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专门集中迫害男大法弟子的黑窝点,归省里直接管辖。自一九九九年开始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那里形成了一套“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方式,如设圈套、诡辩、一天只让睡三小时觉或更少、不断的轮番言语围攻、诱骗等。管理制度实行如分寝管理、普教(普通被劳教人员)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管、包夹好坏与减期挂钩、协助转化给减期等,并对迫害事实严密封锁,如各寝不允许互相走动、设立严管寝,不允许与别寝室的人接触、说话。迫害的手段包括:加期、拳打脚踢、打两侧的下颌骨、电棍电、烟头烫、针扎、吊铐、束缚椅、浇凉水、手指捅眼睛、用手巾勒眼睛、强行灌食等。

一、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那里的二大队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下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行:

1. 原恶警教导员杨波,男,三十多岁,离婚,以前当过法警。杨波很狡猾能诡辩,是对大法弟子精神折磨和肉体迫害的头号人物。他从不敢正视大法弟子的眼睛,低头说话,现已调到省局,但有时还回到所里参与迫害。

2. 恶警教导员高中海,男,四十多岁,偏胖。主抓“转化”,迫害大法弟子,很多迫害都是他指使并直接参与的。

3. 恶警副大队长范小东,男,三十多岁,打人非常狠,对来二大队联系活儿的年轻女老板、女雇员总是说话暧昧,还时常动手动脚。

另外有规定被劳教人员每月都有工资,但队领导、干警都是找几个犯人代大家签名,却不领工资。逢年过节上面来检查时,队领导、干警叫大家说发的工资队里给大家买日用品,发给大家了。实际上只在年终上面来检查前发一些质量低劣的牙刷、漱口杯、毛巾、脸盆等摆摆样子,检查后很多东西又收回去了。

4. 原一中队中队长曾令军,男,二十多岁,满脸横肉、疙瘩。曾令军打人狠,在所里出名,尤其是用脚踢人,据说是唱戏出身。在他的队里有一个犯人贿赂了领导和干警,在队里横行霸道,打人骂人。还有在零四年一个犯人把另一个犯人打死了,那人死前自述心脏难受,还吐了一滩血。后来家属认领尸体时,队里谎称他是自然死亡,听说还有劳教所医生的诊断:心脏脱落。而那个杀人犯不但没受到法律制裁,还减期提前回家了。

5. 二中队(二楼)中队长恶警龙奎彬,男,三十多岁,有个六、七岁的儿子。家原住鸡西市,当过教师,此人诡辩多端,迫害折磨大法弟子。他收受贿赂,在零五年时,有一个犯人叫关羽,二十来岁,张口说话就骂人,连自己的父母、岳父岳母都骂,经常找碴辱骂大法弟子,还打小报告,后来让他去严管寝迫害新绑架来的坚定的大法弟子。

龙奎彬说过这样的话:“你们明慧网说我们打死法轮功学员,纯属胡说,你们某某某有高血压,他是在练队列的时候自己倒在地上不行了,死了,我只打了他一巴掌。”真是不打自招。关押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违法的,练队列、打人更是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犯罪。在绥化劳教所,大法弟子遭到非人的折磨迫害,在精神紧张和外界刺激的情况下,身心备受摧残,那位大法弟子的死,这些恶警罪责难逃。

6. 还有一个犯人叫马大成,以前也进过绥化劳教所,是兰溪县一个小老板,家里有几辆小客车跑营运,有点钱。贿赂所里队里的领导及干警,与恶警高中海关系好,新到队里没几天(没过严管期)就下到二大队,与家里人通电话、接见、同居、还当了牢头、自己开小灶、找几个犯人伺候、聚众饮酒、赌博、队里的领导及干警都视而不见,还经常一起吃吃喝喝。对大法弟子却打骂、加期。

7. 绥化劳教所搞形象工程,为了欺骗外界,弄了一些粗制滥造的所谓健身器械,说改善劳教所环境,提高劳教人员的待遇,让劳教人员能够健身。其实那些器械是极少让劳教人员碰的。一次二中队干警心情好,让劳教人员玩,大法弟子林跃溪(五十多岁,快到期回家了)在爬杠子时摔下,后脑碰到了铁横栏上。事后几小时身体出现不适,送去医院救治。后来听说是死了。这些恶警又把责任推到林跃溪身上。

8. 恶警副中队长刁雪松,近三十岁,一米六几的个头,其妻也在绥化劳教所,至今无子女,其人如其姓,刁钻恶毒。

9. 恶警石剑,男,二十多岁,大脑袋,大眼睛,一肚子坏水。石剑和刁雪松这俩个人曾强迫一大法弟子练队列。(那时这个大法弟子在绥化卫校诊断为“心肌炎”身体状况很差)直到他面色惨白,嘴唇发紫,喘气困难,蹲在地上站不起来,才让他休息一会儿。过几天恶警龙奎彬又强迫他练队列。

10. 恶警金庆富,男,二十多岁,尖嘴猴腮,一米七左右,说话时常翻白眼,妻子是绥化一所学校的音乐教师。他经常对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打骂、体罚,尤其在干活方面经常给加码。如在零四年装牙签时,为了自己出风头,强迫队里人从早上七点开始装,中间除了吃饭、上厕所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装完牙签还要叠牙签盒,每人每天至少叠一千个,快的也要叠到十二点,岁数大的大法弟子有的要叠到凌晨二、三点,早上五点半或六点起床。一干就是十多天或更长时间。

11. 三中队(三楼)恶警中队长陈新龙,男,三十多岁,小眼睛,单眼皮,面色苍白,当过教师,也是出了名的邪恶之徒。

12. 恶警副中队长刘伟,男,三十多岁,小眼睛,体型偏胖,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陈新龙、刘伟与三中队的其他恶警曾经往大法弟子战音阁(六十多岁,现仍被非法关押)身上泼冷水,用几根电棍同时电击,电了七天,身上都电糊了。还有大法弟子李绍铁(五十多岁,现仍被非法关押)经常被他们打的鼻青脸肿,满头是包。

二、善恶有报

这里举几个例子。

1. 在零四年的夏天,一次恶警刁雪松,王伟(二十多岁,一米六几的个头,大庆市泰康人,迫害大法弟子也很积极)正站在窗旁看着队里人干活,突然一个炸雷在窗外炸响,把刁雪松和王伟吓坏了,以后就怕下雨打雷,王伟也被车撞了一次,缝了几针,住了几天医院。

2. 零四年有一段时间二大队办了一次强化洗脑,给那些“转化”了的人“培训”,教他们如何做别人的“转化”迫害。二中队专门把这些人集中到六寝,而且把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也安排在六寝,由恶警金庆富带头进行所谓的“转化”。

一天,六寝只剩下两个犯人,忽然天棚裂开了,一个跑出寝室,一个躲到床铺上。随后一声巨响,近一半的天棚水泥块塌了下来,整个楼都听到了响声。而那个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床铺上面的天棚却神奇般没有塌,这不就是在警告这些人吗?

3. 零四年八月末,佳木斯铁路分局和绥化劳教所合办了个洗脑班,把佳木斯铁路分局一些法轮功学员送这里洗脑。经过几昼夜不停的残酷折磨迫害,有的人违心的写了“五书”。在九月三日开了一个会,强迫所谓“转化”的人做报告,说一些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

会后天变了,下起了下起了倾盆大雨,接着又下了很大的冰雹,把院里的花都砸秃了,花盆都砸坏了。天在警示人啊!

4. 三中队有个犯人,外号“六子”,是个诈骗犯,在恶警的唆使下,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不遗余力。有一次在卫生间将一大法弟子举起,摔到地上,当时,该大法弟子就被摔晕。后来“六子”贿赂干警提前释放,回去后在零五年大年初一与小舅子发生口角,被小舅子一刀刺进心脏,死了。

以上所述恶人恶事只是少少一部份。有不够详细之处请知情者给予补充。希望了解真相的更多正义人士都来揭露邪恶。彻底结束监狱、劳教所等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