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办公室”在《厦门日报》上的丑恶表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2006年7月12日,福建厦门市委主办的《厦门日报》第11版“厦门政文新闻”(责编:吴志明)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祛“邪”救人,厦门经验广受瞩目]的文章。在该文的“核心提示”中这样写道:厦门市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在新时期找准站位,主动作为,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凝聚社会力量……为厦门的大发展默默贡献……云云。在随后的文章中说“前不久,国务院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专门向全国推广了厦门经验”。

显而易见,这里所指的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就是当今世界上最恶名昭彰的“610”办公室。这是一篇颠倒黑白、用谎言和欺骗写就的文章;穷凶极恶、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610”,却被披上了 “救人”的外衣。文章中充满了诸如‘做到思想上关心、经济上帮助、生活上扶持,动之以情、导之以行、晓之以理”; “政治上不歧视、工作上给出路、生活上多关心、感情上常联络、思想上重引导”等煽情的话语,并罗列了几个小故事,公然无耻的欺骗厦门百姓。

在此,就以文章中“阿海”的故事为事实,来剥下“610”的画皮。

关于“阿海”的故事,在报上是这样描述的:阿海曾是个个体经营者,家有贤妻,还有两个乖巧的孩子,日子过的挺美满。在1998年,他受妻子的影响开始炼功,并当上了站长。没过多久,妻子因修炼被判刑。两个孩子少了妈妈,生活无人照顾。“阿海却依旧痴迷练功,对孩子不闻不问。一个家庭死气沉沉,到处弥漫着淡漠陌生的空气”(报上原话)。

接下来故事中说“正当基层帮教人员一筹莫展时,厦门市反×教协会的几位专家得知阿海的情况后马上行动起来,开展了一场接力跑式的转化工作:笔迹鉴定专家J决定从笔迹中探寻他的内心世界……随后心理学权威D握住了J的接力棒,他用专业知识分析后,决定不正面硬碰,以孩子作为攻坚突破口,用子女包围“父亲”!几名帮教专家开始各尽所能,从生活和学习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两个孩子…。。厦门佛教界某位知名人士也出马了……文章的结尾中这样写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几位专家的通力协作下,阿海认识练功给自己、给家庭,尤其是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教余毒扫净后,他也重新成了一个正常的社会人。”

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呢?化名为“阿海”的夫妻(以下直接简称阿海)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在1999年7.20之前阿海是一个成功的个体经营者,经过艰苦的打拼,积累了百万家产。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小女儿是个社会弃婴,出于善良的本性,十五年前他们收养了这个被抛弃的小生命,因为不忍心看到这么幼小的生命就没有活路。欣慰的是,在他们的精心抚养下,女儿出落的异常美丽、可爱,夫妻俩视如己出,疼爱有加。

那曾经是一个多么让人羡慕眼热的家庭啊!丈夫能干,事业小成,且爱家顾家。妻子贤惠勤劳,在一个效益很好的单位上班。阿海为人处事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为人内敛,遇事克制。夫妻间互敬互爱,一同侍奉年事已高的父亲、抚育一双儿女,大儿子厚道懂事,小女儿活泼可爱。在看的见海的小山坡上,夫妻俩亲手建造了一栋小小的楼房,安置自己温馨的家。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规范自己的言行,一家人对邻里对同事质朴热情,在邻里之间有很好的口碑。

19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江泽民违背民意,一意孤行,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操纵着整个国家机器和一切社会资源对法轮功和李洪志先生发难,人类历史上闻所未闻的最恶毒的造谣和诽谤、最残忍的迫害肆无忌惮的强加在法轮功弟子身上。灾难降临了阿海的家,在狂风恶浪前,夫妻俩没有动摇,坚信李洪志师父,坚定自己的信念,坚持对“真、善、忍”真理的信仰。堂堂正正、坦坦然然,他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

2000年年末的一天深夜,公安闯进了他们家,九岁的小女儿惊恐的看见公安把自己家抄个底朝天,一片狼藉。随后,又眼睁睁的看着公安带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一个曾经是幸福温馨的家瞬间被毁,从此开始苦难的岁月。大儿子到福州读书,家中只有“阿海”的父亲;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和他的小孙女。可以想象,这个家陷入了多么绝望的境地,没有了顶梁柱的家冰冷凄凉。小女儿承受不了突然间失去爸爸妈妈的打击,也忘不了公安闯进家门抄家、强行带走爸爸妈妈那狰狞恐惧的一幕,幼小的心灵备受摧残。她内心深处想念爸爸妈妈,不愿呆在突然间变得空荡荡的家,从此后常常在街上游荡,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此情此景,“610”根本不闻不问,真不知道文章上的 “从生活和学习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两个孩子”从何说起。

爷孙俩凄惨的境遇使所有的有心人和知情人都于心不忍。善良的邻里自发的组织起来,联名上书厦门市政府有关部门,说阿海夫妻是善良的好人,并陈述了阿海家当下的情况,老人和孩子都需要照顾,请求政府放人。可以想见,在当时对法轮功严厉打压的时代背景下,邻居们联名上书的行为需要多大的勇气,人善良的本性在这一刻焕发出夺目的光芒。这也可以说明,乌云遮不住太阳的金光,阿海夫妇平时的善良正直和热心助人邻里间都看在眼里,那岂是邪恶的当权者疯狂的造谣和诽谤能蒙蔽的呢。

联名信交上去了,没有回音。没有人性的“610”和公安哪管百姓的死活。阿海夫妇以莫须有的罪名分别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和五年。令人发指的是,“610”残忍的抓捕了阿海夫妻,造成了骨肉分离的痛苦。在各自被非法关押了近一年之后,阿海夫妻有了一次短暂会面的机会。在彼此都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和煎熬后,妻子看到阿海,快步上前,拥抱了自己的丈夫,说:“我们说定了,无论吃多少苦,遭多大的罪也要坚持下去。让我们来承受一切吧,就是死也要维护大法!”阿海庄重的回答:“是!说定了,就是死也要维护大法”。夫妻俩立刻被气急败坏地分开。

一年半后,阿海回到家中,看到小小的家从一楼到三楼成了垃圾窝,女儿眼光中的痛楚和恐惧刺痛了阿海的心。放眼看去,满目凄楚。阿海的父亲,一个善良的老人,在晚年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打击后,悲愤交集,离开了人世。阿海默默地忍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细心的呵护照顾着小女儿,既当爹又当妈,辅导女儿的功课,晚上陪女儿入睡,乃至女儿的衣衫都是他亲手洗的。阿海为女儿所付出的关爱是很多亲生父亲都未必能做到的,所有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为之动容、感慨不已。在知道了这一切后,再看看报上的文章,诬蔑阿海对孩子不闻不问,就尤其感到“610”的谣言极其丑陋、没有人性。

苦难还没有尽头。阿海回家后,发现原有的财产在自己坐牢的期间,因为各种缘由竟已分文不剩(说来话长,不赘述),原来的生意因为自己坐牢的原因中断了后,市场已被别人接手,也没法继续了。为了养家糊口,阿海曾去码头扛大包,做苦力。公安嘲笑他:你,你去码头做苦力,你干的来吗?阿海告诉他说:“我没修炼法轮功前,一个晚上单单喝酒就能花掉几千元,可我一点也不快活,因为我的心是空虚的。而我现在每个月只赚几百元,但我很幸福,因为我的心很充实、因为我有信仰、因为我能够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阿海的话掷地有声,所有听闻此言的人都心生敬意。

2005年底,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拒不接受“转化”(洗脑)而在福建女监受尽磨难的妻子回到家中,劫后重逢。在经历了家破人亡和骨肉亲情被隔离的痛苦后,一家人终于重新在一起了。只是阴影尚在:他们的女儿因为是在深夜看着公安带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内心受到很大的打击,现在时刻都担心爸爸妈妈会突然又不见了;每天半夜总要惊醒过来,要亲眼看到爸妈都在身边,才能安心重新入睡。小女儿内心的创伤是阿海夫妻心头的隐痛,“610”的暴行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阿海夫妻现在平静而祥和的生活着,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他们说他们的心里没有仇恨,有的是善、宽容和爱。他们的善良、无私、勇气、历经劫难而无怨无悔、他们善待他人的热情和质朴的语言常常使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里阿海夫妻的故事只是他们这些年来极少极少的片断。阿海的妻子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个病秧子,差点瘫痪,是修炼法轮功使她的身心焕然一新。阿海本人修炼前后的变化从上文叙述他和公安的对话中也可以感受得到。反过来看报纸上的话:说阿海炼功“给自己、给家人、给孩子造成的巨大的伤害……”。是“巨大的伤害”!对阿海夫妻、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孩子而言,承受的伤害是巨大的!但这个巨大的伤害决不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带来的,恰恰是江罗集团对法轮功邪恶的、残暴的镇压造成的。“610”在这里玩弄了一个偷梁换柱、颠倒因果逻辑的把戏。明明是他们一手造成了阿海夫妻所承受的人间惨剧,却反咬一口,反过来诬陷说是炼法轮功造成的。也许“610”自己也知道其所为是见不得人的鬼魅,才会这样阴险的制造这种颠倒黑白。“610”没有想到的是,这正好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出了它的流氓本性和无赖嘴脸。

“610”的这篇颠倒黑白,肆意造谣的文章再一次伤害了阿海夫妻和他们的家。为了维护法轮功修炼弟子的尊严,他们找到“610”工作人员,痛斥了这种流氓行径,表示愤慨。其实在厦门,被“610”残害的又岂是阿海一家呢。

厦门大学美术学院青年教师叶密才华洋溢,曾数次在全国美术大赛上获奖。在同事和学生眼中是公认的善良美丽、品质高尚的人,她待人热情诚恳,少有私心,总能为别人着想。和她在一起时,总会感到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美好和纯净。这样一个真诚坦荡、质地高贵的女性如今却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福建女监,在“专管队”(指专门针对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弟子而设立的一个恐怖的地方)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还有这篇报纸上第二个小故事中的主角阿花(化名),曾经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劳教所非法关押后回到厦门,竟被“610”送到戒毒所,和吸毒犯关在一起。(顺便提一下,“610”在报纸上胡言乱语,说什么阿花的工作是“610”帮着联系的,事实上根本没有这回事)。还有厦门大学学生谢克峰,只因为行使了“宪法”所给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就被厦门大学开除了学籍。还有陈绣冲,这位60多岁的大法弟子,在2004年12月27日晚上厦门市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中,在自己的家中被恶警当场迫害致死。厦门“610”必须对这笔血债负责。还有正在闽西监狱服刑的陈荣辉、吴胜贤……。

还有很多,这里只是列举了厦门众多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弟子中的极少个例。看看“610”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你能相信这残暴的行径是“救人”吗?

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明白:文章所言的什么“思想上关心、经济上帮助、生活上扶持,动之以情、导之以行、晓之以理”;“政治上不歧视、工作上给出路、生活上多关心、感情上常联络、思想上重引导”等等是无耻的惑众之词。凶残成性的“610”从诞生之日始,就是凌驾于国法之上的一个怪胎。它们的权力超乎常人的想象,可以随意动用所有的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来迫害手无寸铁的至真至善的法轮功弟子。“610”存在的目的就是以“真、善、忍”为敌。这七年来,“610”办公室对国家、对人民、对法轮功弟子及家人犯下了滔天大罪,罄竹难书。它们一直是肆无忌惮、明目张胆、为所欲为、穷凶极恶。可是在公众媒体面前,却恬不知耻的美化自己,妄想欺骗百姓,抹去自己刽子手的本来面目。其实也不奇怪,当今的中共政府不总是利用媒体造谣生事,来愚弄百姓的吗?

善良的百姓啊,你们可见过这样的罪恶吗?中共明明公然的杀了人,蹂躏了人,残害了人,蛮不讲理剥夺了人与生俱来的信仰的权利,用尽了一切最残忍的手段逼着修炼者放弃信仰,用暴政逼迫人当精神的奴才;却在受害者和公众面前说自己是什么“救人”,“关心人”……,天理不容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