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位于天津汉沽的北京市清河监管分局前进监狱,常常被邪党作为对外宣传以蒙蔽国际社会、欺骗民众的窗口工具,常常组织一些参观活动,给外界造成“一切良好”的印象,借以掩盖它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质。我们要说的是,环境的改善和硬件设施的改造与人权的好坏并无必然的关系。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这里是迫害延续的地方,是邪党持续行恶的地方。事实上,邪党人员们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与迫害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只不过它们采用了更加隐秘的方式而已。

前进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是严密的监控,它们所统一采用的监控方式是:除了普遍的每个监室内都有监视探头由狱警监视外,还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派定一个犯人进行监视,这些犯人称为“包夹”。所以,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它们的监视之下的,并且强迫法轮功学员凡是与法轮功有关的内容一律不准交谈。出入监室这些“包夹”都要跟着,没有“包夹”跟着就不准走。就算是打饭、洗漱、上厕所也要跟着,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有专门值班的犯人守着,学员晚上上厕所,那就由值班的犯人跟着。平时在长桌两边坐着时,法轮功学员也是被“包夹”间隔开的。

关于“包夹”的问题,学员们曾多次与监区警头进行交涉,警头却谎说那是“保护”。后来干脆做出了一个规定:以后谁也不准叫“包夹”,一律叫“互监”。换汤不换药。

另外,法轮功学员接见亲属也是在严密的监视之下。接见室分A、B、C三个区,A、B区都是面对面敞开式的接见(其他监区犯人接见处),而C区却是用钢化隔音玻璃一格一格的隔离开的,法轮功学员只能在这里接见亲属,接见时是通过话筒进行交谈的。里面还有监控室,对法轮功学员接见的全过程进行监视、监听,并对谈话内容进行录音。

以上是邪恶对法轮功学员日常生活的监控,一种特殊的迫害。如果说严密监控是在给法轮功学员的精神上枷锁,那么,以下邪恶的所作所为却是实实在在对法轮功学员肉体和精神两方面的严酷折磨。当然,这些事情参观团是看不到的,因为见不得人的事它们都是藏起来在背地里干的。它们怎么干的呢?每个监区里都有一些小房间,通常叫做“小屋”,这就是它们行恶的地方。用的什么办法呢?那就是长时间罚坐。

由于大法弟子持续讲真相,国际舆论及各方面对邪恶的压力很大,而邪恶又想把这个地方当作掩盖其罪行的宣传窗口,所以就改变以前的做法,采用了这种隐蔽的、变相的折磨人的方式。其具体做法是:一个小凳儿,20公分大小,20公分高,坐的时候要坐直了,两腿要并上,膝盖不准分开,两脚要并拢,脚后跟要收回来贴在小凳边上,两手还要五指并拢放在膝盖上,指尖不准超过膝盖,目视前方,不准闭眼,不准打盹。中间坐着的是法轮功学员,两边一边派一个犯人看守,必要时前面还要再派一个犯人看守。总之就是要保持那样的姿势,一直坐下去,一天十几个小时甚至二十几个小时的坐在那里。如果不合“规矩”了,旁边的犯人就要“发挥作用”了。

人那样坐着,看上去平常,可是时间一长就该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了。是紧是松,标准是由邪恶人员把握着的,那是要看所谓“态度”的,不配合那就一直坐下去,一天、两天、十几天、几个月…… 晚上要想睡觉,它们也得“感觉感觉”,如果觉的“态度”还凑合,那就睡的早点,如果觉的“态度”不行,那可就不一定了,三四个小时是睡,一两个小时也算是睡,总之还不能让人们说它们是“不让法轮功睡觉”。

邪恶人员就用这种办法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肉体,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经常会有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小屋”去经受那样的折磨,其中吴引倡就反复多次的被关进去过,一关就是一两个月,甚至更长。

初被押到前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直接关到“小屋”里进行隔离。监区的通道里有值班的犯人巡守,所以“小屋”里具体情况怎么样,正在做什么,外面的人是很难了解的。邪恶人员把这作为一种制度在实施,还恬不知耻把这叫做“入监教育”,翻开《监狱法》看看,有那一条规定了用这种方式“教育”人了?它们就是在肆意妄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如果发现哪个法轮功学员有所谓的“问题”,或者有“包夹”的打小报告,那么那个学员就很可能被再次关进“小屋”经受折磨,这样的事是时有发生的。

2006年1月,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因传递经文被发现,或说了“敏感”的话被“包夹”举报,结果被关进了“小屋”。因为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屋”的事时有发生,学员也多次与警头交涉过,未果。这次事态比较严重,于是许多学员纷纷站出来说话,找警头进行交涉。后来,警头看到找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便决定选几位法轮功学员作为代表进行“座谈”。持续谈了几天以后,邪恶人员终于恼羞成怒,撕下了以往伪善的面具,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严厉的打击措施。

3月9日,它们以监狱为后盾,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开始大举抓人,制造的恐怖气氛与99年7.20邪恶镇压法轮功时是如出一辙,像是天要塌一样。就这样抓走了我们7位学员。这7位学员是:关智生、王为宇、王益、张健、黄剑、秦尉、武军。邪恶宣布的罪名是所谓“扰乱监管秩序罪”。9日、10日这两天,京津地区黄沙漫天,出现了多年罕见的大沙暴。

邪党人员抓人的同时,对整个监区也实行了严管,对法轮功学员加强了控制,有狱警还威胁说,“谁要是私底下互相打听、互相议论,严厉打击!”。后来证实,7位学员是被关到了8监区,“隔离审查”。11日,邪恶开始对全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的排查,说是找是否有组织或者是否还有其他与此事有关的学员,结果马昂、马晋、唐基长(手臂、腿有残疾)等几位学员又被关进了“小屋”,并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和脚镣,于是马昂、马晋、唐基长开始绝食抗议。这一天,窗外大雪纷飞……

目前,前进监狱专门用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有三个:一监区、九监区和十二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大概有150人左右。刚才所讲的是发生在十二监区的事,其他两个监区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事实上在此次迫害事件发生之前,一监区就有一位姓刘的学员被镣铐加身的押往了“集训大队”(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每天就是那108个动作,每个动作都要听口令,没有口令不准动,吃、喝、拉、撒、睡,一切如此。出门、进门、走路转弯,都要立定跺脚,直角转弯再跺脚,每次跺脚都要声嘶力竭的喊“报告!到!!是!!!”),被集训六个月。此次十二监区迫害事件发生后,监区警头曾对本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我要看看谁会成为十二分监区被送去集训的第一人”。

十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起主要作用的狱警有四人:指导员陈俊(警头)、指导员孟凡国、中队长陈红宾、中队长张洪海。

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邪恶一方面极力掩盖它们的罪行,一方面投入巨资对一些监狱进行了改头换面的改造,以逃避国际社会对其监狱人权状况的指责,而背地里却从未放松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与迫害。好象是2004年的时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来人调查,对李昌等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问询。事后,警头说,“国家领导人对这次谈话非常满意”。可想而知,在这样严密的监控和安排之下,还能谈出什么结果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