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成都市温江看守所和雅安监狱的罪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以自己本人的被迫害和看到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恳请国际人权法庭受理此案,将邪恶中共、江泽民一伙的政治流氓集团立即绳之以法,结束这场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开创美好的未来,让法轮大法、真、善、忍,充满、照亮每一个善良的人,使人间善良永存、正义常在。

原告 :蒋怡。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

被告:
1、洪伦春。住家现不知。他是温江区城西派出所的所长。
2、黎明。他是城西派出所的一名干警。
3、吴云。他是雅安监狱四监区的教官。

案由:被告的行为侵犯剥夺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和信仰自由、原告在看守所和监狱受到了被告的邪恶迫害。

控告事项:
1、责令被告释放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
2、对原告赔偿非法关押期的经济损失。
3、对原告公开道歉。
4、追究有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见证温江看守所和雅安监狱的罪恶

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江××按照个人意志,对法轮功掀起了疯狂的迫害,让我和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失去了信仰自由和公开炼功的权利。我被非法关押在温江看守所和雅安监狱遭受迫害,见证了江氏集团和恶党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我家住在四川省温江县。自从1998年,看到母亲修炼后的变化,有幸得了法轮大法。经过几年的修炼,我和母亲的身体以及思想上有很大的改变,我的爸爸现在也开始修炼了。自从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就按照师父所讲的“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以前自己的坏脾气和坏习惯也改掉了,而且让我最清楚知道的是人生真正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那就是返本归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为别人着想的人,而且还要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

在2001年5月7日晚上,我和两名大法弟子出去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贴标语、挂横幅,要求还法轮大法和师父的清白,被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到温江公安局和城西派出所,将我们三个大法弟子绑架。当晚恶警们还带着枪,把我们带回各自的家去非法抄家。他们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一阵,非法抄走了我家的一本大法书、一张传单、一个坐垫,还有一把多年没用过的防盗刀。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把我们带走送到了拘留所。而且还对我们拳打脚踢,当时我的嘴就被打出血来。

我们受尽了恶警们非人的折磨和毒打,直到半夜三更还在非法审问,让我们几天几乎都没睡觉。在拘留所非法关了两天,5月21日,恶警强行把我、耿远成、周世春、王小华四个大法弟子与刑事犯绑架着游街示众,后由城西派出所恶警洪伦春、黎明把我们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他们唆使里面的刑事犯对我们一阵暴打,我被打成内伤,两个大腿也被他们踢黑了,只要一出气心口就痛,一蹲下大腿就痛。他们还强迫我们做苦工刮铜线。吃的是水煮白菜、老圆根萝卜,一点盐味也没有,而且还有沙子在里面。

这样超期关了我和耿远成8个月后,由成都中院非法执行,然后在温江法院非法判刑4年。期间另一个大法弟子周世春被非法关了3个月,强迫写“保证书”,由农校党委出面保了出去。还有4名女法轮功弟子王小华、耿远群、焦天琼、张淑容,其中王小华被非法关了3个月与周世春一起释放,其余3个非法拘留15天后,被释放,看守所则把我和耿远成送到了雅安监狱,进行新一轮的迫害。

这里从2001年底就开始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到2002年底,已非法关押大法弟子30余名,还有被不断抓进来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最长刑期8年,最短的也是3年。

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忍、恶毒。主要有电击、体罚(罚站)、殴打、批斗、“违规学习”,而且每个大法弟子还被安排两个刑事犯,24小时不分昼夜的监视,包括上厕所、洗衣服、吃饭、洗碗,甚至睡觉都要轮班监视,并且写记录,强迫大法弟子半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强迫看一些栽赃陷害,反对大法的录像,而且那些恶警还经常找大法弟子“谈心”。说是“谈心”,其实就是要你“转化”,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因为这些恶警拿到三书后,就可以得到6000元甚至更高的奖金。所以这些恶警为了金钱、利益,不顾出卖自己的良心,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

在这人间地狱里,遭受迫害最重的大法弟子有:王际生、郑文质、高先良、骆常勇、牟强等,都不同程度遭到8000伏的电棍电击、罚站、殴打、关禁闭、批斗等迫害。其中高先良在一天半夜里被恶警吴云、苏某用8000伏的电棍电击近200次。当时高先良被两名刑事犯成洪炎、姜志翰一人拉一只手成大字形拉开,吴、苏两恶警用电棍猛电头部,过后又电他的手指,额头上都电起了很大的包,其场景惨不忍睹。恶警电完后又罚站,致使高先良行走都十分艰难。在高先良被迫害的同时,大法弟子骆常勇被恶警单独关押在4楼一个房间里,由6个刑事犯三班倒轮流不间断的迫害,从早上7:30开始罚站,两脚并拢站直,两腿间夹一张纸,不能掉落,一直站到晚上9:30。每天罚站长达10多个小时,两腿、脚站的红肿,穿不上鞋,疼痛难忍,而且还是光着脚站。恶警们仍不放过他,前后被罚站一个多月,如果稍有站不直,就叫刑事犯殴打。其间,副监狱长刘健康和狱改科的科长安志坚多次来观看迫害现场,看“转化”了没有。过后,骆常勇又被转到雅安监狱名山县八监区,继续遭残酷迫害。

其实,这一切都是江泽民和邪恶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且那铺天盖地恶毒的谣言毒害了无数的世人,使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受到了无辜的迫害,剥夺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