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龙泉驿区洗脑班的罪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自邪恶江××和恶党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成都市龙泉驿区邪恶之徒想尽一切办法紧跟邪党,其中包括抓捕大法弟子进邪恶的非法的“洗脑班”。到目前为止,共办了三次。在这三次洗脑班中,他们利用邪党的歪理邪说强制大法弟子放弃自己的信仰,毒害世人。这三次洗脑班的主要犯罪人员是:610主任何锡文;610成员罗军、李德文;司法局副局长陈德才。

第一次洗脑班地点在龙泉驿区柏合镇国税山庄,时间是2002年9月下旬至11月下旬,当时非法抓去了十名大法弟子非法迫害(九人送国税山庄,一人被送往金堂);第二次洗脑班地点在长松的宏顺山庄,时间是2003年6月下旬至12月中旬。前后共抓去了十二名大法弟子,强制洗脑;第三次洗脑班在山泉的翰林山庄,时间是2004年6月中旬至8月30日。共抓三名大法弟子。

一、无中生有迫害大法弟子

那是在龙泉驿区柏合镇国税山庄洗脑班。2002年10月中旬,大法弟子艾朝玉和民兵(抽调来的年轻农民)袁某某、刘某某唠家常,艾朝玉很自然的将双手放在腿上。这时,民兵黄春艳从家中返回山庄,刘某某见黄春艳回来就起身离开了那个房间,黄春艳一看见艾朝玉,就冲上前狠狠的扇了她几耳光,袁某某惊呆了,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艾朝玉则质问黄为何打人?黄恶狠狠的说:“你在炼功。”艾朝玉说我没有炼,我在和他们唠家常,黄却蛮横的说:“你就是在炼功。”袁某某在610成员李德文的邪劲下,不敢为艾朝玉作证,就这样,艾朝玉无缘无故遭到一顿毒打。其余的民兵都暗地里议论:黄春艳吃错药了!家里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到这里耍蛮横?李德文为什么无理支持黄春艳?各房间的民兵都在给自己房间的大法弟子打招呼,以后谈天时,不要把手放在腿上,免得被黄某某看见后找麻烦,遭毒打。

第二天早饭后,大家都在看电视,男民兵陈国民和女民兵闲谈时,总想占女民兵的便宜,结果被女民兵讽刺挖苦,弄得很难堪,又不便发作。这时电视正好在演广告,眼睛近视的大法弟子黄彦看了看远处,调节调节眼睛。陈国民正无处撒气,便气冲冲的对黄彦骂道:“黄彦,你给我好好看电视,不然我打你。”黄彦和气的说:“现在在演广告,我看下远处,调节一下眼睛。”没想到这种合情合理的解释,竟遭到陈国民的一阵拳打脚踢,连在场的民兵们都认为陈国民太不讲理。大法弟子喊:“不许打人!”黄彦立掌发正念。李德文从房间里冲出来就骂:“这是什么地方,还敢炼功?”这时,几个早就被授权做打手的几个力气大的民兵将黄彦拖进房间(在外边怕过路的农民看见它们的暴行)一顿暴打,黄彦的两根肋骨被打断。这天上午,黄彦三次被拖进房间毒打,被泼冷水。

同一时间,李德文邪劲十足,立即要求大法弟子念攻击大法攻击师父的文章,遭到了抵制。李德文大怒,要求将大法弟子拖入室内“教育”(毒打)。当时拖入室内遭毒打的除黄彦外,还有袁彬、何有明、文举平、李建英、艾朝玉五人,女民兵黄春艳还抓住艾朝玉、李建英的头发左右开弓扇耳光。在他们行凶时,有的女民兵吓坏了,不断的小声嘀咕:有几个都是老太婆了,怎么经得住这么打。这次事件后,女民兵都在私下指责那几个打手:“你们太黑了,下手那么重。”也有在背地里骂陈国民太黑了,自己流里流气的遭了女民兵的讽刺却拿黄彦出气;也有议论李德文偏听偏信不讲理的,但迫于压力都不敢多谈。不过也有的想取得610分子的好感,从迫害大法弟子中捞取好处,以便今后留下来当干部、吃皇粮,今后解决自己子女的工作(办班那天,区上的几个邪恶之徒给它们许的愿),对大法弟子更加凶狠。

2002年11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李德文和他们那一伙打麻将,输了五百多元钱没处撒气,第二天就想拿大法弟子出气。他拿出那套邪书强迫大法弟子学。正当它准备就绪,走出房间时,突然眼前一黑,赶紧抓住前面的椅子,还是没用,仰面跌倒在石沿上,头、口、鼻一齐出血。李德文遭恶报,差点送掉性命。邪恶之徒乱成一团,事情不了了之。

二、邪恶的罗军

罗军迫害大法弟子最卖力。在国税山庄,本来他和李德文是轮流到山庄值班,可为了讨好恶党,不该他值班时,他也在山庄。国税山庄第一次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之后,只过了四天,罗军又将大法弟子集中,强迫念攻击大法、攻击师父的文章,遭到抵制后,他就将袁彬、何有明、年过五十的文举平三位大法弟子拖入房间拳打脚踢。

11月上旬午睡时,他对何有明、黄彦边打边骂,口出狂言:“你们弄清楚点,我的老板姓江,这里的一切由我说了算,我想咋处理你们,就咋处理你们。”

在宏顺山庄时,他经常强迫民兵打大法弟子,甚至对同他母亲一个办公室工作的老年大法弟子朱德珍都不放过。

罗军不仅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也是一个教唆犯。在国税山庄,他经常叫民兵去偷山庄的橙子、农民的柚子等。一天下午,他叫民兵去侦查,晚上又提供手电筒让民兵去偷农民的柚子 。后来有了经验,一次比一次偷的多,吃不完就往家里拿。有一次,山庄里来“客人”了(各单位到山庄值班迫害过大法弟子的),送他们的橙子不够,已装了十袋,还差两袋,又叫民兵去偷,有的民兵极度不满:“我们在这里都变成贼了。”不愿去。

罗军对大法弟子,对山庄、农民是这样,他对被他利用的民兵又如何呢?因为民兵一次又一次的打大法弟子,打人恶徒都遭了报,得了流感(没有打骂大法弟子的都没患流感)。由于时间拖的长,前后买了一千多元的药给感冒的民兵,后来发现药丢了一些,罗军就非法的搜查民兵的东西,搜他们身。罗军号称曾经在法院当过法官,竟干出这种荒唐事,真是可悲可叹。

三、草菅人命的何锡文

在国税山庄,黄彦肋骨被打断,向何锡文提出去检查身体,何却恨恨的骂道:“摔你几下,看你懂不懂规矩。”

在宏顺山庄,大法弟子炼功、绝食、不转化,何锡文竟在公、检、法和610成员及其夹控人员开会时说:“中国十三亿多人,死一个不少,留一个不多。”致使部份夹控人员更加邪恶的不断向大法学员施压,并说:“何书记说了,中国人多,在这里死一两个法轮功没啥。”

四、司法局副局长陈德才知法犯法

陈德才经常得意洋洋表白自己是司法局副局长,文化高,是用法律来挽救这些大法弟子的。那么大家看看他的法律是啥。

他常对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说:“什么是法?你们单位的领导说的话就是法!”“你们村长就是法!”“你们生产队长就是法!”还对大法弟子说:“你不‘转化’死路一条。”“你死了除了你家里人知道,谁也不会知道。”“你死了吓不倒谁,除了你的单位的人知道,还有谁知道?”“你不‘转化’就将你送到大西北去。”在宏顺山庄,“转化”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克扣大法弟子的饭食都由他布置,他认为在那里他是太上皇,一切由他说了算,所以十分卖力,结果发现他说的没有一样能算数,他只是被610利用的打手而已。可是此人为了钱、邪性不改,在翰林山庄,他竟出手打一个年近七十、善良的老太太施兰芳。后来,罗军,李德文都不去了,他为了往上爬,不仅白天黑夜都不走 ,还把他老婆也接上山庄去住,以讨好邪党。真是邪到家了。

五、“六一零”邪恶之徒教唆农民迫害大法弟子

610分子毕竟做贼心虚,怕今后清算,就暗地里教唆那些民兵(山区农民),例如在国税山庄,罗军,李德文对有些民兵说:“他们(大法弟子)不听话,就关起门来按在地下往死里打,我们把大门锁了出去耍,让他们找不着人。”有的民兵知道违法,怕出人命,就暗暗告诉大法弟子,要提防某某使坏。也有个别愚蠢的民兵想留下来当干部(龙泉区当时的区长向民兵们许诺,这次表现积极的可以留下来当正式的国家干部。)经常到罗军、李德文那里讨好、使坏。有些好心的民兵就告诉大法弟子,某某又到罗军那里去了,某某又到李德文那里去了,叫大法弟子留心点。

在宏顺山庄,李建英绝食抗议迫害并炼功遭到邪恶得毒打、捆绑,身体极度虚弱。610分子就叫民兵做恶,自己躲开。当民兵遭报出现症状时,他们却以节约开支为由将遭报的民兵遣返回家,很怕其他民兵知道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报的真相。

这里所提供的只是龙泉区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希望龙泉区更多大法弟子站出来揭露邪恶迫害,提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的详细个人及家庭、单位资料,提供善恶报应情况,曝光邪恶,警醒世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