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韩桂荣自述所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黑龙江省大庆大法弟子韩桂荣,家住东风新村益民小区三号楼一单元七零三室。我流离失所四年,过着漂泊的生活。现在我把几年来邪恶对我的迫害曝光。

九九年七二零后,团结路派出所警察给我丈夫施加压力,让我丈夫配合邪恶不让我继续修炼,不许出来证实法,否则就不给我丈夫开工资,还要把房子收回去。我丈夫胆小,在邪恶开始迫害时就离开了大法。片警韩少杰、所长周宪廷一次次找我丈夫谈话,要他签字、写保证,在邪恶的压力和疯狂迫害下我丈夫害怕动摇了,提出和我离婚来胁迫我放弃修炼。他提出的离婚的理由就是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我是个家庭妇女,没有工作,没有房子,离婚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无家可归。但是我当时只有一念:不管邪恶如何疯狂,我就是要坚定的修下去,跟师父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北京证实法,站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随后就被绑架到警车里送到了北京天安门派出所,被关进了铁笼子。在北京,我看到全国各地进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那壮举,真令人鼓舞,也真是让邪恶胆寒。我看到我的好同修,师父的好弟子被恶警强行拉走不知去向。随后我们四十多人被送进北京平谷县看守所。我们同修都不说姓名、地址,被关进看守所后就开始绝食,绝食到第六天我就被放出来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夜里十二点左右,由团结路派出所指导员张宝东、孙杰等多名恶警开着多辆警车到我家敲门,我把门在里边反锁上,恶警打不开,跳到二楼像土匪一样从窗户闯进屋,非法抄家并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说:“你们这么多人深更半夜的来我家,我一个女人你们又要抄家又要绑架我,你们有什么证据,凭什么让我去派出所?”恶警指导员张宝东说:“就是要抓你,我口头传达就好使。”就这样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孙杰问我:“你都认识谁?干了些什么?”我说:“我谁都不认识,啥也没干,什么也不知道。”萨尔图政保大队一名恶警恶狠狠的说:“这样的人问一夜也问不出什么来。”邪恶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后又要加期两个月。师父给我演化出身体有病,三十五天我出来了。我的一本《转法轮》、炼功带、兜里一百五十元钱被恶警偷去了,我回来后去找恶警指导员张宝东要钱,他矢口否认。

二零零二年四月团结路派出所恶警多次到我家骚扰,因为我不在家多名恶警到我亲属家、朋友家找我,三厂派出所和团结路派出所因为找不到我还发生了矛盾。恶警一次次在我家蹲坑,我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有一次我搬家(因为家里就我一个人)亲属不敢帮忙,怕受牵连。从办手续到搬到新家都是别人帮忙,因为我不能露面。恶警看我没回来搬家就到处找我,在搬家之前恶警在我家蹲坑多日,偷走了我的通信地址,进行电话监控。恶警的这些无耻手段我都不知道,当我回老家返回来时被恶警跟踪,中途换车时恶警企图要绑架我。我求师父加持,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正念走脱了,真是有惊无险呀!

后来恶警找到我的前夫,要去我儿子打工住地找我,从那天起,我儿子就害怕的对我说:“妈妈,你别把警察带回来,你在家好好呆着,哪也别去。”还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办事,一起去的同修不注意安全被邪恶跟踪,导致这个男同修化验员的工作被单位拿掉了,分配干体力工作,这名男同修问领导为什么,领导说:“上层下级领导都知道你炼法轮功,影响不好。”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们地区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而且我家的门又一次被恶警撬开。

周宪廷(原团结路派出所所长)
张宝东(原团结路派出所指导员)
孙杰(原团结路派出所警察) 现任铁人公安分局
张晓奇 (原团结路派出所警察)
官庆(原派出所警察)
刘 明(原萨区政保大队警察)
姚洪涛(原三厂派出所警察)现任铁人公安分局
肖某(原三厂派出所所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