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份大法学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近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利用病号监区四楼实施迫害、强行“转化”大法学员,那里没有监控设施,而且又远离人群。恶警和恶警指使下的犯人对那里的大法学员的迫害进行得十分隐蔽,信息渠道封锁的也很严密。目前只知道那里不让大法学员睡觉,逼迫大法学员看污蔑大法的书和录相等。下面是部份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大法学员的近况。

一、 里玉书,女,57岁,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人。至今已反迫害绝食两年半有余。现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在远离人群、没有监控设施的四楼小屋里,受尽包夹犯人王新华、袁安芬的凌辱迫害。

二、 刘丹,女,31岁,黑龙江鸡西人。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被邪恶之徒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来,至今已反迫害绝食四个多月。其间,犯人肖立华、张静、高红等人每次利用灌食之机折磨刘丹时,都要把她绑在椅子上,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或把她绑在床上,或扯着刘丹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摔到地上。更为可耻的是,为了羞辱法轮功并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还拿出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逼迫刘丹去坐。刘丹的身体被迫害的极为虚弱,邪恶之徒只得将她转到病号监区,改由杀人犯李桂香对刘丹进行包夹迫害。李更为邪恶,平常的打骂不在话下,每次在给刘丹灌食时,李竟指使犯人、护士商晓梅都要加入大量的大蒜,为了防止刘丹在被灌完食后呕吐,她们都要用开口器将刘丹的嘴支住撑大到极限,而且每次都要撑一个多小时,来折磨迫害刘丹,导致刘丹的口腔嘴角出血肿胀。

三、 关玉荣,女,黑龙江双鸭山人。二零零二年被邪恶之徒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曾因带头抵制看污蔑大法的录相,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在小号达两个多月。从小号出来后,关玉荣被折磨迫害的糖尿病复发。现在她的身体状况极差,糖尿病综合症症状显著:门牙脱落,双目眼底充血,视物模糊,身体有些地方皮肤溃烂。仅仅因为关玉荣拒绝按照邪恶之徒的要求按手印,监狱就一直不给她办保外就医,嗜血的邪党及其专政工具一向是视人的生命如草芥。

四、 张秀英,女,66岁,黑龙江齐齐哈尔人。在今年九月一日的后半夜,因张秀英在床上打坐炼功,被值夜岗的犯人李敬敏、蔡淑珍发现后遭到它们的毒打,李敬敏还用拳头猛击张秀英的头部,致使她呼吸困难、疼痛难忍。张秀英的前胸、后背都留下了青紫色的瘀痕。

五、 胡爱云,女,40岁,黑龙江哈尔滨人。至今反迫害绝食已达一年左右,现仍被邪恶之徒关在小号,详情还无从得知。

六、 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中午,监狱干警召集各监室组长和负责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去开会。开完会刚一回来,杀人犯李桂香就开始扬言几天不打人,她的手已经开始痒痒了。当天下午,大法学员郭凤兰、郑丽萍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有多名犯人扑上来,将她们二人打倒在地。这时大队长于英民、干警田闯就站在铁栅栏门外,对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却没有制止。所以杀人犯东秀华就越加卖力的发疯似的暴打她们二人,以讨好它们的主子。

七、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上午,诈骗犯沈淑艳、杀人犯赵海波不允许大法学员说话,六十六岁的老年大法学员张秀英竟为此被他们揪着的头发,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与此同时,大法学员付丽华、张桂兰因在走廊说话,被诈骗犯甄会推倒在地,置之不理,(大法学员付丽华被迫害得尚处于病态之中,腿脚行走不便,之前不久被哈尔滨中心医院确诊脑部有多处血栓)。大队长于英民在给犯人开会时明确交待:如发现有法轮功学员看经文、打坐炼功、闭眼睛就给犯人扣分(指用于给犯人减刑的分)。而为了调动犯人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在同样条件下负责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往往都会得很高的分,而且这些犯人往往凭着各种社会关系,平时又是些干警的照顾对象,所以他们被干警利用的也非常顺手。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病号监区四楼东侧目前有多名大法学员正在绝食抵制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迫害。这里的干警多数都听信犯人的怂恿和整事,近来发生的事就是大犯人韩术杰一手挑起唆使大队长于英杰下令干的。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以来就是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由于信息的封锁等原因这里揭露出来黑幕还仅仅是冰山一角。为此,呼吁大陆大法学员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这里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面结束对大法的一切迫害。同时也吁请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这里发生的一切罪恶,并利用各种正义的方式对那些行恶的人给以公正的裁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