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湖北女子劳教所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二零零四年七月,我被当地公安、国保大队非法判处近两年劳教,被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女子大队。

一进劳教所恶警即安排一个女吸毒人员对我进行“包夹”。从早到晚在这名吸毒人员的严密监管下端坐在一个矮小的小方凳上背所谓的“五十五条”监规,如不背或背不下来即遭“包夹”毒打。“包夹”打人是拳脚相加,抓住头发往地上、墙上撞,用方凳砸脚、腿、下身阴部等处。狱警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果投诉,他们会反问“谁看见了?”

我曾向恶警刘冰提出抗议,刘冰先打我两个耳光,随后示意两个吸毒人员把我拖到值班室内,再从劳教所管教科叫来四个男警对我用刑。他们踩住我的双手、双脚,用电警棍对我全身进行电击约四十分钟,我没有妥协,警号4259327的恶警又把我反铐在一把椅子上,专门电击我的太阳穴、耳根、嘴唇、手指尖等处约二十分钟,我被电击的双耳、嘴唇肿大,面目全非。在值班室外坐着大队所有的队长和干警,尽管我当时已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他们全无半点人心。恶警刘海燕还幸灾乐祸的说:“你真象个猪八戒。”

这次经历对我而言真是当头一棒,我明白了我过去的几十年是多么的愚昧、无知、轻信。原来我过去崇拜、信仰的竟是一个这么残暴、邪恶、兽性的组织,而它所养的所谓“司法”人员竟是一群嗜血的魔鬼。

湖北沙洋劳教所女子大队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左右被撤销,搬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邪党的监狱、劳教所的运作宗旨就是暴力与谎言。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司法部长要来“视察”湖北女子劳教所,劳教所提前三天打扫卫生,突击购物进行装扮,给每个房间配上窗帘,临时布置“阅读室”,“活动室”,配置麻将桌、乒乓球桌等用来装点门面,做样子,劳教所被关押的人都知道,这些东西只是用来参观的,从来没人进去过,除非是打扫卫生。

劳教所的劳役量非常大,我们被迫每天干活十四个小时,有的还完不成定额,而且伙食很差,可说得上是猪狗不食,有时几天喝不上一口水,特别在二零零五年十月以前,给武汉四方纸业做像册,有的人加班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半钟才能完成一天的工作量。另外还每天搬箱子,几十斤重的货箱从三楼搬到楼下,多则十几箱,少则五到六箱,不管是老人或是体弱的人都得搬,有的年岁大的大法弟子累的头晕眼花,恶警也没有半点恻隐之心。

然而恶警在面对新闻采访时却厚颜无耻的把自己描绘成“天使”。特别可耻的是二零零五年年终总结大会上行政副所长龚珊秀,竟能子虚乌有的在大会上公开说谎,说是夏天给劳教人员煮绿豆汤、买西瓜、春节发水果、糖果等,真是厚颜无耻。

再举一例看看它们是如何培育罪犯、把人变成鬼的。有个宜昌籍吸毒人员叫李蔚蔚,二十四岁,少女时期染上毒瘾,如果不进劳教所,可能用其它办法可以戒掉毒瘾。然而在共产邪党劳教所,她被训练成一个冷酷无情、人性全无的行尸走肉,并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瘾君子。在恶警副大队长程愉等人奖励、减期的诱惑下,在恶警眼神暗示下,李蔚蔚一再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2004年4月至7月间,她毒打过三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一个脸被她打肿,一个腿被她踢肿,一个脚被她踩肿。类似李蔚蔚这样的吸毒者,在劳教所里比比皆是,有的比它更残忍、下流、野蛮。

被恶警利用充当打手的吸毒者也都有程度不同的现世现报,只是这些人不醒悟。

李蔚蔚:2005年再次被劳教,刚进所不到一个月,全身上下,包括手指、脚趾都无故红肿疼痛。

周莉莉:2005年6月26日那天毒打大法弟子吴正平后,其就发烧半个月不退。

刘三娥:每次毒打大法弟子后就发心脏病,夜不能寐。

明燕:多次毒打大法弟子。2006年夏天从劳教所出来不久即注射毒品过量死亡。

张娟:多次毒打大法弟子。2005年再次进劳教所,每天拉血脱肛,多次晕倒在厕所,弄医院抢救。

张蓓:多次毒打大法弟子,经常犯病被送医抢救。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地址:湖北武昌洪山区马湖特一号 邮编430064
所长:余平安、龚珊秀
政委:杨敏、顾某某
二大队队长:程愉、张小燕、余君丽、刘海燕
干警:揭晶、黄汉华、陈燕、宗温华
生产科长:张某某
保安科长:刘某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