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更新: 2020年06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们夫妻俩是老年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过了七年多的风风雨雨,每一步都浸着师尊的无尽的心血,和同修的相互帮助。我们内心无比感激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我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幸遇大法,但当时是似学非学的,直到一九九八年我得了病,才下决心认真学下去。半年后,老伴看我炼功效果这么好,也步入到了大法修炼。在个人修炼阶段,我们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把名利看的很淡,很快我俩以前的病都没了,身体健康了。随着不断的看书学法,慢慢的懂得了这是一部可以使人成佛得道的大法,让人跳出生死轮回。这使我俩更加精進,比学比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我们地区炼功点的负责人被抓走七、八个。当天我和老伴自发的和一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要人。一路上通过了恶警的三次拦截检查,终于到了北京。到北京后,看到天安门广场及东西长安街停着许多警车,许多大法学员被抓到车里,我们就向国务院信访办走去,恰巧迎面碰到一个老同修。他告诉我们前面正在抓人,别往前去了。当时觉的这样被抓不值得,商量后让老伴和同修先回家,我住下来,联系一下北京的同修再电话联系。于是,我坐上公交车从西单走了个来回,看到中华门及通向国务院信访办的路上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了。

老伴回到家,才知道单位找我们找翻了天。他们连夜把我从北京拉回单位,让我交出师父一九九九年五月在多伦多的讲法录音带,逼问我录音带的来源。由于自己的怕心和不理智,就把同修说出去了,没有认识到自己犯了错误。

从那以后,保卫科的人三天两头找我,问这个哪来的?那个谁给的?炼功点上都有谁?心想同修都被抓了,说了也没问题。可回家看到师父的法像,师父的表情严肃,悟到自己做错了,给同修增加了魔难,自己还配合、纵容了邪恶。正如师父讲的“还有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走出死关》)邪恶逼迫交书时,错误的认为不交,别人会检举,就违心的交了一套。交后悔恨自己又做了一件更不好的事。“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为谁而修》)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我大哭了一场,悔恨自己没骨气,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并决心以后决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了!当他们还说我家里有师父的法像要我交时,我心里说:“我什么也不交了,要杀要剐就这样了!”并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思想准备。当我的心一橫,坚定下来了,反而什么事也没有了。我体会到我们做正了,心里坚定下来了,师父就能保护我们了。

那时主要是怕,怕心在作怪。自己用人心对待迫害,对待一切。我对外面说“不炼了”,可回家“偷着炼”。当时内心也很痛苦,很羡慕那些做的正,在哪里都敢说自己还炼的同修。记的有一次,有同修约我去北京证实法,我斗争了好几宿,编织着自己如何被抓、被审、被打的情景,还准备好了去拘留所的被褥。最后还是没有走出去。

一次和老伴到农村参加了一次法会,听到同修介绍去北京证实法的情况和体会,也很振奋,也很感动,但落实到自己又没有“胆量”了,怕抓、怕关押、怕挨打……,但又更怕“考试”机会错过了,圆满不了,那还怎么跳出轮回呀!虽然这样,但还给自己找平衡,心里跟师父讲:“修大法层次突破快,如果我出三界了就行了,如没出,我发誓下一世还接着修,这一世胆量太小了,就这样了吧。”

多么大的怕心呀,多么大私心呀,只为了自己的“圆满”而修!

“怕心”其实是最大的私心,怕什么,不就是怕失去“常人的这点东西”吗?由于自己有漏,怕心重,被邪恶钻了空子。没过三天,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回答:“不想生病就炼,想生病就不炼。”就这样一句话,就被恶人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被拘留了半个月。在那里,我坚决不写“不修炼的保证”。从拘留所回来,自己感觉胆子大了,底气足了,怕心少了,正念多了。自己到哪都敢承认自己是修大法的!

在这不久,老伴也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回家从新学习师父经文,使我们更加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和学法的重要性。知道要走好自己修炼的路,就必须学好法!于是我俩相互督促,相互提醒,抓紧时间学好法。那时我俩一块炼功,学法分开学(因我看书快,不愿和他一起学,怕耽误时间,这也是一种“私”)。那时我五天看两遍《转法轮》,有一天我一口气看完了九讲,整个身心都溶在法中了,真有说不出的轻松、神圣。没有几天,《走向圆满》、《心自明》、《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建议》等几篇经文也会背了,亲身体验到了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我要去北京证实法!这次我去北京证实法的信心非常坚定,我背诵着《位置》、《道法》经文,毅然来到天安门广场,向全中国向全世界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证实法后,我堂堂正正的回来了。

二零零二年回家看望九十来岁的老母,恰逢老母摔伤,便留下来侍候母亲。我让母亲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带,开始弟弟、妹妹都反对,执意要住院。我说:“住院治疗我不反对,但看护大家分工,药费平均摊。如果在家治疗,我自己侍候,费用我全包。”在利益面前他们都同意了。母亲耳聋,我给老人带上助听器,让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刚听了一个小时,老人额头摔伤的血包落下去了;听到第三天能下地大小便了。发生在九十岁老人身上的奇迹,使全家及亲友都惊叹极了。随着老人听法时间的增长变化越来越大:皱纹减少了,老年斑逐渐的褪,掉的眉毛长出新的来了,白发里还长了许多黑发。更惊奇的是老人还来了“例假”,不多,一点点。家人说老人精神了,年轻了。就这样没花一分钱就恢复了健康。后来,老人能下地了,我就让她坐在椅子上和我一起炼功。虽然她的动作不到位,但老人特别认真。

老母亲和大法也有很大缘份。记得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回家给老人读《转法轮》,母亲就说:“你们老师是先知吧?”「七二零」后我回家,给母亲看老师的法像,老人说:“老师人长的好,心眼好,说的都是好事。”我告诉她:江××镇压法轮功,抓老师。她马上说:“江××是坏人,坏人才抓好人。”

母亲摔伤把我留在这里,这也不是偶然的事。我要在这里讲清真相,救度家人和老乡亲。在家里一切活我都抢着干,来了客人,我忙着做饭、收拾,自己没有一丝怨言,有时机就给家人讲真相。时间不长,姐妹由原来对大法不理解,现在完全相信了,知道了大法非常好。我的妹妹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姐太伟大了,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我的姐姐说:“我以为炼法轮功的人都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无情无义,看来电视上的都是造谣,我从心眼里感谢李老师为我家培养了这么一个好妹妹。”那时,我的退休金全部被无理扣发,姐姐知道后,一下拿出了一万元支援我和母亲。

两年的时间,我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不上,看不到老师的新经文,心里很苦闷。没过几天,当地同修就给我送来了新经文和明慧资料。近两年的时间,从新看到了师父的讲法,激动的我泪流满面,很长时间难以平静。这更增强了我讲真相救世人的信心和动力。我利用多种方式讲真相,写信,当面讲。写到这里,想到师父每时每刻都看护着我,操劳安排着我修炼中细微的一切,心情真无法用文字表达。在侍候母亲的两年半的时间,老师的讲法我听了二百多遍,《转法轮》读了三十多遍。我深深的体会到:学好法,是做好三件的基础的基础,是我们修炼根本的根本。

老母亲九十三岁安详的离开了人世。我也就回到了家。可老伴在洗脑班被强迫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在家过上了常人的生活。法不学了,功不炼了,啤酒也喝上了,天天忙于打羽毛球。到家后我赶紧和老伴一起学法,听师父的新讲法录音带。两天之后,老伴明白了,又从新走入修炼。开始认真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那年他嫂子去世,他认为我们应该回去看看哥哥,这也是向家乡父老讲清真相的好机会。于是他就启程回到了老家。他的老家是北方一个普通的山村,沟里沟外连在一起,有三百多户。光他们村就有二百来户,村里一个炼法轮功的也没有,很少有人知道迫害真相,绝大多数人被电视宣传迷惑着。开始讲,多数人只笑而不表态,表态也是邪恶宣传的那一套。一时让明白真有一定的难度。但是他信师信法,随着时间的推移,父老乡亲们一定会明白的,一定会得救的。

老伴的一个侄女,得了咽炎,发烧、痛,特别难受,吃药打针也不管用,自己又没钱。他就先送她一本《转法轮》,后又教她炼功,不久病就好了,她原先对老公公不孝敬(婆婆已经去世),学法后对公公好了,尽心尽力的侍候。老公公见人就说儿媳妇学了大法变好了,由此全村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后来,他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他经常和同修去各村发真相资料。有一次他和同修去偏远山沟发真相,返回时迷了路。天黑,山路又窄又陡,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山尖上,望着黑幽幽的群山,不知向何处走。他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冬天,我也来到他的家乡,我们在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在相互切磋中我们认识到,让乡亲们明白真相,除了讲更重要的是做,首先让乡亲们接受我们。他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叔,智力先天不足,一辈子单身,是村里有名的五保户。我们来看他,老伴首先把他的炕擦洗一遍,把地上的尿冲洗干净,然后把他接到侄子家一起住,以便我们照顾他。每天给他把头和脸洗的干干净净,晚上天天给他用热水烫脚,他脚冻的化脓了的冻疮也好了,他所有的衣服、被子也拆洗的干干净净,左邻右舍都说:从来没见老叔这样干净过、这样精神过。老叔心里也高兴,在我们的细心照料下,身体也结实了,也胖了。他老人家渐渐的和我们也有了感情,有一次我们出门几天,老叔竟不吃饭天天坐在大门口等我们。

侄子的一大家子的用需我们都负担,做饭基本上也是我们的事。高兴的侄媳妇说:“婶,您别走了,在我们这长期住着吧。”我们的言行让乡亲们都佩服,他们说:全村烧香拜佛的都算上,没有一个象法轮功这样能做到的。加上我们讲真相,几乎全村人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就连受造谣宣传毒害最深的一同族弟弟也开始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他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学法轮功的真是好人。”本村有一些有缘人也得了法。

农村很重视过年,串亲访友的特别多,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讲真相的机会。尤其是正月十五,村里要组织拜年,敲锣打鼓的带秧歌队每家拜年,还要“拔灯”(即用谷糠拌上柴油点上火),每家门口、窗台、灶前都拔上一小堆火,预示着来年日子更红火。所以每家都准备好礼花、爆竹、压岁钱等,直到拜完年才睡觉。

拜年是散发真相资料的好机会。那天下着鹅毛大雪,老伴穿上防寒服,戴上帽子,装上真相资料跟在拜年的队伍后面也出发了。拜年队伍的成员大多都是年轻人和小孩,人们都很奇怪这个老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雅兴”。老伴给熟悉的乡亲说:“几十年没在家乡过‘十五’,再找一找小时候的感觉。”拜年队直到凌晨三点钟才结束,家家也都收到了大法的真相资料。

转眼到了夏天,一次我和他一起去邻村发真相资料。有个小村很偏僻,只有几十户人家。人少我们也不能落下。十二点发完正念,我们踏着月光出发了。这个小村真够偏的,没有路,出村走河套,河套也不宽,只有两三米,水流的哗哗作响,两边是长满一人多高的庄稼地,越发寂静。我们顺着崎岖的河沟前行,但内心感觉非常神圣愉快。我们小声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发完一个村后,又到相邻的另一个村,发到最后还剩几家,老伴叫我在沟口等着,他一个人去。结果惊动了一条狗。这狗的主人没把狗拴着,它汪汪叫着奔我来了。我马上稳住神儿:“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这只狗不往前走了,瞅瞅我乖乖的回去了。天快亮了,放羊的准备上山了,我们的资料也发完了。我俩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在做“三退”方面,他们家族上百口子的人,几乎都三退了。家族中嫁出去的姑娘我们知道后也去她们婆家讲真相做“三退”。全村人退了不少。看到乡亲们明白了真相,退出了恶党,有了好的未来,心里有说不出的欣慰。在讲真相做三退时,念很正,时时感到老师就在身边。

我们俩在一起配合的还可以,他心细,我有时粗心,我想不到的,他给我想到了,我们相互弥补。但有的时候也争执、吵嘴。事情发生后,我们都能向内找。原先我看不到老伴的优点,可现在我发现他有好多的地方是值得我学习的。

下面说说我修炼中的教训,望和我有相同情况的同修引以为戒。

我单位有一老年同事,女儿在国外,老伴病了七、八年,雇了个保姆看护。近一年来同事的老伴抢救了几次都顽强的活了下来。因为我们关系不错,所以在她老伴病时我们就前前后后帮忙,一有机会就给保姆讲真相,保姆也退了。时间长了,自己产生了求心和利用大法的心,摔了大跟头。

这次,她老伴又住院抢救,我几乎天天守着。保姆明白真相后,她也把真相讲给她的亲属和医护人员。有的医护人员在背地里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知政府为什么要镇压。”在最后的几天里,病人想听大法。我的同事赶紧买了MP3。我在病人清醒的时候,我对他说:“大法洪传万世难逢,能听到是你的福份,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好好的听。”由此我起了欢喜心,盼着病人能出现奇迹,轰动医院。有时跟病人的家属也讲的比较高。老伴提醒我的心“不对劲了”,可我还不听。那天晚上,我让病人的家属休息,我自己陪着病人,可就在那天晚上,病人咽气了。第二天我就把脚脖子崴了。向内找自己:自己有求心,欢喜心,显示心,还有利用大法的心。这件事使我发现了我修炼的差距,发现了自己还有没有去掉的这些不好的心,我决心要把它们修掉。

在证实法的路上,以后我和老伴会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