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黄怀琴屡遭邪党迫害 丈夫难承受含恨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四川省新津县大法弟子黄怀琴自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多次被邪恶之徒非法抓捕、抄家、关押、劳教,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在劳教所,她拒绝放弃信仰,曾被几名受恶警指使的吸毒犯暴打暴踢、按倒在地上脚踩头、锐器戳手、拉起来用绳子捆绑吊通宵,以及被频繁灌大量水后不让上厕所等残酷迫害。

黄怀琴的家人几年来一直在担惊受怕、不安中过日子。其丈夫(常人)因承受力超过极限而患重病,于二零零六年元月含恨去世。临终前他说出了他埋在心里几十年的话:“万恶的共产(邪)党把我整惨了。”

四川省新津县大法弟子黄怀琴,女,五十七岁,原新津电机厂退休职工。

九七年前,黄怀琴是厂里出名的药罐子,十多种病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诸如严重的坐骨神经痛、子宫肌瘤、胃神经官能症、气管炎等病。长期治疗不见好转,因对多种药物过敏而出现多次危险,经抢救才活了下来。病痛的折磨使她脾气也变得不好。

一九九七年,黄怀琴喜得法轮大法,并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到一月,身体完全康复,皮肤也变得白里透红。单位同事都说她炼功前后简直是两个人。她不但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性也得到很快提高。邻里之间、弟媳之间难解的矛盾很快化解了,对名利看得很淡,在利益面前也不动心,该她得的就得,不该她得的也不争。

可是自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鬼利用党、政、军血腥镇压法轮功以来,新津党政部门及公、检、法,六一零办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不遗余力迫害新津地区法轮功学员。黄怀琴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屡遭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县领导到黄怀琴所在单位威胁她放弃修炼,她就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真相。七月二十三日,新津公安干警游勇和付某到她家强迫交出大法书籍,结果一本书也没得到,临走时将大法宣传横幅拿走。十月,公安一科副科长罗正明、五津派出所副所长彭树全到她家威胁其丈夫、儿子写保证书。在这期间,她住家楼房一直有警察监视。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罗正明、彭树全及十多名警察非法抄黄怀琴的家,抄走部份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带、收录机一台,并强行将她绑架到五津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大搞刑讯逼供。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黄怀琴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去乡下吴店子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当时就拉上警车送往新津县五津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下午警察从黄怀琴身上搜出她家钥匙,擅自打开她家门再次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收录机一台。

新津公安恶警非法判黄怀琴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决后,新津恶警耍尽花招,几经转送,最后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将黄怀琴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恶警张林等三人将黄怀琴押送到成都市郫县看守所,体检时,看守所因黄怀琴血压高、腰间盘突出而拒收,黄怀琴当天被带回关押在五津派出所。县公安局恶警玩花招,与县人民医院沟通,三月十三日干警王建军和孟双将黄怀琴送县人民医院体检后,再次将她送到成都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周后,于三月二十日押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也因体检不合格而被拒收。当天恶警又将她送回成都看守所。三月二十六日由家人接回新津。回到新津后一直受到公安的监视、跟踪。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上午,黄怀琴去该县中心菜市买菜,她未过门的儿媳妇在家等她买回菜就去挑选结婚家具准备五月二日办婚事。可儿媳妇等了半天,不见母亲回家。经目睹者告之,才知道母亲在菜市买菜时,已被公安王建军、张小兰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五津派出所。

在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有五天时间里,不准上厕所,不准任何人接见。黄怀琴被绑架的当天下午,黄怀琴的丈夫闻讯赶到该派出所问个究竟,王建军骄横的说:“对法轮功,想整就整,想抓说抓,你把老子怎么样?”说着开车向其丈夫冲去,并恶毒的说:“老子碾死你。”当时就把黄怀琴的丈夫撞倒在地。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恶警将黄怀琴劫持往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黄怀琴在劳教所受到的酷刑折磨非一般人承受得了的。有一次,狱警李其、李霞让吸毒犯拿着诬陷大法、诽谤师父的所谓试题让她做,因她不配合,不做,被几名吸毒犯暴打暴踢,用脚踢腰、按倒在地上用脚踩头,从头打到脚,脸被打肿、口里出血、站立不稳。然后将手、脚捆绑后,吸毒犯张尚壹等几人把她从十监室高处往低处猛推倒在地上,用脚又踩又踢,眼睛、脸被踢肿。接着让她签字,被拒绝后,吸毒犯陈敬、张尚壹用笔尖戳她的手,当时就戳得鲜血直流。在资中楠木寺里,恶警还采用强行频繁灌大量水,灌水后不让上厕所等手段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三日这一天,黄怀琴因实在忍耐不住而便在盆里,被吸毒犯汇报后,又遭到一顿拳打脚踢,为了不让她喊话,用揩脚布塞她的嘴。当时就被打昏过去,恶徒们用冷水向身上泼去,拉起来用绳子捆绑吊在铁床的柱子上吊通宵,第二天虽松了绑,但仍不让睡觉。

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黄怀琴被逼迫一直面壁而站,手脚肿的像大面包一样,疼痛难忍,皮肤出现流黄水,站不稳时又要遭到毒打,吸毒犯在狱警李其的指使下,专往她腰部踢。她在劳教所受到的酷刑远远不止这些。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在黄怀琴儿子的婚宴席上,不少人含着泪花议论着:“这是什么世道,这么好的人,在儿子结婚的日子,却冤屈坐牢。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日,黄怀琴回到新津后,还一直受到公安电话骚扰。她的家人几年来一直在担惊受怕、不安中过日子。其丈夫因承受力超过极限而患重病,于二零零六年元月含恨而逝。临终前说出了他埋在心里几十年的话:“万恶的共产(邪)党把我整惨了。”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神一定会清算,且清算日子不远。我们善劝那些对大法、大法弟子犯下罪的至今仍执迷不悟的人,不要再迫害善良,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葬送自己的前程。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有个美好的未来,选择一条光明大道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