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教师去保定市劳教所探友被绑架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河北省安国市大法弟子肖向宇,到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宫印牛,在所外等候时,被保定市公安局、南市区国保大队、及八里庄劳教所的恶警强行绑架到保定市警校,当天又被强行关押在裕华路派出所,后转至保定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于十月二十一日被南市区国保大队非法送入八里庄劳教所,劳教两年。

和肖向宇同时被抓的还有保定地区其它县市的八名大法弟子。据悉,此次非法抓捕是早有预谋的。十日为劳教所预定的八里庄劳教所男大队的接见日,以往都是当天或头天晚上才通知家属,但此次例外,早在半月前就通知了。而且,跟随家属一同探视的人员不让接见,只是在所外等候,这些恶人却对所外等候的人下了黑手。

肖向宇,女、42岁,安国市职中教师。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因多年的病痛,在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神奇的消失了,而且身心变化很大,工作踏实肯干,不计得失,只为学生、学校着想。可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一直遭受邪党各方面的迫害。

现在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迫害,肖向宇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状:高血压、心脏病、肝区疼痛、不能进食、呕吐,但在送劳教所时并没有做完体检就被强行劳教。当家属询问情况时,不法人员们声称肖向宇跨了警戒线,喊大法口号,向劳教所示威。难道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就是劳教肖向宇的理由吗?不法人员不但扣押了肖向宇的私人钱物,还向家属隐瞒了肖向宇的病情,谎称她身体很健康。

肖向宇历次被迫害的经历(由本人口述整理)

一、学校、教委不法官员对我的迫害

自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我所工作的学校(河北省安国市职中)的校长常征曾气愤的叫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辞职;六月份每人给发了一份文件,写着“政府叫她们(指大法弟子)辞职。”文件是上头下来的,很机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前后,我因为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关押在职中办公楼的学习班,不准回家,不准外出,晚上公安人员把守大门,要求学员(法轮功)不得进京,不得练功,不得传播等“六不”,不写保证的立即送安国市看守所拘留,并罚款四百元。参与迫害者:安国市民政局、信访办、公安局、教委 等。市政法委等派人讲信访条例等……。

一九九九年九月,因修炼法轮功,我的身份证被扣压,五个人轮流给我打电话,看人在家不在家,进出还有监视的,并要求填写污蔑大法的签字。参与迫害者:职中校长、副校长等人。九月十三日,因上访嫌疑,安国市公安局工作员到学校将我校四名大法弟子带进公安局,戴上手铐,关进看守所,一关就是四个多月,有的一两个月。参与迫害者:市委的陈方(已撤职)、职中校长常征、市公安局赵建英、马英杰。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零零零年一月,因炼功、学法、讲大法真相,被关押在安国市看守所,在里面被打、被骂,强迫劳动(捡药材)。只要我们炼功、学法,他们就打我们。一位大法弟子被戴上背铐,臀部大腿被打的紫黑,没有一块好地方。我们在“里面”干的活是捡药材,手上裂了很多很深的大口子。伙食上,由于菜少,人们就将桔子皮与少量萝卜菜腌了吃。出来时还被罚款三千多元。参与迫害者:王银普、冯。

二零零零年,多次被抄家,抄走大法书、法像、因坚持修炼,就在电视上报导给我降二级工资,留校察看一年。参与迫害者:安国市教育局。作出决定者:马英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零零二年二月,因坚持信仰,为法轮功上访,被安国市公安局非法劳教并开除公职,在劳教所里被打、强迫超时劳动,用电棍电,靠板等方式迫害。并且罚单位款一万元。参与迫害者:安国市相关部门、职中校长常征、李大勇、公安局赵建英、庄春来、市委王燕青、焦新年、陈克祥。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因明慧网上有我的名字,一次拘留问话,抄家未遂一次。参与迫害者:甘建虎、田旭等。

自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今,安国市职中借已开除我为由,只给我三百元生活费,工资不给。参与迫害者:陈克祥、王燕青、杨宁、刘建涛、常征。

(注:二零零一年常征的母亲和姐姐在半年内均先后死于癌症,是常征的恶行给家人带来的恶果。)

二、恶警残害上访的老弱妇孺

二零零零年,我进京证实大法,见证了许多悲壮的故事,如:一位七十二岁的老大娘,进京证实法,被电棍击头部、下颊部,门牙被打掉,双腿被棒槌打成紫黑成片,但她仍乐呵呵的;有位老大娘耳朵长的较大,被北京拘留所(燕山拘留所)的警察向两边拽拉,然后折成小四方块往耳朵眼里塞,致使她头部失去知觉足有两分钟;有位三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被朝阳路派出所带电刑具(套在头上)差点闷死……。

大法学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她曾受的迫害令人发指。为了“转化”她,将一百多名已妥协的学员都罚站陪着,直到她写完保证,但第二天她又声明作废,她被延期十个月。女子劳教所里的“参观队”,只要有记者来访时,队里就找几个转化了的、社会地位高的说一番粉饰劳教所的话,从未报导过真实情况。

因上访的学员太多,北京各个拘留所往外地分流,有被分流到东北、石家庄、天津,就我们安国市还非法劫持回两批大法弟子。

我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时,只要不写“保证”,恶警就不由分说的强制“靠板”迫害。当时,心如刀绞般地痛,直到现在左手大拇指时常发出异样的响声,经常麻木。那时,许多县的大法弟子受此酷刑,有的胳膊失去知觉半年多。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队里”搞突击“转化”,打、电、靠板简直是家常便饭。他们为了完成任务拿到奖金,不择手段,利用吸毒犯殴打一位女大法弟子(幼儿园教师)的阴部,揪老太太的头发,用很粗的针扎学员的十个脚趾、手指(姓杜的狱医扎邱立英)。河北定县一位小姑娘在来劳教所之前受的酷刑更甚,双手被抱腿蹲下,双脚双手分别铐住,然后用一根棍从膝下穿过,被抬起,几名恶警轮番给她洗脑她,还用衣服蒙住头打等,但她坚信师父一直没向邪恶低头。

雄县大法弟子邺大俊被埋在雪里七天七夜,之后反铐双手吊在树上,2001年,被送进劳教所时,他一只胳膊失去活动能力已有半年。

原来在安国当邪党政法委书记的韩占山,被调到涿州市政法委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他用的迫害手段更见不得人,给老太太灌粪汤,将手铐紧撑开抱住三角形的三条床腿上。

电话区号0312

河北省安国市教育局副局长兼职教中心
校长:常征,宅电3556695/办公室3559763
张双计:宅电3512890/小灵通3589932
薛月华:宅电3553550/小灵通3571668/3581183
史德强:宅电3519533/小灵通3581229
副市长兼610主任:杨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