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恶警恶人榜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河南省周口公安国保大队一些人或出于保住既得利益、或企图创造“政绩”取悦于邪党组织而上爬、或借迫害之机大发横财等各种肮脏的心态,积极追随邪恶,不择手段的迫害信仰真、善、忍,一心只为做个健康人、做个好人的法轮功弟子。

这场迫害迄今已持续七年,迫害的结果是,一方面大法弟子越来越坚定自己的崇高信仰,还有不少明白真相的有缘人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另一方面,许多行凶的恶人自身或家人遭到了恶报,更多的警察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有的还暗中保护大法弟子。

但也有极少数人至今仍死心塌地的充当邪党的爪牙,临绝境而不悟,在犯罪的记录上又增添着新的罪行。这些恶人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是非法的、丑恶的,见不得人的,所以它们现在对大法学员的抄家和抓捕都是秘密的、悄悄的下手,非常害怕民众知道。那我们就把恶人的恶行揭露出来,让周口的父老乡亲看看它们背地里干的这些泯灭良知的坏事。

1、恶警卢峰

九九年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以后,沈丘国保大队长卢峰完全丧失了理智和人性,长时间处于疯狂状态,其行为极其凶残。其实,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卢对法轮功并无敌意,卢的朋友中就有修大法的,卢对大法炼功点摸底的时候就知道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修了大法以后身体和精神都明显受益。可是当邪党打压法轮功的恐怖令下达以后,卢变的如邪魔附体,凶如狼豺。卢多次带人把依法赴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劫持回沈丘,非法审讯、抄家、罚款、监禁、送劳教。对落入其魔掌的大法弟子狠命毒打。用重拳猛击头部、脸部,威逼大法弟子跪在地上用皮鞋猛踢,用皮带连续下死命猛抽。凡是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几乎全部被其毒打过,连七十多岁老人和十几岁的孩子也不能幸免。卢在肆无忌惮乱打人的同时当然不忘敛财,对大法弟子家人送上门的钱物一概“笑纳”,对获释的大法弟子一概非法罚款,每次都在千元以上,且一律不开收据。

二零零三年以后,沈丘公安局分管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郑贺平遭恶报出车祸身亡,副局长李某某患绝症受尽痛苦而死,卢似有所悟,一度有所收敛。

二零零五年以来,卢的邪性复萌,先是绑架了在课堂上向学生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的小学教师、大法学员王翠;二零零六年七月,卢带人将在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庞喜云投進监狱;之后仅数日,又非法劫持了大法弟子伊云英。

2、恶警靳海

项城国保大队恶警中队长靳海极为贪婪、无耻,绑架大法弟子的非法行动,马泽峰派靳海去的最多。靳海抓住大法弟子以后,往往先打电话通知其亲属中能出起钱者,让“带着钱到国保大队说事儿”。靳总是见面先吓唬,说事情“如何如何严重”,接着狮子大开口索要巨款。大法弟子的亲属嫌数目太大,要求少交一点。靳就把脸一变说:“你要是嫌罚的多,不想交就送劳教,你看着办。”那些亲属当然不愿自己的亲人被劳教,于是忍气吞声的买来好烟好酒,晚上送到靳海家里。靳受礼后再向马泽峰请示,确定数目后再收钱放人。如事前没有向靳送礼,他就在人放出之际厚者脸皮讨要,说:“人也放出来了,也到了吃饭时间了,你得拿点钱让几个弟兄们吃顿便饭”。那些亲属只得再掏腰包。

3、恶警高峰

周口撤地设市以前,高峰是川汇区国保大队副队长。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高与恶警黄金启、李育正等人肆无忌惮的对大法弟子施行监视、抄家、绑架、毒打、刑讯、罚款、劳教等种迫害手段。为了一己私利,凡是绑架大法弟子的行动,三个人都是抢着出手。因是谁抓的人谁就握住了这个人的生杀大权,就可以大施淫威、独享贿赂、任意罚款。因此他们之间既狼狈为奸,又激烈争斗。

二零零零年川汇区有百名以上大法弟子依法進京上访,被天安门的恶警劫持后通知周口公安领人。高、黄、李一起出动,见了大法弟子不由分说,或破口大骂,或下手毒打,或威逼双手捧头面壁跪在水泥地上几个小时,由他们轮番骂足打够。年近半百的大法弟子杨秀琴在捧头跪地时,被穿着皮鞋的一恶警照后脑猛锛数下,杨的后脑立即鼓起一个青紫的大包,造成脑内伤,后来血压高到260,两年后突发脑溢血,含冤离世。大法弟子们被带到周口后,高、李、黄或亲自下手,或指挥流氓恶警,不分白天黑夜的毒打凌辱。对那些年轻的男性学员,一般都是晚上叫到一间暗室里,先按倒在地,然后众恶警扑上去,拳打脚踢,掐,拧,抠,揪,几十分钟下来,大法弟子就被打的遍体鳞伤。对女学员,逼着她们在烈日下,或冰天雪地里,双手举着笤帚当院下跪,一跪就是几个时辰,且不许放下,不许换姿势,不许大小便,真是苦不堪言。把女学员铐在院中的树上,一铐就是一整天。杨秀琴被铐在树上时,她的儿子去看她,看妈妈口渴,到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杨不敢喝,害怕喝了以后憋不住解手(恶警们不让解手)。对拒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则更加残忍的上绳迫害,用的都是细绳,细绳捆的紧,勒的深。大法弟子李树灵几个小时内被捆了五绳,每次都是套着上一次的绳印捆,这样捆造成的痛苦程度特别深。大法弟子吴桂芳一绳下来即严重骨折,造成终生残疾。

高峰打人时多采取劈脸扇耳光,一巴掌下来五个指印。高是有名的“笑面虎”,见了人一副笑脸。高与被劫持的大法弟子有说笑,但正谈笑着瞬间突然就可以翻脸,又打又骂。形如凶神恶煞,满口污言秽语。有一次,高和大法弟子、退休女工程师李思英谈话,高笑着说“李工啊,你是个知识份子。其实,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高看到李坐在那里双腿盘在一起,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跪下。”说着照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高峰借机疯狂敛财的贪欲更让人唾弃。高大量收敛大法弟子家人送来的钱物。对大法弟子任意非法罚款,连白条都不打一张。对家境比较宽裕的人家,还要再捞一把,私下悄悄对救人心切的家属说:“我再给你打点打点,今天放人,你再给我拿一千。”

周口设成市以后,高峰成了沙南分局国保大队长。高的恶行在当地曝光后,高也收敛了一阵子。二零零五年九月以来,又频频违法作恶。先是领一帮人到大法弟子何金亮家抄家;又陆续带人绑架了大法弟子依旺班、吴金山、王玉瑞、顾学敏等。绑架吴金山时高带一大帮便衣警察,把围观的群众统统驱散、赶的远远的,在吴开的理发店和住宅里翻了几个钟头,钱也拿,值钱的物品也拿。群众们纷纷议论说:“听人家说‘现在的土匪在公安’,真是一点也不假呀!”

4、恶警李育正

在周口沙北分局国保大队,李育正是公认的“恶棍”。李脸厚心黑,说话粗鲁下流,举止俗不可耐,狂暴乖戾。打人、捆人、凌辱人的恶行以李干的为最多,出手最狠,最不计后果。向大法弟子的家人索要钱物时,李最厚颜无耻,死皮赖脸。李育正用绑架大法弟子分到的“奖金”和敲诈的赃款,背着家人在外面包养情妇。

李育正因明目张胆的与当时的大队长黄金启争权夺利,被黄排挤,停职到郑州自谋生计。二零零五年黄金启调出以后,李又回到国保,重操旧业。李对黄甚为仇视,公开骂“黄吼(黄的绰号)这货毒的很,吃肉不吐骨头,人滚了,把钱(非法罚款)带的一分不剩。”于是,李回保不久就迫不及待的想捞钱。李曾在一天之内带人无故抄了五个大法弟子的家,结果大失所望,有四家什么也没搜到,什么也没捞着。后来,在大法弟子张师营家搜到了一张真相光盘,遂将张劫持。张是个下岗工人,妻子早就改嫁了,上有老母,下有就未成年的孩子,又因多次被罚款,早就一贫如洗。李把张在监狱关了一个月,见实在无油水可榨,就采取更下流的手段,以“吸毒”的罪名把张师营送到漯河看守所迫害。漯河警察知道原委后退人,李又把张送到臭名昭著的许昌劳教所受罪。

二零零六年四月,李育正带人绑架了大法弟子、周口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张瑞华,把其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五月四日,李带人绑架了家住开发区的大法弟子杨秀玲,投進看守所迫害,在火炉一样的监室里被强迫从事高强度奴役劳动,度日如年,直到被非法审判十年。杨家中八十多岁的老娘和一双儿女忧心如焚。

以上揭露的几个恶人,只是周口迫害大法恶人中的冰山一角。对其他的恶人恶行,我们还将陆续在海内外曝光零让广大善良的民众看清楚这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是什么人,他们背地里都干了哪些见不得人的卑鄙事,从而窒息邪恶,制止迫害。同时,让善良的周口民众分清正邪,明辨善恶,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选择一条光明之路,幸福之路。

5、恶人张新立

河南省周口市七一路二小,位于周口繁华的七一路东段,是周口一所著名的重点学校,也是周口六一零迫害法轮大法的重点单位。现任校长张新立,自调到二小以来,为取媚于上级,坐稳自己的校长位子,善恶不明,助纣为虐,积极追随中共流氓集团,布置本单位师生污蔑大法,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张新立曾多次布置在校园的黑板报上、阅报栏内书写张贴诽谤法轮大法的漫画、标语和文章,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威逼学生把收到的法轮功传单、真相资料上交,并且在学校大门口上方悬挂恶毒影射攻击法轮功的横幅。直接毒害了善良的教师、纯洁的小学生,和过往的市民,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和严重的后果。

中共用了七年多的时间,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诬陷、罚款、株连、监禁、劳教、判刑、打残、打死,用尽了骇人听闻的流氓手段,结果没有把大法迫害倒,它们自己却倒了。目前中共恶党已彻底陷入了绝境,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骑虎难下,垂死挣扎。

尤其大纪元报社论《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在全世界极大的轰动,并由此引发了一千五百多万退党大潮,令中共陷入朝不保夕的极度恐慌之中,不敢对《九评》公开评论,极力封锁消息,严禁民众传看。中共为什么对《九评》噤若寒蝉,如此害怕? 因为《九评》以大量的确凿无误的事实揭露了共产党祸乱人类社会,残害八千多万无辜中国民众的血腥罪恶及其邪教本质,指出了中共很快即将灭亡的可耻下场。

我们奉劝以上恶警恶人:冷静看一看《九评》,了解一下真相,思索一下自己过去的所为和未来的命运,明辨是非,呵护善良,迷途知返,将功补过,选择一条光明之路,幸福之路,切不可再为了一己私利和蝇头小利配合邪恶,伤天害理,充当中共牵了驴后拔橛子的人,这样会毁了你的一生,你的家人。看看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那些跟的紧、跳的高的猖狂之辈下场如何?文革之后造反派头头秘密枪毙了多少?不都成了中共的替罪羊吗?苍天在上,有史为鉴,良言相劝,劝你莫再执迷,你还有机会進行选择,望你能尽快做出明智的选择,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附:张新立电话:住宅 0394-8582951
手机 13849437222
学校办公室电话: 0394-822463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