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将沈阳大法弟子高雅贤迫害致瘫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沈阳大法弟子高雅贤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四年三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经历了九个月的酷刑折磨,最后被迫害致瘫痪。马三家恶警为推脱罪责,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八日把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高雅贤交给家属。

在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的九个月里,高雅贤因坚持每天喊“法轮大法好”,六次被恶警关进小号,多则三个月,少则十天。恶警对高雅贤在零下三十度的冬天穿单衣冷冻,在零上三十度的盛夏关“闷罐”窒息。高雅贤数次被恶警毒打、上手铐、坐铁椅、被强制听高强度噪声……九个月的酷刑迫害,造成高雅贤血糖、血脂升高,尿血,大小便失常,全身关节剧烈疼痛难忍,最后全身瘫痪。

马三家恶警带高雅贤去沈阳市第四人民院检查,医生说:此人颅内压非常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马三家恶警政委王乃民竟说:“我们不打你,但你自己生命出现危险我们不管。”

以下为大法弟子高雅贤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部份酷刑。

一、关“闷罐”:二零零四年七至八月,专管在小号里实施迫害的恶警王玉光(女)及其它小号两名警察,把小号的门窗全关上,把高雅贤关进全封闭的“闷罐”里折磨。当时正值盛夏,气温高达三十度以上。

“闷罐”是一间用很厚的海绵将四壁全封闭的小号,没有一点空气,人在里面很快就上不来气。马三家警察为掩人耳目,对外称其为“宣泄室”。关“闷罐”造成高雅贤五次出现心绞痛、窒息,却无人过问。

二、戴“人头面具”刑具: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左右,恶警王玉光在把小号门窗全部关闭,“闷罐”小号的气温在三十度以上。在高雅贤每天都在高温下被折磨的大汗淋淋的情况下,恶警王玉光妄想对高雅贤杀人害命。王玉光拿出一个人头部大小的刑具——“人头全封闭面具”(此刑具戴上后紧贴头部),扣在高雅贤的头上,造成高雅贤无法呼吸,几近窒息,心绞痛难忍。高雅贤高声呼喊十多分钟,恶警王玉光才取下“人头面具”刑具。

三、恶警殴打:二零零四年十月下旬,恶警王玉光又把高雅贤关进没窗的小号,高雅贤不配合,王玉光就拼命撕打高雅贤,抓她的头发,用手铐把她铐的很紧,手铐卡在手腕里,因不过血造成手呈紫色、手臂几乎没有知觉。王玉光把高雅贤身上穿的被撕打坏了的衣服扒下来,扔在地上,并且不让高雅贤吃饭、不让喝水、每天长达十六小时禁止上厕所,造成尿潴留,时常处于中毒状态。

四、强噪声刺激:恶警把“高分贝噪声广播”放成快转,发出一种刺耳的磨铁轨的超高倍声音,有时把沈阳交通电台的广播用超高倍数快转播放,震耳欲聋的从早响到晚,持续近半个月。高雅贤被迫害的耳聋、血压高压二百一十以上,低压一百三十。

五、零下三十度单衣冷冻:二零零四年冬天,大约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因高雅贤不配合邪恶,九个月以来不间断的喊“法轮大法好”,又被恶警关进小号,同时被关的还有其他大法弟子。小号没有暖气,恶警王玉光及其它两名小号警察把小号门窗每天二十四小时打开,冷冻大法弟子。恶警强制高雅贤“坐铁椅”、“铐手铐”。

当时的气温零下三十度左右,恶警扒下高雅贤等大法弟子的棉衣,有的绝食六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大法弟子也被关进小号冷冻,时间少则一星期,多则一个月以上。高雅贤只穿了很单薄的衣服被长时间冷冻迫害,造成腹痛、大小便失常。

在马三家教养院,象以上这种阴暗狠毒、杀人不见血的迫害手段很多,一批批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大法弟子都亲身遭受过。

九个月的身心摧残,造成高雅贤血糖、血脂升高、尿血、大小便失常、全身关节剧烈疼痛难忍,而后全身瘫痪。高雅贤被马三家教养院严重迫害,在马三家医院和沈阳市第四人民院都有检查和化验的结果。当时带高雅贤去检查医院检查的是第一大队杨姓队长和学员魏丽杰。

马三家教养院警察执法犯法,无法无天,迫害导致高雅贤伤残、差点致死的小号恶警王玉光及其他两名警察,幕后主使一大队队长王晓峰、政委王乃民、所长苏静,及其他指使参与的所有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要负全部责任。二零零五年一月八日,家人把瘫痪的高雅贤接回家,马三家教养院又勒索家人七百元钱说是“检查费”。

马三家教养院真是一个残害善良百姓的“人间地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