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以下是河北省涿州市城、镇、乡、村部份法轮大法学员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遭当地邪党政府恶人、公安局恶警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遭酷刑折磨、敲诈勒索的经历。

1、东城坊镇三城村村民张淑清(女,六十岁):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曾被迫在东城坊镇政府大礼堂参加洗脑班八天,并罚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又被迫到镇政府参加洗脑班,去了一天,罚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秋天,镇政府又以办洗脑班为名,让她去了半天,罚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春天,又以照相为由,勒索她五十元。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一天晚上十点,她已睡下,东城坊派出所来了两三个人,抄走她的大法书和磁带,并把她带到派出所,连夜又送到南马洗脑班。洗脑班说名单上没有,拒收,连夜又拉她回来,第二天吃完早饭又送往南马洗脑班,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没办法,才把她放回来。

2、东城坊镇展台村村民李书香(女,五十四岁):二零零零年八月底,东城坊镇政府五、六个人来到她家,不由分说,东翻西翻,抄走一本《转法轮》,勒索二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原东城坊政法委书记王巍把她和另一名学员张银一同送到南马洗脑班,每人带上五百元现金,交南洗脑班。在洗脑班每天军训,锄地,晚上看诬蔑大法的光盘,并强迫写诬蔑大法的文章。每顿饭一小碗粥,一个小馒头,关押十三天后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因邻村资料点被抄,东城坊派出所和本村村干部等六、七个人来她家搜查,因她没在家抓不到她,他们便把她儿子(不修炼)和其他学员一起抓到镇政府。逼迫她儿子交九百元押金,并予以停职,要求她儿子找回她才能退押金并让正常上班。结果她回来后,只向他们要回四百元钱,五百元钱说算请他们吃饭了。

3、东城坊镇三城村村民尹淑枝:二零零二年冬天,东城坊派出所三名警察和本村公安员郭祥、梁东、张旗等来她家搜查,一无所获。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左右,村公安员赵俊禄带领东城坊恶警王增军和陈云来她家搜查,又一无所获。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钟,东城坊综治办主任柴玉桥和恶警王增军、何雪健等四个人气势汹汹又来她家非法搜查,连顶棚,柴垛都翻了,大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仍然一无所获。由于几年来连续不断的骚扰,带给她和家人很大的精神压力,她丈夫在外打工心里都不能踏实,总是惦记家里是不是又被恶人骚扰。

4、东城坊镇三城村村民张成(男,五十二岁):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东城坊镇派出所强行把他关入镇政府洗脑班,关了八天,并罚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春天村治保主任郭祥又通知他到镇政府洗脑班,关了两天,又罚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夏天,镇政府通知他去保定“参观”(其实是看诽谤大法的漫画),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派出所所长周志怀带领镇政府五、六个人来到他家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又让他在派出所呆了一宿。

二零零三年春天,镇政府以照相为名,又勒索五十元。二零零三年冬天,国保大队三个人开车到他家乱翻一气,没翻到东西劝他不要再炼便走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左右,镇政府司法所陈云和王某又到他家抄家,抄走两本大法书和资料,并把他绑架到镇政府司法所,勒索三千五百元,于当天放回家。

5、东城坊镇展台村村民张桂兰(五十岁左右):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村委会通知她去东城坊镇政府洗脑班,去了八天,勒索五十元钱。

二零零零年春天,村委会又通知她去洗脑班,去了两天,罚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夏天,镇政府通知去保定“参观”(实则是看诬蔑大法的漫画),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春天,村委会通知去镇政府参加洗脑班,勒索一百元钱,当天放回。

二零零三年春天,镇政府以照相为名,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上九点左右,宋小彬、柴玉桥、陈云、王某等人翻墙而入,当时家里没人。此后每天都去她家一两次,不断骚扰,持续一个星期左右,无奈,她被迫离家出走。村支书高学志通过家人找到她之后恐吓说如不回家,就给她判刑。到家后宋小彬找到她让她交五千元钱到南马洗脑班,不交就送去劳教。于是家人凑了五千元交给他们,柴玉桥、陈云、侯某开车送她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每天晚上睡觉都铐在床上,五天后放回家。

6、东城坊镇展台村村民张兰婷(女,五十岁左右):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村委会通知她去东城坊镇政府洗脑班,去了八天,勒索五十元钱。

二零零零年春天,村委会又通知她去参加洗脑班,去了两天,罚款五十元。二零零零年夏天,镇政府通知去保定“参观”(实则是看诬蔑大法的漫画),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春天,村委会通知去镇政府参加洗脑班,勒索一百元钱,当天放回。

二零零三年春天,镇政府以照相为名,每人勒索五十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柴玉桥、陈云、侯某等四、五个人开车来到她家,把她绑架到镇政府,问她资料来源。她拒绝回答,柴玉桥和侯某便打她嘴巴,用大木棍打她,随后送她到邪恶的南马洗脑班,每天晚上铐在床上睡觉,前后勒索二千元钱,六天后放回。

7、东城坊镇窑上村村民孙文香(女,五十二岁):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村委会通知她到镇政府大院的洗脑班,去了七天,罚款五十元。

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村委会又通知她到镇政府大院参加洗脑班,去了半天,罚款二十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八日,村委会让交五十元钱去保定参观(实则是看诬蔑大法的漫画)。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村委会又通知她到镇政府参加洗脑班,并罚款一百元。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晚八点左右,柴玉桥等镇政府人员伙同派出所等六、七个人到她家非法搜查,并把她和弟媳郭素霞一起带走,带到东城派出所,关了两天,每人勒索二千元钱后放人。

8、东城坊镇窑上村村民孙文奇(男,五十岁左右):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孙文奇被强迫到镇政府大院洗脑班,去了七天,罚款五十元。

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又被强迫到镇政府大院参加洗脑班,去了半天,罚款二十元。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村委会又通知他到镇政府参加洗脑班,并罚款一百元。

9、东城坊镇展台村村民张银(男,五十八岁):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东城坊派出所张雷、任立泉等五、六个警察把他绑架到公安局,连夜转送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半个月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夏天,政法委书记王巍带领派出所七、八个人到他家把他绑架到南马,恶人拿橡胶棒打他臀部,被南马洗脑班勒索五百元现金,十五天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冬天,政法委书记王巍带领涿州国保大队杨玉刚等人来到他家绑架他到公安局,勒索五千元现金后转送拘留所,半个月后放回。

二零零四年冬天,东城坊镇政府五、六个人到他家绑架他到镇政府,王增军打了他两个嘴巴,拘禁十五个小时左右,第二天放回家。

10、东城坊镇农大职工蔡甫(男,六十六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单位保卫科沈建国把他叫到单位保卫科,国保大队恶警谢玉宝、杨玉刚、张伟强为了追查一个电话号码找到他,谢玉宝打了他两个嘴巴,杨玉刚和张伟强把他打倒在地,并勒索了他三千元现金。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单位保卫科张勇宏、杨禄、沈建国等人到他家把他们夫妻俩绑架到南马洗脑班,洗脑班要求交一千元学习费。单位把他拉回家让他借钱凑够一千元又送他到洗脑班。因他妻子正念走脱,只交五百元就行,就在他数钱的时候,张勇宏从他手中抢走钱,交给洗脑班五百元,侵吞五百元。后来洗脑班又曾让他交一千元押金,也未退还他。涿州政法委书记韩振山来洗脑班检查,在会上扬言:“谁想办一期、两期班出去,农大的(指工蔡甫)也别想。”后来单位保卫科张勇宏、沈建国来洗脑班叫嚣:“我想把你们家谁抓起来就把谁抓起来,想让你们家哗啦(整垮)了就让你们家哗啦了,我扣你的工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在洗脑班关押四十天后放回家。

此后一直到二零零三年,前前后后一共扣了蔡甫十四个月的工资至今未发。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单位保卫科让他去一趟,到那以后当场把他摩托车扣下至今未给。

11、东城坊镇农大职工田月(女,六十二岁):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单位保卫科张勇宏,沈建国,杨碌等三人强行把她绑架到南马洗脑班,后来她正念走脱,在外流离失所三个多月的时间。后来家人在邪恶的威胁下又把她送到洗脑班,洗脑班以收办班费为名勒索一千元钱,二十多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她因发真相资料被房山公安局送至房山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又转送涿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早上让他们喝用开水泼的玉米面糊糊里有虫子,中午吃两个小窝头还是用发了的玉米面做的,灰色,吃起来是苦的。二十天后送保定劳教所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每天强行劳动十四个小时。

二零零四年六月八日,单位保卫科和东城坊派出所所长来家非法搜查,搜出几份真相资料,当时就把她强行绑架至东城坊派出所,晚上转至拘留所,交一百八十元生活费,半月后转至看守所,二十天后转至保定劳教所至今未放。从二零零一年到现在,期间只发过一年的工资,其余一直扣押到现在。

12、孙庄乡税门村村民宋金枝(女,四十七岁):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村委会常林通知她去乡政府办洗脑班,综治办副主任张华拿电棍电她,她被当场电昏过去,两三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综治办张华领着七、八个人在同修家强行把她绑架到孙庄乡政府后转至涿州拘留所,交饭费一百八十元,拘留十五天后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宋金枝在涞水打工,涞水县城关镇派出所恶警把她和另一位学员非法抓捕送到拘留所,四天后转至涿州南马洗脑班。因没陪教,拒收,又拉回孙庄乡政府,铐在椅子上一天一夜,找好陪教接着送往南马洗脑班,一周后转送孙庄乡敬老院,后她从敬老院走脱。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她丈夫在村支书常林的怂恿下被迫和她离婚。村支书(丈夫的叔叔)常林一直占用她的宅基地,把地里的六十三棵树砍掉,和当年的粮食收成一同归为己有。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书记常林几次到家里威胁她,赶她走,她无处可去,没有走,他利用人际关系找来派出所邢国平,郭芳,在他们事先拟好的协议书上强行让宋金枝按手印(以表示她自己愿意离开),并把她赶出家门。乡政府派人到她娘家把她两个宅基证翻走了,并把她从家里赶出来,至今无家可归。此后每逢敏感日便找到她进行骚扰。

13、孙庄乡北横岐村村民刘润静(四十岁):二零零零年冬天,刘润静去同修家串门,乡政府四、五个人去同修家骚扰,说他们非法聚会,把他们拉到乡政府,恶徒郭芳打了刘润静一个嘴巴,后因没有证据,当天放回。没隔多久,乡政府的王瑞东和综治办的张华等四五个人把刘润静绑架到乡政府。在综治办的办公室,柴玉桥、肖立欣、某等四五个人对刘润静轮流打嘴巴,用电棍电刘润静,打完后又铐在树上一个多小时。刘润静绝食抵制迫害,四天后放回。此后每逢“敏感日”便不断上门骚扰。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