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江津大法弟子李泽涛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李泽涛,男,24岁左右,家住重庆江津石漠镇仙衡骑龙村,曾在重庆宗申摩托配件厂工作。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于2000年农历6月末被重庆九龙坡公安局邪恶绑架,当时,李泽涛仅穿了一条内裤,家里的现金、衣服、笔记本等全被抄走。在被关押期间不准家人探望。2001年4月11日,家人突然接到石漠派出所通知,说李泽涛病危,极需看望;结果家人到了重庆才知道,李泽涛被关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2001年4月初,李泽涛等六名大法弟子从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转到了农业中队。4月25日,大法弟子为了纪念“4.25”大法弟子北京和平上访两周年,集合时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反对迫害!”,被恶警黄方福拿警棍朝几名大法弟子头部、面部乱打。李泽涛、周建铐被恶警用手铐在窗上十多个小时。

4月27日,李泽涛因开饭集合时走慢了一点,遭到恶警干部动手打。当时大法弟子周建、王占德站出来制止,又被恶警黄方福将三名大法弟子铐在铁窗上两天两夜,用警棍猛抽头部、面部、致使王占德左眼流血水肿,一个多星期血流不止。

从5月底开始,由农业中队队长杜军(后任8大队大队长)亲自指挥,有计划、有目的的暴力洗脑。李泽涛敢于站出来公开站出来抵制他们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要求写信控告他们的迫害,要求公开炼功,被警察视为眼中钉,恶警杜军宣称“早就想打他”。恶警杜军、张安民、胡玉银等唆使农业队的犯人不择手段折磨大法弟子,许诺打出一份“悔过书”减刑期1个月。

从5月29日开始,李泽涛被强制在农业组白天挑粪,恶人专门给他挑最大的粪桶,中午、晚上不准休息,进行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恶人们用报纸折高帽子给他戴在头上,将他的两只手呈一字型捆在木棒上,并在两手臂上各吊一只尿桶,后背插一大扫帚,拳脚相加,戏弄侮辱,在他肚子上写骂大法、骂师父的恶语,强迫他呼骂大法、骂师父的口号,强迫他抽烟、强迫他写“三书”。更残忍的是劳教恶人黄忠志用水果刀柄插入李的肛门,并不时搅动,李泽涛痛的大叫,并报告劳教所邪党干部,但邪党干部置之不理。

5月30日,李泽涛再次被恶警高定指使的劳教人员用扁担,锄把毒打。

李泽涛绝食表示抗议,仍遭强迫劳动。5月31日下午,西山坪劳教所龙所长、管教科田科长等来农业中队检查工作时,李泽涛正被邪恶的劳教人员折磨毒打,李从舍房跑出来报告劳教人员打人,劳教所邪党领导无一人理睬,而田姓科长还回答说:“该遭!该遭!”

6月2日上午,强制劳动时扛木箱,这些劳教人员每人每次扛2个,恶警却强迫大法弟子李泽涛每次扛3个。李泽涛当天被迫害致死,恶警第二天就火化毁尸灭迹。李泽涛如何被迫害死亡,具体情况不明。

不法人员验尸时未通知家人及亲友到场,火化之后,才通知远在江津偏僻山村李的父母前来领骨灰盒。警察掩盖真相,宣称李是因工作时不小心失足掉下楼死亡的。李的父母赤着双脚而来,泪流满面、疑惑而又无可奈何地抱走了儿子的骨灰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8/重庆江津大法弟子李泽涛生前遭受的迫害-142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