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 给满城县老百姓的一封信

  • 致湖北宜昌《三峡晚报》编辑的一封公开信

  • 给满城县老百姓的一封信

    朋友,你听说过法轮功的真相吗?当你得到这份实话实说的真相材料时,你知道这份资料的来之不易吗?法轮功学员是冒着被邪恶的共产党抓捕、被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危险送到你们手里的真实心里话。长达七年,中共迫害打压“法轮功”中,按照“真善忍”做事的法轮功学员,在巨大的痛苦中,还在慈悲的救度着世人,希望大家都知道 “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信奉“真善忍”。最表面的意思大家一目了然,“真”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骗人,做了错事不掩盖;“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负人,与人为善,多做好事;“忍”就是在困难中,在受到屈辱的时候要想的开,挺的住,不怨恨,不报复,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要求修炼者在社会中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先找自己的不对与错,要求学员修成先他后我、先人后己、无私无我的道德高尚的人。

    例如: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在学大法之前在一个工厂上班,因为工作关系两个人搞起矛盾,大打出手,以至于长达十年之久不说话,学大法后,俩人首先找自己哪里有问题从而化解矛盾,邻居们都高兴的说:只有大法才让她们走在了一起。还有一位炼法轮功的学员拾到了两千元现金和二十万元的支票和其他证件等,事主当时就要给他一千元现金表示酬谢,他婉言谢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是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还有的夫妻关系不好,经常吵架,甚至闹离婚,妻子学大法后夫妻关系变得和睦了,而且丈夫也走上了修炼道路。”

    象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可以说不管什么样的人学了大法,按照师父说的做,道德情操都会得到提高,当官的学了大法,不贪污腐败,就会做一个心为百姓着想的好官、清官。经商的学了大法就不会为了个人弄虚作假坑人骗人,会做一个买卖公平有信用的好商人。

    同时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有许多人得了医院都治不好了的疑难病症,通过修炼法轮功使身体康复。如: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先生,他曾因长期演唱劳累,身患多种疾病,后来他通过炼法轮功重获健康。他自己说:“我因患肝硬化而艺术生命走到绝境,我尝试过各种治疗与气功,在找到法轮功之前,身心健康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词藻。而我现在真的体会到什么叫身心健康。”也许在你们的身边有法轮功的学员,在学法之前是不是百病缠身?学大法之后判若两人,是不是也目睹了大法的神奇?

    法轮大法洪传十四年,已遍及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受迫害。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澳门也属合法团体。全世界授予的各项褒奖达两千多项,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人民喜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受到世界各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加拿大总督说:感谢您把东方灿烂的文化带给我们国家,对我们国家的社会文明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美国、加拿大的许多州和地方政府颁布了“李洪志大师日”“法轮大法日”。

    而唯独中共恶党动用了国家的一切宣传工具,大肆造谣诬蔑“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古今中外罕见的最残暴最血腥的迫害。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初期就在内部下了密令,对法轮功学员要执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最后又对监狱、劳教所等下密令,把大法弟子可以当死刑犯处理。更令世界震惊的是,组织武警、警察和医生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盗卖牟取暴利再焚尸灭迹。这比当年纳粹集中营的残暴罪行更骇人听闻,让联合国及世界人权组织及各界无法容忍。

    然而在我们满城县这种迫害也屡见不鲜,如,刘冬梅、王金玲被迫害致死,(揭露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的海外“明慧网”有详细报道),警察用酷刑非法折磨大法弟子、非法灌食、非法抓捕、拘留、劳教、送洗脑班。有的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家破人亡,电话被窃听、住所被监控、行动被限制……。曾经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家随时都可能被抄查抄家、甚至巨额罚款,使得满城境内多少家庭经济造成困难。就是因为这些善良的人们不放弃“真善忍”,却遭到如此的迫害。真是天理不容。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刊登的河北满城县迫害大法的恶人遭恶报事实不知你们看了没有: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田彦军癌症死亡。二、公安局公务员景洪池车祸死亡。三、看守所副所长贾瑞芹得乳腺肿瘤。四、神星派出所所长许武斌得癌症生命垂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还有不少,在这紧要关头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为中共当替罪羊。天理昭昭,善恶有报,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家里人和下一辈都要受牵连得恶报,此言不虚呀!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

    天灭中共在即,退党大潮势不可挡,目前全世界已有一千六百多万华人退出了中共恶党的党、团、队、邪恶组织,希望你们也能清醒,对待不要认为天灾人祸还没有发生在自己头上就如此麻木,事到临头时哭天喊地一切都晚了。在重大关头保持头脑清醒,明辨是非,退出中共,善待大法与大法修炼者,你及你的家人到时就能得到平安,就会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致湖北宜昌《三峡晚报》编辑的一封公开信

    《三峡晚报》编辑:
    你好!

    现在也许你正在繁忙的工作中,抑或是工作之余正在办公桌前小憩片刻……我们就是你久未谋面的朋友,现在请你坐下来,我们有很重要的话想与你聊聊。《三峡晚报》十一月十六日的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而相识。同时让我们与你有了一次坦诚告知真相的机会。我们希望你能耐心看完这封信,因为这对你,对所有曾经和现在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都十分重要。

    你是一位新闻工作者,你知道,文字应该用来惩恶扬善,弘扬心灵的美好,揭露社会的丑恶。文字可以传递心意,使人产生共鸣。一篇好文章带给人的不仅是心灵的震撼,还有意犹未尽的思考和回味。可是很遗憾,我看着《三峡晚报》十一月十六日上转载湖北日报政宣人员、所谓的“记者”赵良英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却悲从心来,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为了不明真相的你,为了看过你这篇文章又要受到蒙蔽的父老乡亲而流泪。你能感觉到吗?你在决定写这篇文章之前,对法轮功又真正了解多少?在这里请允许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好吗?

    法轮功是一种佛家气功修炼方法,与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师父传出。由于其祛病健身的奇效和教人用高标准“真善忍”来提高人的道德,深受广大民众喜爱。大家通过炼功身体健康、精神充实、道德回升。在短短几年时间内,通过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传遍全国,上亿人炼功受益。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电视里歪曲说法轮功师父不让学员吃药。我们真修法轮功的人都知道这完全不是事实。师父只是说出了吃药和修炼两者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强制不让吃药,而且还告诉我们你觉得自己想去医院就去医院,没有什么强制的规定。全国炼法轮功的人很多,抱着各种想法走进大法的也不少,还有,师父明确规定不让精神病人炼功,可是还是有一些精神病患者练了法轮功,这些人都不能算真正的修炼人。那些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而是在走极端的个别人更是与法轮功没有关系。

    其实从九六年开始,很多地区的炼功小组中都出现了公安、国安特务来练法轮功,他们是由上级指定打入法轮功内部,想打探这群人究竟在干些什么?经过一段长时间的了解,最终什么不好的东西也没有发现,相反,他们了解到法轮功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堂堂正正,并没有什么不好。甚至还有很多公安人员就这样开始真正修炼了法轮功。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嫉妒心的驱使下一直在和法轮功过不去,造谣诬陷。

    那么,所谓的“四•二五”围攻中南海到底是怎么回事?九九年四月,靠反气功起家的何祚庥在天津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发表文章,污蔑法轮功,说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并暗指法轮功会亡党亡国之类。依国务院一九九七年发布的《出版管理条例》第三章第二十七条规定:“报纸、 期刊发表的作品内容不真实或者不公正,致使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当事人有权要求更正或者答辩,有关出版单位应当在其近期出版的报 纸、期刊上予以发表;拒绝发表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据此,天津的法轮功学员于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前往杂志社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自己修炼法 轮功后的身心受益情况,并期望向杂志社编辑部澄清事实,消除该文章恶劣的社会影响。该杂志社开始表示改正,但后来却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其实是罗干一伙在背后捣鬼),拒不认错。事态的发展引起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关注。四月二十二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出动防暴警察,逮捕了部份学员。二十三日,再次出动防暴警察殴打、驱赶群众,抓捕了四十多人。天津的公安直接告诉法轮功学员,要解决问题去北京。学员们在正常申诉得不到合理合法的解决,反而遭到非法殴打、逮捕的情况下,只能向上一级单位国家信访部门反映情况,制止违法行为。直接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是当时唯一的选择。于是学员们便自动地去了北京,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而当时担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在早上上班时看到那么众多学员,就亲自到学员中了解情况,并安排了具体人员接见学员代表。当天晚上,事情得到顺利地解决,本次上访的目的基本达到,大家便秩序井然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

    这就是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集体上访的前后情况。后来许多人都把中共镇压法轮功说成是因为“四二五”学员“围攻”中南海导致的,其实这是中共江××流氓集团误导民众的别有用意的说法。我们确实去了信访办,那是因为我们信任政府,上访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当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时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可是法律规定的权利此刻却摇身一变成为“围攻”,是多么的荒唐可笑。而且当时秩序很好,大家静静的站在门外等消息,没有任何口号、标语、和暴力示威,后来大家知道天津方面会放人,国家也答应给学员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就自觉散去了,地上连一片纸片都没有。你见过这样的“围攻”吗?

    宣传只是罪恶的前奏,你知道吗?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每一个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面临的是血腥的镇压、亲人的眼泪、各方面巨大的压力,但是,大家依然坚定地维护大法,并走上了一条反迫害的艰难之路。中共逼着炼功人写违背自己意愿的“悔过书”“决裂书”,妄想从精神上、身体上摧毁炼功人;千万个原本和睦的家庭惶惶不可终日,妻离子散;坚定炼功的人被劳教判刑,甚至残酷折磨致死。

    赵国元的死是一个悲剧,但这个悲剧却不是因为炼法轮功造成的,你的文章中处处提到他坚定炼功,却只字不提他遭到的牢狱之灾,你对当初他面临的艰难处境到底了解多少呢?从劳教所出来,看见他的人都知道他变了,被劳教所迫害的精神恍惚,公安还不时的骚扰威胁,走到哪里都有人跟到哪里,如影随形,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如果换作是你,你受得了吗?赵国元是被中共逼上绝路的。中共恶党是真正的刽子手。如果没有这场迫害,赵国元也会和普通人一样拥有幸福温暖的家,享受着天伦之乐,安安静静的度过祥和充实的晚年。

    现在在国内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出,我们不禁要问:到底谁是邪教?那个草菅人命想整死谁就整死谁的党,那个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的党,那个不顾人民身心健康靠杀戮百姓让人惧怕它屈从它淫威的党,算不算是真正的邪教?每个人都珍爱生命,我们也珍惜宝贵的人生,也希望有家庭的安康和幸福,可这些最普通的愿望却因为法轮功的被迫害而无法实现。我们对肮脏的政治不感兴趣,只想通过炼功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高尚的道德、平和宽广的心境,每个人都从自身做起,宽容忍让,大家共同创造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环境。这样也算邪吗?

    我们相信每一个有良知善念的人都不会容忍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这其中也包括明白了真相的你,是吗?其实无论我们发真相传单,做电视插播,还是给你写信,都只有一颗心,那就是:让不明真相的人了解这场邪恶的迫害,停止这场民族浩劫。通过大家不懈的努力,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有许多善良民众不畏强权,伸张正义,对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出援助之手。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因为受理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受严刑拷打遭受非人折磨的法律援助,心灵受到极大的冲击,义无反顾的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反对这场建立在谣言、诽谤之下的血腥镇压。并在网上致胡锦涛公开信,请胡以人民的利益为重,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说到自杀,中央电视台曾经自导自演了一场所谓法轮功学员的天安门“自焚”闹剧,你可以搜索一下国外的网站,看看海外媒体对这场闹剧的中肯的分析评价。仅一点就足矣揭穿它的骗局,全国炼法轮功的少说也有几千万,就按官方统计的几百万来看,如果师父教我们都这样去升天圆满,为什么全国只去了那么几个呢?应该这几百万都去才对啊!现在全球近八十个国家的民众炼法轮功,他们怎么不也去跳楼、自焚、杀人、升天呢?出来一个两个自焚、自杀的报道报道正好也可以和国内的镇压形势相呼应啊,怎么就没见报道呢?这不是假的吗?看过大法书的人都知道,书里没有一个字是教人学了功跳楼、自焚、杀人去的,相反还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不能自杀更不能伤害别人,因为我们讲善,用善心去对待每个人。所以那些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自焚、杀人者,他们从来就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师父没有让我们那样去做。全世界几十亿人,那些没有炼法轮功的每天也有很多自杀杀人的,难道就因为这少数人的个人行为而把全人类都看成邪的吗?

    七年了,这七年对每一个坚定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生与死的考验,今年又揭露出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活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然后焚尸灭迹,牟取暴利的罪恶。而且在全国有能力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很多都在干着这些天理不容的坏事。武汉同济医院和上海长征医院移植中心的负责人在今年参加全世界器官移植学术交流时,被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告上了法庭。江泽民、罗干等人也因为迫害法轮功在多个国家被起诉,只要他们出国,随时都会收到法院的传票。我们相信邪不压正,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还法轮功清白。

    你是一位新闻工作者,讲究实事求是,当你拿起手中的笔应该会有一种责任——为看你文章的读者负责,让他们看到的是事情的全部真相。希望你再看完此信的时刻,应该认真思考一下,为自己寻求一条明白真相的途径。突破网络封锁看看外面真实的世界,多接触一些炼法轮功的人,听听他们的心声,了解一下为什么在共产党这么残酷的镇压下,还有如此众多的人能放下生死,追随真理,矢志不移,不屈不挠。真诚的希望你了解到一个真实全面不带任何偏见的法轮功。真心的为你好。

    湖北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