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安次区部份大法弟子遭受经济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河北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许多人由于修炼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得到身体的健康和生活上的快乐。可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仇庄乡以党委书记刘凤军为首的乡政府人员和仇庄乡派出所,对大法弟子进行经济迫害,强逼交数目不等的所谓罚金、抢夺私人财产、交各种非法的费用等。下面是部份大法弟子的自述。

大法弟子张玉英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三日中午,被骗到仇庄乡政府,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让写“保证”,并交2000元钱。二零零一年要回1500元。这些都是仇庄乡原党委书记刘凤军经手的。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张玉英因证实大法,被大王务派出所的曹力、程军所抓,当晚他们带领仇庄乡政府的四、五个人非法闯入张玉英家,拿走电视机、录音机、VCD、手机及现金2000元,还有装在一铁盒子里的零钱(不知多少)。张玉英被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不知何时他们又将她家洗衣机、菜刀拿走。张玉英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安次公安分局刘彦辉和另一个人将劫持到洗脑班,家人又被迫拿出3000元。

大法弟子叶牡莲一九九九年七月去北京上访,仇庄派出所和乡政府给她家人造成极大压力,家人请仇庄乡党委书记刘凤军吃饭,花了300元,又给了刘凤军400元,算是找她时花的车费,没有任何手续。九九年十月,仇庄派出所蔡春云,乡党委书记刘凤军和杨广峰、王俊青等六、七个人非法闯入叶牡莲家,把大型录音机、大法书、真相材料抄走,又非法罚款400元。二零零零年,叶牡莲又去北京上访,被抓进看守所,家人怕她吃苦,又请刘凤军吃饭,花了300元。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廊坊安次公安分局局长、干警还有大王务派出所几个人和仇庄书记王永强非法把叶牡莲家电脑、打印机、还有2000元现金拿走。叶牡莲被迫流离失所,家里庄稼无人管理,损失3000元。

大法弟子王国娟是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人,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身体很不好,大脑供血不足,经常昏死过去,经多方求医还是很虚弱,不能下地干活,家人因她苦恼。。自从学法炼功以后,身体明显好转,乡亲们都知道她炼功身体好了,也能下地干活了,家庭逐渐的也富裕了,因为不用求医买药了,全家人也都不为她担心了,都为她走上修炼道路而高兴。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听说政府要非法取缔法轮功,王国娟想不通,就去北京上访,让政府知道大法好,不要取缔法轮功,没想到在火车站被恶警抓住,把她押回当地仇庄乡派出所。一周后,仇庄乡党委书记刘凤军逼她交罚款500元,没有任何手续。

当年十月,仇庄乡派出所又把所有的炼功人,其中包括说不炼了的,也都抓了起来,关在七间大破屋里,说办所谓的学习班,其实就是罚款,最早出去的交罚款1800元、1200元、1100元、600元、400元不等。

以后的日子不分白天还是晚上,恶人对王国娟骚扰,有仇庄乡政府原党委书记刘凤军,有仇庄派出所的蔡队长,有大王务派出所的恶警刘建国,有时叫村的书记李桂全到她家骚扰,给王国娟全家人带来很大的压力,全家不得安宁,过不好日子。

大法弟子王存悦一九九九年八月份,被仇庄乡党委书记刘凤军叫到仇庄乡政府,以办班为名,罚款500元。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日,第二次仇庄乡办洗脑班,王存悦被勒索罚款700元。大法弟子李淑珍二零零二年五月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回来后,仇庄乡政府的杨广峰强迫她家属交3000元所谓“转化”费。

进京上访是国家赋予公民的权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炼功人?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有罪吗?锻炼身体有罪吗?写这些不是怨恨,而是叫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知道你们已经犯了国法。诚心的希望你们早日警醒,不要对大法犯罪,不要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犯罪,那样会遭报应的,真心的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