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失去三位亲人,王颖被长期非法关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赵国新、王颖是一对修炼人,家住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丈夫赵国新因携带大法资料乘火车被佳木斯铁路恶警查出遭恶警虐杀;王颖的父亲和公公经受不住失去亲人的打击相继离开人世。对这位刚刚遭受丧夫丧父之痛的善良妇女,鹤岗的恶警不仅毫无同情之心,相反竟以非法抄家、判刑和酷刑折磨来对待她。

二零零一年七月赵国新的岳父因患舌底癌在佳木斯口腔医院做手术。手术第二天,即七月二十八日,赵国新带女儿去医院看望了老人,并打算乘下午四时的火车回鹤岗。因他的包里装有大法资料被车站检查人员查出,父女俩被带到佳木斯铁路派出所非法审问。因他拒绝说出资料来源,也不说姓名和地址,身份证被抢走。

这时女儿想起妈妈王颖的呼机在自己身上,一旦被恶警搜去会连累很多同修。女儿求女警让她上厕所。恶警说不行,女儿说我都16岁了,尿裤子多丢人哪,经一再央求,恶警才恶狠狠的拽着孩子胳膊去了厕所。孩子机智的把她们支开,把呼机扔掉。当女儿回到派出所后却见父亲赵国新头耷拉着,肚子突出,不省人事。赵国新被送医院做CT检测显示,赵国新的脑主干出血10毫升,三个小时后便停止了呼吸。事后咨询律师和医院专家,都说如果没有强烈震动,脑主干绝不会出那么多血。谁都知道,恶警他们都很“专业”,打人时只要垫东西打,打的再重都不留外伤。可是当时没人敢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至今没有人为此事负责任。

恶警们做贼心虚。三个月后,他们串通鹤岗市工农区分局副局长李树江,由工农区解放路派出所(管辖)所长王清文与李树江在派出所督阵,由副所长吴建国带人于十一月三日晚十点多,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突然闯到赵国新家进行抄家。王颖与女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当听说是派出所的,王颖就说太晚了,有事明天再说。恶警见母女不给开门就又砸,又撬,最终把门砸开。一群恶警不容分说把几个房间翻个底朝天,甚至把孩子学习用的磁带,弟弟结婚的录象带都列为“非法证据”收走,并把王颖绑架到解放路派出所。

恶警李树江对王颖进行殴打,逼迫她说出资料来源,王颖不配合。第二天,什么手续都没有李就将她强行送入第二看守所。因王颖在看守所内立掌发正念,所长李树林便给她戴一米多长的支棍,手绑在脚腕上,大小便得由几个人抬去;让她坐在水泥地上,一连十七八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一闭眼睛就遭刑事犯毒打,往脸上浇凉水等等。有的大法弟子臀部都坐的发炎,溃烂。

刚刚手术后的赵国新岳父出院后,正在化疗期间,听说女婿被打死,女儿王颖又一次被抓,悲痛过度,病情恶化,含恨而死。赵国新的父亲因失去心爱的儿子,去看守所看望儿媳又被拒绝,回来后一病不起,几个月后也痛苦的离去。

王颖在看守所忍受着的巨大的酷刑折磨,接踵而来的是一次次的提审、批捕、判刑,后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受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三日,原九监区大队长颜玉华、教导员张秀丽、干警贾文君利用犯人徐臻,乔清艳等各类犯人成立“转化”班,使用打、骂、蹲,多日不许睡觉、强制收听攻击诬蔑大法的造假材料、隔离、欺骗等各种邪恶手段逼迫她“转化”。

二零零六年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将十一监区变成了所谓“攻坚大队”,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狱中狱”。现入监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那里进行强行“转化”。这个大队设在食堂四楼,远离其它监舍和车间,没有任何监控设施。在那里,恶警让七、八个犯人围攻一名大法弟子,采用的都是极其卑鄙的手段,如打、骂、蹲、多日不许睡觉,谎言欺骗,暴力“转化”学员。据说还焊了铁笼子(用来关押大法弟子)。

攻坚大队(即十一监区)的大队长:王娅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