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农妇做好人屡遭囚禁 母亲婆婆不堪打击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仅学了十天,一身病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疯狂迫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为什么无辜被迫害,于是我在二零零零年春到北京上访,遭恶警绑架,送回当地,被扣在床上,一宿没解开。第二天被提审,刚一出门,恶警郝某一把把我头发拧住不由分说拳打一顿。

在看守所拘留十九天看守所的生活很差,吃的是菜汤和玉米面干粮,天天坐板,厕所在一个屋里,不让炼功,丈夫带亲朋来劝我,说说一句“不炼了”就可以回家,我就是不说,经过四天半绝食抗议才被放出。在这期间当地派出所、政府在夜间来二十多人非法抄家,为首的是李广正,倒打一耙地叫嚷:“你砸我饭碗子,我就不让你过。”恶警非法勒索罚款1500元左右,我老婆婆在炕上都吓傻了。丈夫听说要来抄家,十里路又是上坡四十分钟跑到家,腿肚子都跑肿了,好长时间才好。恶警把大法书籍和老师的讲法带都搜走了。

七月份我去看望同修,被村干部陈大义盯梢当天夜里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又拘留五天,绝食抗议放出,罚款700元,另外每天五元伙食费。

秋季市政法委来人问我对法轮功怎么认识的,我说法轮功不邪,学炼了十天一身病全好了。隔几天我就被绑架到看守所,隔一天被劫持到马三家子。听说马三家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扔入男监,可邪恶了。我一路上背老师经文和《洪吟》

到了那儿恶警就逼写三书,强迫洗脑,不转化的强制洗脑,罚站、不让睡觉,车轮战折磨,坚定的学员不许说话,大小会不断,开完会就揭批,天天看电视,各类书籍,一般都是诋毁法轮功的谎言,诽谤大法、谩骂师父。恶警用伪善的面孔用谎言来蒙蔽学员,以至达到让你妥协,把不转化的学员关一个室里不让接触,做工艺品到十二点,特别坚定的学员秘密拉到邪恶的地方进行迫害,它们的恶行特别隐秘。

我被绑架后,因是秋收农村大忙季节,丈夫一人忙不过来,八十岁的婆婆干着急上火,又看到我几次遭绑架,连惊带吓,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我又不在身边照料,儿子又不经常在身边,打了几天点滴不见效,老人家就这样带着冤屈和遗憾离开了人世,临终前还在找我。这几天丈夫晕过去三四回,精神压力大,思想负担太重,以后是大病一场,花了四、五百元钱才好些,体重只有八十多斤,他到马三家看我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八十六岁老母亲也一直盼我回家,盼的眼红也没能见一面,临终时眼睛瞪挺大带着遗恨离开了人间。二位老人去世,我又不在家,丈夫心如刀绞。这是江氏欠下的又一笔血债。我奉公守法,因为炼法轮功祛病强身,迫害我三进三出,法犯哪条?罪犯哪个?抄家罚款、拘留、教养,迫害我家破人亡,江氏又害死了二条人命,法网恢恢,江氏流氓集团杀人不眨眼,迟早被人民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