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的四位亲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十月初,我老伴突然吃不得、睡不得、站不得、全身发黄,尿倒掉后痰盂壁都是黄的。到职工医院检查,测试仪器都到顶了,又到权威医院检查才知道得了“戊肝”,医生说:“肝脏严重损伤……”。

我没有害怕,我知道师父会帮他,因我老伴始终支持我修炼并帮我讲真相。就在自己的职工医院住着,一边治疗、我一边给他念《转法轮》。半个月化验,各项指标下去了一半;一个月化验,只有两项指标稍为高一点,医生说:“完全可以视为正常。奇迹呀,戊肝是最严重、最不容易治愈的,有的一年、两年化验都不正常。”后来又化验两次都正常而且是“中线”。从那时到现在,连感冒都没患过,甚至连他过去的心脏早搏、头昏,前列腺病等也都不知什么时候好了。自从他拿到了大法弟子做的护身符,就一直带在身上。他也五年不需要吃药了,一个不修炼又快到七十岁的人,原来一直离不开医院,现在身体健康得什么药都不用了,也只有我们大法弟子的家人才能有这样的幸运;只有我们的师父才会这样的慈悲;也只有我们的师父才有这样大的神通和法力。我们的子女都是博士或博士后,现在是党员的都退了邪党,都无限感激、敬仰我们的师尊!他们也都戴上了护身符。

农历新年前,我们的女儿、女婿都出国赴任去了,我不到两岁的外孙高烧三天,晚上还三十九度八,那位值班医生也无可奈何。我求师父,不到十分钟就退到三十八度二,接着正常了,好了。

去年八月初一,我九十高龄的母亲,坐在“组合柜”前的小板凳上摘棉花,组合柜倒下来把她压趴在柜底下,过路人听到叫声把她救起来送到医院检查,居然哪儿都没有伤,只是额头被柜门把手划了一条口子。我弟弟(也是大法弟子)给她敷了点草药,三天就好了。今年八月十五她又一跤摔倒在阴沟里,也只是腿痛了一天就好了,没骨折,现在照样做家务,摘棉花。

上月二十六号,我二弟的儿子(二十五岁),晚十点从亲戚家回来时被从坡上冲下来的一辆载着三个大姑娘的摩托车撞倒,血从鼻孔、口腔、耳朵涌出,现场上留下了五、六坨拳头大的血坨坨。被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颅内大量出血,我们也无法手术,没有办法,除非神仙救他……。”他的脑袋肿的像个篮球,眼睛绿汪汪,亲人们都做“后事”准备了,在外地工作的侄女也被叫回家了。

可是,从第二天晚上头部开始消肿,淤血从大便排除,脸色见好。到第三天早上他苏醒了并说:“妈,我有点饿。”医生非常惊愕,亲人欢呼,但谁也不知为何他能活过来。只有我的弟弟、弟妹(也是大法弟子)知道“为什么”,可惜他们不敢直说。当亲人们向肇事者索要三万元钱以防后遗症时,我弟媳只说:我们的孩子是神仙救的,不会有后遗症,我们不能要冤枉钱。肇事者父母说:我们是遇到了全县都找不到的好人了!让我们给点钱补补身子吧。主动给了1500元作为营养费。

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将我家的这些真实故事写出来,让同修们与我分享幸福与快乐。让我们精进再精进,不辜负师尊的苦度。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