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市国家安全局二处恶警宋振明、李贵文仍在犯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长期以来,锦州市国家安全局二处宋振明、李贵文两名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二零零四年至今,他们采取对大法弟子进行跟踪、盯梢、打探、电话监听、盗窃物品、撬门砸锁等流氓特务手段参与犯罪活动。他们先后跟踪绑架了十余人,给这些大法弟子本人及家庭带来了魔难,不但使这些家庭妻离子散,使其亲人遭受了极大的精神痛苦,也导致这些家庭在经济上损失惨重。部份详情如下:

二零零四年农历新年刚过,他们就抄了大法弟子邵明刚和李凤君的家,后来导致两人被迫流离失所,两个多月后他们在山东将二人非法抓捕。他们对邵明刚刑讯逼供,打得邵明刚面部变形,送到拘留所时,拘留所见到邵的伤势太重,不愿接收。现在邵明刚仍在锦州劳教所遭受迫害,他在迫害中患了高血压,但劳教所拒绝放人。邵的儿子二十六岁,由于父亲在狱中不能赚钱,家里经济条件又不宽裕,至今未能有女朋友。

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晚上,他们在大法弟子刘万胜的住宅附近绑架了刘万胜,同时抄了刘的住宅和他经营的电子商店。宋振明和李贵文等人撬开刘家商店的金柜,抢走现金数千元;闯进刘家住宅,盗走一些贵重物品。当晚他们对刘万胜刑讯逼供,打得刘遍体鳞伤,面部变形,但刘万胜一句口供也没有。第三天,他们找到刘的儿子,让其送去三万元,将他父亲保出来。敲诈未遂后,便把刘万胜交给了市公安局。几天后刘被送到锦州劳教所教养三年。两个月后,刘的妻子周华前去劳教所看望丈夫,却当场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教养三年。可怜家中只剩下儿子一人,他女朋友因此与之分手。父母双双入狱,家里就象天塌了一样,这小伙子整天愁眉苦脸,饥一顿,饱一顿,经常与朋友喝酒解闷至夜晚。刘家苦心经营几年的电子商店从此倒闭,经济损失无法估计。

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清晨,他们闯入安居夏小区,将第二天要举行婚礼的大法弟子戚明力强行绑架,他们冲进房间先将戚打倒在地,粗暴地给他戴上手铐,并用电线一类的东西将戚双脚紧紧捆住,还用家中的电视罩罩住戚的头部。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将戚明力的左膝严重扭伤,戚的双手也是伤痕累累。同时他们还抢走戚明力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三台激光打印机、三台喷墨打印机、大量的纸张、耗材和大法书籍及现金七千元。同时他们还绑架了戚明力的未婚妻和他的岳母。宋、李二人还向戚家人炫耀:“我们都跟踪他(指小戚)好几个月了。”当时小戚的婚礼一切准备就绪,小戚家吉林四平的亲属赶到了,他大学的同学们也陆续赶到了,没想到一对新人和岳母就在婚礼的前一天突然被抓。事后有人私下里问他们:“既然跟踪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才抓他?他第二天不是要举行婚礼吗?”答曰:“就在他结婚的前一天抓他,祸害他!”非法抓捕后他们对戚明力酷刑逼供(参与殴打小戚的还有安全局一史姓恶警和一洪姓恶警),将戚的右腿严重打伤,没得到口供,他们又将戚送到抚顺罗台庄洗脑班,最后把戚交给了市公安局,戚很快被送去劳教三年。两年多来戚明力在锦州劳教所受尽折磨,右腿伤势未愈,双目视力模糊,浑身长满疥疮,其痒无比,劳教所因他拒绝转化常年不让他晒太阳,使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他家双方的老人和新婚妻子四处呼吁要求释放戚明力,但几个“办案”单位互相推责任,戚明力至今还在劳教所里。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他们勾结市国保大队的恶警们,抄了大法弟子刘学元、王娇、王丽阁和时钟锦的家,抢走物品无数(几家物品总计价值三万多元);又在半路追捕姜大伟。最后他们绑架了刘学元、王娇和姜大伟。宋、李二人把刘学元打得满身是伤,目不忍睹,最后刘学元被教养三年;王娇和姜大伟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后均被敲诈数万元后才被放出;这次迫害导致王丽阁的经济损失达三万元。大法弟子刘学元是锦州医学院的讲师,他家住在大连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当年他毕业时因学业优秀,人品出众而被留校任教。他被非法劳教后,有一天他母亲挤长客、赶火车前来锦州看望儿子,老人家背来一些花生米准备给儿子吃,但锦州劳教所恶警白金龙等人无礼拒绝了老人的心愿,(普通犯人家属送来的东西他们不敢拒绝,而对法轮功学员他们却为所欲为。)可怜老人家只好流着眼泪将花生米背了回去,可以想象刘学元的老母亲是啥心情?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他们二人跟踪绑架了凌河区老保北里大法弟子王志刚,之后对其家人敲诈,对王的妻子说“你是钱保,还是人保?”“看在你家生活困难,拿一万元就行了。”敲诈未遂后,他们把王志刚转交给太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方绍申、李先文和高秀文,几天后这三个恶警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把王志刚送去教养。目前王志刚仍在锦州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王志刚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人的生计全靠他,他入狱后,妻儿的生活陷入了困顿。

由于宋、李二人的跟踪监视和提供“情报”,还导致了太和区大法弟子李凤秋二次被太和分局非法绑架,目前李凤秋正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里遭受迫害。

宋振明和李贵文这两名恶警每次暗地里绑架人之后,从不按照《警察法》的有关规定按时通知家人。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没了音讯,生死未卜,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是被他们抓走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拘留、敲诈、恐吓和劳教,家人的承受到了极限,精神都要崩溃了,那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有受害人自己知道。

除此之外,几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大法弟子王军凯,企图绑架王军凯。他们时常给王军凯的父母打电话,进行骚扰和恫吓。他们长年跟踪王军凯的妻子,并监视其住宅(二零零六年邪党国殇日期间,他们在王军凯父母家楼房的对面租下一户楼房,像流氓一样往王家室内窥视)。他们对王军凯的长期追捕,不但使王军凯不能与家人团聚,还给其年迈的父母和妻子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由于思儿心切,再加上惊吓,王军凯的父亲已患高血压;其母亲经常暗自伤心落泪;其妻子整天没有安全感。

综上,宋振明和李贵文两名恶人对锦州大法弟子犯下了种种罪恶,大法弟子多次写信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仍不醒悟,继续作恶。望全体锦州大法弟子利用各种方式继续向他们讲清真相,继续劝善,并利用各种渠道全面调查二人的社会关系,及时上网公布,以备更大面积的向当地民众揭露他们的罪恶。我们期待着他们二人没有泯灭的良知再现。

宋振明手机:13941635358
李贵文(小灵通):0416——2950995
锦州国安局办公室:0416——388022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