抓住,由于他拒绝说出籍贯地址,被非法押往辽宁。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下,被强行脱光衣服,恶警只让他穿一条短裤,然后用水管将冰水往他身上浇。回湘潭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县七里铺拘留所几个月之久。二零零二年一月被恶警非法劫持,因传递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九年。

刘春泉:男,五十岁左右,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被恶警非法劫持,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四年底从长沙转到赤山监狱三监队一中队受迫害。他反迫害拒绝奴役劳动等。第二天被恶警周志等捆绳,即用绳子捆紧手臂,几分钟后,手臂发乌,稍长一点不松,手就会残废。刘被捆后还遭恶警电击,后又把他吊了起来(用手铐吊的,很残忍的一种酷刑,被吊者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刘春泉绝食十五天,每天被灌食,晚上被铐着双手睡觉,成大字型十五天。刘春泉开始吃饭后,晚上睡觉仍被铐着,铐了几个月,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被转到常德武陵监狱二监区非法关押。

向海容,女,三十二岁,湖南省湘潭江滨职工医院护士。于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非法开除,至今已离岗近四年。二零零零年五月被软禁在厂招待所三天,于二零零一年一月非法判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三年十月,大华岭派出所戴群星勾结江滨社区李镇红将向海容骗去派出所,当时她未配合,才使他们阴谋计划没能得逞。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戴群星在向海容家门口威胁她说:只要她离开江滨,就抓她去劳教所。后第二次关押劳教所。

全慧平,湘潭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这七年中,只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了十几次的非法抓捕,关押,拘留,劳教非法迫害。2001年3月28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2003年10月1日被恶人举报,被迫害全身抽筋,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2003年12月12日我被送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检查身体不合格,我站不起来,他们就把我吊在铁窗上。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被恶人陈立文(工会主席、政法干部)看见了,给他打了一个招呼;他立即用手机通知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戴群星跟踪,绑架到了派出所。戴群星威胁:“明天就送你到白马垅劳教所去过年!”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晚上七、八点钟左右,全慧平家被闯进来一群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是大华岭派出所的何文新,另一个是新上任的厂保卫处的副处长张某某。

胡冬霞,是湘潭锰矿的职工,讲真相多次遭到邪恶之徒迫害,二零零一年长期关在三角坪看守所,二零零四年被邪恶之徒绑架,非法判劳教二年,在白马垅劳教所折磨,打断了一条腿,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保外就医。

王庆松:男,五十岁左右,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被恶警非法绑架,因传递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十年年。

吕松明:男,三十多岁,于二零零一年三月被恶警非法绑架,因传递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

谭爱华:女,四十八岁左右,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被恶警非法劫持,因散发大法真相传单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建军:女,四十五岁左右,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在其去上班的路上被恶警用黑布蒙住头用暴力非法劫持后,于同年三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