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恶警杜军在还恶业中生不如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最近,中共邪党政法机关和媒体大肆宣传身患癌症生不如死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恶警杜军“要将最后一腔热血献给党”,掩盖其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受的报应。

2001年5月底,时任农业中队队长的杜军亲自指挥,有计划的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迫害,仅24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李泽涛被强制白天挑粪,中午、晚上不准休息,进行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6月2日被迫害致死,第二天被火化毁尸灭迹。恶警杜军宣称“早就想打他”,唆使农业队的犯人不择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劳教恶人黄忠志用水果刀柄插入李泽涛的肛门,并不时搅动。恶警杜军公开说:只要能让这些“法轮功”写三书,可以用一切办法。杜军还对遭受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说:“劳教所死个人那就象死条狗,挖个坑埋了就是,干部顶多挨个处分。”

善恶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据中共媒体报道,2003年中秋节前后,时任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八大队大队长、邪党支部书记的杜军被抽到市劳教局参与“全市司法行政系统公正执法树形象巡回报告”整理材料时,一天晚上,突然感觉到一阵钻心地疼痛向腰部袭来,好象有千万颗钢针直刺骨髓,汗水一下子打湿了全身。接下来的几天里,这样的疼痛发作起来越来越频繁。回到劳教所后,疼痛变本加厉地日夜煎熬着杜军。没有办法,他买了三大盒“头疼粉”,每天偷偷服用3包、4包的“头疼粉”来减轻疼痛。2004年3月,腰部疼痛已折磨得杜军夜夜难以入睡,他的体重从166斤急剧下降到120斤。在西南医院观察治疗期间,疼痛让他更加无法忍受,甚至需要每隔一小时打一支杜冷丁来暂缓疼痛。

经过多方专家的反复会诊,杜军最终被确诊为“炎性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瘤”,一种罕见而无法根治的癌症。杜军辗转西南医院、新桥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市第三人民医院,以及北京天坛医院等多家大医院后,专家们都无一例外地告诉他:尽量控制,没有十足把握完全遏制癌细胞扩散,做手术也是暂时控制……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了。2005年4月,杜军又住进了医院。由于癌细胞的再次扩散,杜军不得不再次遭受γ刀放疗。

短短的一两年时间,杜军先后住过近10次医院,遭受过数次大的手术,伴随着手术的血腥和疼痛,特别是从重庆市第三医院做了第二次切除手术后,他的左腿神经组织大面积损伤,肠粘膜也大面积感染,左腿变得毫无知觉,肠胃钻心的疼痛常常让他直不起腰,稍不留神就会摔跤。

杜军,这多次被邪党评为所谓“优秀共产党员”记“三等功”、“二等功”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目前还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偿还自己造下的恶业,更有无休止的地狱之苦等待着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