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610恶人录(12/21/06)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 山东胜利油田恶徒陆人杰恶行资料补充

  • 曝光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刘勇

  • 甘肃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的罪行

  • 武汉关山街派出所恶警苏继汉绑架大法弟子

  • 山东胜利油田恶徒陆人杰恶行资料补充

    山东胜利油田恶徒陆人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紧随江××政治流氓集团,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陆人杰等人积极倡导成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胜利油田反×教协会,将其设在油田科技处(技术中心),陆人杰自任会长。


    恶人陆人杰

    陆人杰操纵的邪会每年挥霍数百万元资金专门迫害法轮功,在油田自成体系、自成网络、经费独立;在全油田设立十九个分会;该邪会直接下达各种迫害要求和指令,操纵二级分会及其相关机构实施各项迫害活动;同时操控胜利油田相继建立的“教育学院洗脑班”、“胜采洗脑班”、“集输洗脑班”及“供应处洗脑班”,参与洗脑活动;陆人杰等邪恶之徒把持的邪会,紧跟江××政治流氓集团,六年来,利用油田的人力、财力、物资资源和一切便利条件,搞网络技术、组织“理论研究”、写所谓“批判”文章、有奖知识竞赛和征文、文艺演出、展览、有奖举报、报告演讲、“转化团”等等方式,与“六一零”、公安等一起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进行造谣、诬陷、迫害,干尽了坏事,而且也毒害了油田人民和全国人民,罪恶极大。从而得到其上司山东省和中国邪会的“赏识”与多次“表彰”,成为它们迫害法轮功的“典型”和一面黑旗。

    以下是恶徒陆人杰个人资料:

    陆人杰,男,一九三四年十月生,上海南汇县人;一九五一年至一九五四年在南汇县城区任区公所文书,邪党青年团区委书记;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五八年经邪党组织保送苏州工农速成中学理四(三)班学习,现合并到苏州十中;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四在北京石油学院油田开发系学习,现叫中国石油大学(大流氓头子周永康一九六六年毕业于该校);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山东省胜利油田工作;一九七五年十月至一九八六年十二月,河南省中原油田石油勘探局,任石油勘探会战指挥部副指挥长,中原石油勘探局副局长,兼任河南省濮阳市常务副市长;一九八六年十二月至一九八九年八月,湖北省江汉石油管理局局长;一九八九年八月至山东省胜利石油管理局工作,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局长、邪党书记,东营市委邪党书记,东营军分区第一政委、山东省政协常委、山东省科协副主席;现为胜利油田邪会会长。

    陆人杰利用手中权力,严重贪污腐败,生活十分荒淫糜烂。陆人杰把妻子弄到外地居住,而他自己长期住在油田高级宾馆,晚上经常派专车去接“相中”的女人陪其跳舞,搞见不得人的勾当;一九九二年前后,他在北京嫖外国女人被当场抓获,后来利用公款不了了之;由于陆人杰的荒淫生活,把胜利油田变成了全国有名的淫窝,以“黄色”产业为主的“南王屋”在山东省很“有名”,连“棕南海”(读作‘中南海’,经过‘大纪元’曝光,现改名为‘日月潭’)都是陆人杰的淫乐场所;一次他的房间被“盗”,金项链、金戒指、珠宝首饰等贵重物品被撒满床上地上,数量之多令办案人员大为吃惊!


    曝光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刘勇

    刘勇,“法网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恶人编号 51958 ,男,四十多岁,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保卫处处长(原马三家分局保卫科科长),是近年来暴力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首恶。办公电话024-89216873,手机13609890899。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刘勇

    刘勇之妻:李明玉,四十二岁,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大队长。手机13909822122.刘勇之女:刘湾,在沈阳市某初级中学读书。

    恶警刘勇的部份恶行: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恶警刘勇伙同李俊、马吉山、张军等犯罪警察,用裤子把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赵淑云的头部包的紧紧的,令其无法呼吸,并将赵淑云从监室内往马三家教养院“综合楼”(酷刑场所)拖拽,致使赵淑云在被粗暴拖拽的途中昏死过去。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马三家教养院成立所谓“打击办”,以恶警刘勇(保卫处处长)、马吉山(管教处处长)为首的数十男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女学员进行新一轮的酷刑迫害,用“上大挂”、绑“死人床”、关小号、野蛮灌食大量盐水,电棍电击、揪头发拳打脚踢、超量灌食撑大肚、不让睡觉、扒掉衣服冷冻、注射药物等手段残酷折磨。在行恶过程中,恶警刘勇猛踢朝阳法轮功学员张淑霞的下身,张淑霞大声惨叫,被迫害致严重妇科病,流血不止。

    恶警刘勇把法轮功学员冯淑华打残;把抚顺法轮功学员邱丽、沈阳法轮功学员刘桂媛分别被关进无被褥的“小黑屋”二十多天,将邱丽天天吊铐在两床之间“上大挂”,一手吊在上铺,一手吊在下铺,站不起、蹲不下。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和五月九日,恶警刘勇把大连法轮功学员谢德文摔在地上殴打,将她踹跪在地,谢德文右腿和脸部撞在铁床栏上。刘勇、马吉山等多次毒打谢德文,把谢德文折磨的无法走路。三月四日,法轮功学员陈桂兰抵制穿囚服,被刘勇打二十多个耳光。

    三月十六日,鞍山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滕世云闭目静静的待在那儿,恶警刘勇把滕世云的左眼打成视力模糊,眼睛布满血丝。刘勇之妻李明玉为掩盖罪行,歪曲说,滕世云的眼睛是高血压造成。

    四月十三日,刘勇等几个恶警毒打六名法轮功学员。五、六个恶警强行给抚顺法轮功学员邱丽套上劳教服、戴手铐示众,并反复毒打,邱丽的头被打得都是大包。

    恶警刘勇用手掌从法轮功学员杨立威的头上劈下,左右开弓不停打脸,致使她脸肿起,头晕。法轮功学员袁书哲、丹东法轮功学员谢新英、辽阳法轮功学员张静艳等,都遭到毒打;阜新法轮功学员杨宝英已六旬有余,被折磨的全身疼痛,风湿,又因被野蛮灌食导致胃肠受到严重损害,无法正常吃饭,骨瘦如柴。恶警刘勇、马吉山硬逼她坐小凳。杨宝英被恶语训骂、打嘴巴、拳打脚踢、面壁罚站、铐手定位等折磨。

    四月二十一日,沈阳老年法轮功学员龙淑芬抵制奴役,被刘勇拎起来摔在铁床上,又把她拖出去扔到另一个房间里,被十几个手下的男恶警乱踢一阵,龙淑芬头上、腰部被打出很多肿包。

    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邹秀菊绑在死人床上,下开口器,一天灌三次面糊糊。恶警把开口器开到最大,经常在撑开嘴之后持续一天不给拿下来,恶警马吉山把开口器撑大、变小来回弄、折磨邹秀菊,持续了二十三天,邹秀菊的一颗门牙被弄掉。邹秀菊抗议迫害,刘勇二零零六年六月二日晚扬言:“我告诉你,别说一颗,就是五颗、十颗也是正常……,你爱上哪告就上那告,你法轮功还能告成怎么的,这是统治阶级。”

    二零零六年九月起,以恶警刘勇和马吉山为首的五、六十男恶警,对坚持信仰的六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用上大挂、绑死人床、长时间撑嘴野蛮灌食、细铁丝勒手等手段,酷刑洗脑。

    “上大挂”酷刑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双臂抻直,一高一低分别铐在监室两张床的上铺和下铺的铁梯上,双腿用绳子捆上,使被铐者站不起、蹲不下,全身重量都集中在腿上,二十四小时不脱铐,期间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被这种酷刑折磨后,筋骨严重受损,全身浮肿,脚部肿得无法穿鞋,有的严重呕吐,有的被吊昏,有的手几近残废。今年九月以来,刘勇等恶警对三、四十名法轮功女学员施以“上大挂”酷刑,恶警刘勇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迫害持续至今。

    正告刘勇等参与迫害者:迫害善良,天理不容。与公义为敌,必将祸及自身和家人。一千六百多万退党大潮,昭示着恶党解体在即,全世界的正义力量都在揭露和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马三家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邪恶只能猖獗一时,终将在失败中收场。马三家女二所在对法轮功修炼者行恶七年后,于今年十月宣告解体,而七年来那里发生的每一笔血腥罪恶,都被记录在案,行恶者都将一一偿还。以史为鉴,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将功补过,才是追随迫害者的唯一出路,否则天理、法律的惩罚到来之时,悔之晚矣。


    甘肃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的罪行

    2006年11月11日召开的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党代会上,县委书记蒲军(2001年前后任县委副书记主管政法)所念工作报告中,自认其自2001年前后8年对法轮大法所犯罪恶。

    2001年前后任县委书记的马正录(后调任临夏州州长)已于2006年7月前后由于心脏病突发死于在兰州开会期间。2001年前后任县政府县长的马万有(后调任天水市民政局局长),已于2006年11月前后被免职,可见“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又,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兰州红古区平安台)六大队(专管迫害大法弟子)干警,已将曝光手机号码更换,新号码严格保密,这是邪灵黑手间隔所致。


    武汉关山街派出所恶警苏继汉绑架大法弟子

    12月11号武汉市洪山区关山街派出所恶警苏继汉以查户口为名,窜到常青藤小区,将一大法弟子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从上午9点非法关押到晚上9点。在慈悲师父加持下,该大法弟子已正念闯出。

    关山街派出所恶警:
    苏继汉 手机号:1301800438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